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医美股集体暴跌背后:减持大幕开启,朗姿股份领跌,企业无心恋战高位套现 | 颜值经济

王瑜 于娜 2021-6-9 21:44:41

本报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最近两个月,很多上市公司找我咨购收购医美产业的事宜。”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医美机构分会副会长田亚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很多企业的经营业务与医美毫不相关,但是都想往上市公司里装入医美。”

自2020年开始,如金发拉比、奥园美谷等企业相继宣布向医美转型,苏宁环球也称将大举进军医美。在资本热捧下,即使医美业务尚未产生利润,但公司仍然可以分享到股价猛涨的资本红利。

“同样,今年也有很多医美机构找我咨询出售事宜,医美终端机构大多属于亏损状态,他们也很想趁现在行情好赶紧脱手。”田亚华向记者坦言行业现状。

上市公司希望通过装入医美提升股价,医美终端机构则希望赶紧收钱脱身。而随着医美上市企业拉开减持大幕,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也到了微妙的时刻。

减持大幕开启

本周一(6月7日),医美股集体暴跌。其中朗姿股份、奥园美谷跌停,华熙生物、金发拉比、昊海生科跌幅超5%。医美暴跌的背后,是多家公司集中减持。

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仅5月1日到6月8日期间,就有7家医美企业相继发布减持公告。其中不乏大股东清仓式减持。

朗姿股份于6月4日闭市后发布的一则减持公告显示,公司股东申炳云拟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19,876,9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4.49%。这也是申炳云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公告中披露减持原因为申炳云年事已高,本次减持系其本人生活安排和资产规划的需要。申炳云除了是公司股东以外,还有一层身份是朗姿股份实控人申东日、申今花的父亲.

此次清仓式减持,使得资本市场对朗姿股份的信心大打折扣。减持公告披露后,朗姿股份连续两日跌停。随后的6月7日,Wind医疗美容指数下跌2.90%,朗姿股份、奥园美谷跌停。

其实,自2020年起,朗姿股份的大股东就开始陆续减持。2020年年报披露,其十大股东中,中韩晨晖减持284万股,十月吴巽减持85.8万股,南山架桥减持120万股,合源融微减持79.7万股。今年一季度,中韩晨晖、十月吴巽、南山架桥继续减持,减持数量分别为85万股、27.6万股、28万股。

而2020年正是朗姿股份股价“起飞”的时候。该公司股价在2019年以前徘徊于10元/股左右,2020年股价涨幅达到157.2%,2021年至今涨幅已经高达109%。就在申炳云发布减持公告的前三天,6月1日朗姿股份股价到达历史高点71.6元/股。如果按照6月4日朗姿股份的收盘价64.65元/股计算,股东申炳云可套现12.85亿元。

此外,近期发布减持公告的企业还有华熙生物、昊海生科、金发拉比、奥园美谷、三友医疗、哈三联。其中,三友医疗减持比例为不超过总股本的3%,奥园美谷为2%,华熙生物为1.89%,昊海生科为1.23%,金发拉比为0.16%,哈三联为0.098%。

田亚华认为,医美作为新兴消费行业,已经被资本过度热炒,过高的估值和对公司发展的不乐观预期,是让不少企业无心恋战高位套现的原因。

医美概念成色几何?

近年来,医美领域的第一波股价大涨始于华熙生物、爱美客上市前后。以华熙生物为例,从2019年底登陆科创板至今,其股价涨幅已超200%,并于今年进入“千亿市值俱乐部”。而玻尿酸生产企业具有高壁垒的特点,因此企业保持较高的毛利率,2020年华熙生物、爱美客的毛利率分别为81.41%、92.17%。

从净利润方面来看,上游企业的利润普遍较高,例如华熙生物2020年的净利润为6.46亿元;爱美客2020年的净利润为4.40亿元。

田亚华认为,过热的资本从对医美上游企业的追逐蔓延到下游终端机构,而医美终端机构数量众多且分散,因此毛利率低,并且还面临较大的诊疗风险,从而从营收上并不能如上游企业那样支撑暴涨的股价。

朗姿股份的医美业务正是经营医美终端机构。该公司最初主营业务为女装、童装,2016年通过并购医美终端机构进入医美行业。对比上游企业利润,朗姿股份历时5年时间的经营,2020年医美仅实现净利润0.69亿元,毛利率为54.34%;在港上市的连锁医美机构瑞丽医美2020年净利润也仅为425万元。

同样通过收购终端机构进入医美的企业还有金发拉比。该公司主营业务为婴幼儿服饰棉品及日用品,2月26日其股价跌入历史低点4.15元/股,但是自4月1日宣布收购广东韩妃后,当月涨幅就高达141%。广东韩妃旗下控股5家医疗美容机构,但是盈利能力并不稳定,2018 年、2019 年、2020年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525万元、-5621万元、1186万元。此次收购因为高额增值和业绩能否达标的双重风险引发深交所关注,要求金发拉比说明合理性。

而金发拉在6月2日股价达到近期高点22.11元/股后开始下挫,6月8日报收于18.15元/股。

田亚华认为,此次医美“退烧”能够促进行业健康发展,那些利用“装入医美提升股价”的公司会率先被淘汰,同时也让投资者认识到医美行业的投资特点和风险。

铭丰资本创始合伙人金雪琨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医美股价暴涨,有资本追高和投资者对部分标的认识错误等原因。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他认为趋势未变,未来具有先进技术、拥有品牌知名度和优质C端基础的企业仍然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