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CBD地标SK大厦90亿易主险资,13年增值171%,或创今年单体交易最高额

陆肖肖 2021-6-11 13:26:12

北京CBD核心区地标写字楼SK大厦。 戴德梁行供图

本报记者 陆肖肖 北京报道

险资在大宗交易市场上再下一城。近日,和谐健康保险收购北京SK大厦,成交额90.6亿。市场分析称,此次交易刷新了疫情后国内大宗交易市场成交记录,有可能成为2021年中国单体项目最高金额交易。险资在不动产投资方面一直活跃,是大宗交易市场一股重要的资金力量。

增值57.2亿元,SK大厦再度易手

6月1日,和谐健康保险发布公告称,公司收购北京新锦城房地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从而持有北京SK大厦,出资金额为9057228691元,均为传统险账户出资。

公开资料显示,SK大厦坐落于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六号,紧邻长安街,是北京CBD核心区地标写字楼。项目共有35层,总建筑面积107627平方米,用地面积7639.8平方米,土地属性为办公,产权为50年。此次出让物业的SK集团是韩国第三大跨国企业,主要以能源化工、信息通信为两大支柱产业,旗下有两家公司进入全球五百强行列。作为高端5A甲级办公楼,SK大厦多年来以其核心区位优势吸引着500强及各行业龙头企业入驻,典型租户包括中金、麦肯锡、思科等头部企业。

高达90亿元的成交额,在行业并不多见。此次SK大厦的成交,得到了戴德梁行资本市场部的助力,戴德梁行方面分析称,此次交易不仅刷新了疫情后国内大宗交易市场成交记录,亦有可能成为2021年中国单体项目最高金额交易。

此次易主的SK大厦经历了多次交易,前身最伊始为中环世贸中心,2005年由原开发商华熙以在建工程形式转让给凯德,并更名为凯德大厦;2008年凯德将该大厦出售给韩国SK集团,作价33.4亿元,随后凯德大厦更名为SK大厦。同13年前相比,SK集团的出售价格比收购价高了57.2亿元,增值空间较大。

在大宗交易市场,从来不乏险资的身影。2020年底,平安信托以超40亿元的金额购入了上海黄浦区核心商办项目歌斐中心。去年12月,平安人寿保险以37.1亿元的价格拿下了金融街万科·丰科中心。

戴德梁行中国区资本市场部副董事总经理刘兵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商业地产从来不是暴利行业,而是最安全稳定的投资类别之一。保险资金配置不动产资产是全世界各种类型资金都会做的,包括养老基金、主权基金等,中国的保险公司配置地产资产还是在起步阶段,对比欧美成熟市场所占比例还是比较低。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北京市最大宗交易也是韩国企业出手的地标性物业。2020年2月份,韩国企业LG集团出售了其位于北京核心区的LG双子大厦,交易方为新加坡国资企业——新加坡政府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属的全资子公司,交易对价为80亿元人民币,成就了2020年成交金额最高的一宗交易。

北京是大宗交易市场关注重点

2021年,北京大宗交易市场有多宗重磅成交。近日,安狮资产收购北京钻石大厦,这一标的曾经是远洋资本旗下城市更新项目,2017年,远洋资本通过境外股权交易方式收购中银资产包项目,此次完成退出的北京钻石大厦项目正是其6个子项目之一。

来自戴德梁行的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北京大宗交易总额为人民币158.3亿元,同比下降15%,但较去年四季度上涨173.1%。戴德梁行分析,受疫情影响,一些项目的交易进程被拉长,原本在去年四季度可完成的交易被延迟至一季度,这是一季度交易量环比大幅上升的主要原因。一季度完成交易的项目中,写字楼、零售、住宅等均有分布,其中写字楼仍是成交的主力,成交额约102.6亿元,占到总交易额的64.8%。

越来越多投资者选择了存量物业改造的路子,通过收购核心商圈并对其进行改造升级,来进行资产升值。一季度,中国金茂、首开股份和高和资本共同成立基金,用以收购中关村商圈的启迪科技大厦D座,并计划对项目进行升级改造以实现项目资产增值的目的,未来或选择以整售或资产证券化等方式退出。

外资机构持续看好北京核心商圈写字楼市场,继去年四季度完成中关村盈都大厦D座的收购后,一季度普洛斯资本又收购了朝阳区的兆泰国际中心C、D座。一季度,国际地产PE巨头铁狮门以约21亿元完成收购北京辉盛阁国际公寓,建筑面积为37923平方米。

随着全球货币宽松政策效果的显现及中国国内疫情的好转,将有越来越多的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北京作为首都及国家科技创新中心将成为这些外资企业在中国进行资产配置的首选地,而写字楼仍将是投资者重点关注的物业类型。

对于北京市今年的大宗交易市场形势,刘兵预测:“外界因素随着疫情的恢复和经济的增长,加上全世界货币超发的情况,全国市场看,北京的供应量小、空置率低、租金稳定,导致北京是近几年最受关注的大宗地产交易市场,我们非常乐观的期待今年的市场。”

关于SK大厦的总收益、出售原因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将采访提纲发给了SK集团,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