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阿莱德再闯IPO:利润不多分红多,资产不涨负债涨,与华为合作中断

赵奕 胡金华 2021-6-3 21:58:14

本报记者 赵奕 胡金华 上海报道

5月27日,上海阿莱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阿莱德”)首发申请获创业板上市委员会通过,拟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根据招股说明书,阿莱德于创业板申请上市,本次计划发行不超过2500万股,占本次发行完成后公司总股本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约3.34亿元,将用于5G通信设备零部件生产线建设项目、5G基站设备用相关材料及器件研发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据了解,阿莱德已专注于通信领域十余年,经历了从2G、3G、4G到5G的移动通信产业发展全过程。《华夏时报》记者就本次IPO相关问题致电阿莱德并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业绩倒退,分红不减

公开资料显示,阿莱德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高分子材料通信设备零部件供应商,为客户提供业内领先的射频与透波防护器件、EMI及IP防护器件和电子导热散热器件等用于移动通信基站设备内、外部的零部件产品,以及包括前期研发设计介入、中期产品开发、后期生产制造和最终产品验证在内的零部件整体解决方案。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8年至2020年,阿莱德营业收入分别为2.64亿元、2.70亿元、3.0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029.14万元、5135.30万元、6936.72万元。

看似平稳增长的业绩背后却另藏玄机,事实上这并不是阿莱德第一次冲刺IPO。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11月,阿莱德首次申报上交所主板IPO,2018年4月向证监会申请撤回IPO申请;2018年4月末,立项转为申报创业板IPO,2019年8月转为科创板申报,随后2020年又转为创业板申报。

根据此前披露的招股说明书,阿莱德2014年至2017年,分别实现营收2.99亿元、3.23亿元、3.30亿元和2.69亿元,同期净利润为5752.60万元、7636.74万元、8867.51万元、5290.53万元。可见阿莱德近三年整体业绩水平与此前相比有所下滑。

此外,阿莱德的负债水平在不断提高。2018年至2020年,阿莱德负债总额分别为1.67亿元、1.86亿元、2.63亿元。报告期各期末,阿莱德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59%、51.72%和55.85%。

但尽管如此,阿莱德依然坚持为股东进行大规模现金分红。报告期内,阿莱德分红额度占当年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102.68%、56.71%、77.89%。根据其此前申请科创板IPO的招股书披露,2014年至2016年,该公司总计现金分红4.03亿元,远高于同期2.2亿元净利润。

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程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资产负债率走高而维持高分红,会对公司现金流造成一定压力。同时,公司营收严重依赖大客户,这些表明公司控制人可能在追求落袋为安式的投资回报。那么,他上市的目的到底是要套现,还是借助资本平台做强公司,就值得思考了。

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历四轮问询后,阿莱德的董秘突然离职。据招股说明书显示,2021年4月6日,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薛杨女士向公司董事长张耀华先生透露辞职意向。三天后的4月9日,公司收到薛杨女士的书面辞职报告,薛杨女士基于职业发展考虑,因个人原因辞职。

薛杨于2016年12月开始担任阿莱德股份董秘一职,曾参与两次IPO申报准备过程,在此时选择离职,不免引来外界猜测。

“董秘在关键时刻辞职走人这事很蹊跷。联想到该公司在刚刚成立的时候就有违规劣迹,IPO申报材料中又被曝光有自称进入华为中兴供应链的夸大之词,董秘突然辞职耐人寻味。”张孝荣向本报记者表示。

客户集中度高,毛利率水平受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阿莱德客户集中度较高,其目前主要服务爱立信、诺基亚、中兴、三星及上述4家厂商供应链内的其他公司。

招股说明书显示,按终端口径计算,报告期内各期,阿莱德来自爱立信的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62.14%、67.92%、61.04%;来自诺基亚的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25.09%、18.24%和26.85%。报告期内公司85%以上的主营业务收入来自于爱立信和诺基亚,客户集中度较高,业绩受爱立信的依赖性较强。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2017年,阿莱德股份首次申报IPO时,其前五大客户便为其提供了超过八成的营收,其中爱立信、诺基亚,更是占据了其营收近70%的比例。而时间已经过去三年多,阿莱德对大客户依赖的风险更加严重。

对此,阿莱德表示,其下游通信设备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由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和三星占据,鉴于通信行业的现有格局,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其仍不可避免地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和大客户依赖的风险。

对大客户的依赖也引起了上市委的注意,要求其说明国际经贸摩擦、印度新冠疫情等因素是否会对公司境外销售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阿莱德主要客户爱立信、诺基亚为降低成本,均要求其逐年降低老产品的价格。招股书数据显示,报告期内,阿莱德主营业务毛利率为45.21%、41.4%和45.47%。其中,阿莱德主要产品射频与透波防护器件的毛利率也呈下降趋势,分别为41.47%、38.6%和38.94%。

阿莱德表示,由于射频与透波防护器件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60%左右,若射频与透波防护器件的毛利率进一步下降,可能对公司的盈利水平造成较大不利影响。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深交所曾多次针对毛利率的变动提出问询。阿莱德曾在3月31日的回复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不断推出高端产品,提升产品的附加值,高端产品收入的占比提升支撑了毛利率水平。在本次上市委审议会议中,上市委也要求,阿莱德结合各主要产品2014-2020年收入和毛利率变动情况,进一步说明其业务的成长性,并在招股说明书中补充披露。

提到通讯行业,避免不了会想到华为,根据通信行业知名咨询机构Dell’Oro发布的数据,2020年第三季度,通信行业全球排名前五的厂商分别是华为、爱立信、中兴、诺基亚和三星,上述5家5G设备供应商的市场份额共达97.1%,其中华为的市场占比为32.08%,排名第一。

屏幕快照 2021-06-03 下午5.39.48.png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阿莱德在本次IPO的报告期内,中断了此前与华为的合作。2017年首次申报IPO时,阿莱德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除传统主要客户爱立信、诺基亚和捷普外,公司也成功进入了华为、中兴的供应链体系,并开发了多个新客户,如科络捷、菲斯达、富特科技、比克泰尔等。而在本次IPO中,阿莱德表示,“未直接向华为供应产品”“未进入华为供应链”。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向本报记者表示,阿莱德的运营特点是利润不多分红多,资产不涨负债涨。显然,公司的控股股东过于重视谋求个人投资回报,而忽视了公司成长发展。忽视的原因应该是公司市场开拓不利。长期以来,公司维护着几个数量有限的大客户,固守于即将没落4G产品的生产,无力开发新客户,也没有积极投入5G阵营,开辟新市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