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先进制造业“国家队”名单出炉:9省市21个城市上榜,长三角地区包揽近半

胡金华 2021-4-7 22:21:00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自“长三角一体化”上升至国家战略后,江浙沪皖三省一市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一直备受瞩目,而近期工信部对外公示的两批25个先进制造业集群优胜者名单,展现出了长三角在加速推进一体化进程中的产业发展版图。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在这批堪称制造业“国家队”的名单中,共有9个省(市)的21个城市上榜,而25个先进制造业集群中有12个集中在长三角,其中江苏6个、浙江3个、上海2个、安徽1个,产业均匀分布于集成电路、生物制药、软件信息、物联网、纳米新材、数字安防、新型碳材料、工程机械等多个领域。

而4月7日全球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发布的《2021全球资本晴雨表》显示,我国的先进制造业集群也被全球并购资本所关注,当下全球近一半的并购活动出现在我国,就在今年一季度,整个中国境内市场股权交易金额已经有780亿美元,主要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两大经济活跃区域,先进制造业更是成为资本并购的焦点。

“长三角和珠三角是中国最活跃的经济带,包括先进制造、生命科学、汽车、新能源等行业,在中国整体的经济版图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最活跃的经济地带,显然会促生最活跃的并购交易,其实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已经关注到中国境内并购或者是投资市场出现非常大的反弹。”当日安永战略与交易咨询服务市场合伙人李思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图片 1.jpg

图片 2.jpg

世界级产业集群版图显现

两批25个先进制造业集群的出炉,也显示出了长三角打造的世界级产业集团版图。

“上海的生物医药和集成电路集群,苏州的纳米新材料集群、无锡的物联网集群、南京的智能电网装备及软件信息集群、杭州的数字安防集群、温州的电气集群、宁波的磁性材料集群、常州新型碳材料集群、徐州工程机械集群均进入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这些入围集群的出炉显示了长三角城市群在各自产业错位发展中的缩影。”对此,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指出。

而在上海社科院研究员何建华看来,对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来说,大力发展实体经济制造业是应有之义,要促进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与先进制造业发展,重构区域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人才链、创新链、服务链。

何建华指出,长三角的产业转型升级与先进制造业发展应当实现“三高”跨越模式,即自主创新发展能力、全球价值链控制力以及空间集聚发展能力,三方面能力缺一不可,通过三方面的相互支持、共同发展,最终引领我国制造业向世界级先进产业集群迈进。

“新冠疫情对国际国内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尤其是全球产业链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未来全球产业链将会向两个方向演变:一是在纵向分工上趋于缩短;二是在横向分工上趋于区域化集聚。长三角地区产业集群中的企业抱团嵌入GVC(全球价值链),与单体企业孤立嵌入GVC相比,在全球产业竞争中具有很多优势:一是集群内大量的民营中小企业,与外资或国资背景的大型企业之间形成发达的生产技术网络,以此提高效率;二是可与本地高校、科研机构、产业界及其地方政府之间形成根植性的地方创新系统,为集群中的企业提供溢出效应;三是可依托公共机构提供的各种生产性服务,克服在功能升级时面临的缺乏资源、人才、技术和能力的困难。”刘志彪分析指出。

刘志彪认为,随着中国产业链集群的进一步开放和升级,未来全球产业的分工和竞争态势,将会从过去的产品内分工为主,转向集群分工为主。可以预言,这会使长三角地区参与全球产业分工状态出现新变化,由此出现的全球化竞争,也将由过去跨国公司总部与供应商的竞争格局,转化为产业链与产业链、产业集群对产业集群的竞争,竞争者对最终市场的争夺也将更加激烈,这将促使竞争的程度和水平空前提高。对此,长三角地区的企业和政府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

长三角一体化战略纵深发展

据了解,从2019年启动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工作以来,工信部通过搭建集群间相互比拼的“赛场”,先后经过两轮竞赛,最终确定了25个重点支持集群。

在今年3月22日,工信部规划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竞赛旨在通过“赛马论英雄”,从不同行业领域内的领先者中,按照统一的评价标准,选出能承担国家使命、代表我国参与全球竞争合作的“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让它们去冲击“世界冠军”。

就在4月7日安永举行的《2021全球资本晴雨表》发布会上披露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2020年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我国境内发生的资本并购交易就达到1700亿美元,今年一季度的初步并购数据为780亿美元。

“可以预见,今年全年我国资本并购交易可能突破2500亿美元,长三角和珠三角是中国最活跃的经济带,显然会促生最活跃的交易。另外的角度,我们也关注到,在中国西部地区、中国中部地区、京津冀地带也有很活跃的并购交易,而且各个不同地由于产业的侧重点不同,出现并购的行业会有所区别。但是总体上来讲,会由于经济活力不同,长三角、珠三角占据比较大的份额。”李思文指出。

而长三角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的成型,也在一定程度显示了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开始进一步向纵深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是高层次、全方位、功能性同城化融合发展。按照产业集群化发展的世界趋势,在更高层面上整合长三角区域产业发展,形成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一体化,将长三角建成全球区域经济高地,向全球区域经济最强进取,这可以说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最大“难点”。在上海更多偏重于设计、物流及金融服务等工作,一些制造业将向安徽、江苏、浙江等地转移,突出产业链协同,高端产业布局一体化。

针对生产要素如何在长三角区域内有序、自由流动,如何合理布局产业协同创新发展等问题,何建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他表示:“长三角区域正在大力推动基础设施一体化,构建高效便捷的互联互通交通体系,区域良好的基础设施使产业承载功能大力提升,更高效便利实现各类要素自由流动;长三角城市之间在产业发展上实现联通、联手、联合,在联的过程中,按照市场配置、经济流量、产业集群发展的规律,实现资源共享,促进实体经济制造业转型升级与合作共赢;力求在一城一地体制机制上寻求突破,在园区发展、产业培育、营商环境等方面深度融合,实现同城化发展;强化创新体系和创新能力建设,推动科技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塑造更多依靠创新驱动、更多发挥先发优势的引领型发展,更加重视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推动创新链和产业链融合,促进制造业不断跃上新台阶,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新动力。”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