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搭车白酒还在“醉”?零食生意难做,王一博代言的来伊份尚待一搏

黄兴利 姜艳鑫 2021-6-16 16:08:38

(图片来源:来伊份官网)

本报记者 黄兴利 见习记者 姜艳鑫 北京报道

主板“零食第一股”—来伊份,最近借着零食的东风,悄悄开始卖起了白酒,在来伊份宣布进军白酒市场之后,股价也是一路狂奔,6月16日,来伊份早盘再度涨停于17.6元/股,市值59.34亿,创下了近60天以来的新高。

来伊份股价猛冲带着些“白酒味儿”,日前,来伊份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对投资者表示:“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醉爱酒业有限公司于2020年初推出了自有品牌酱香型白酒产品。目前,醉爱系列酱香型白酒产品已在来伊份全渠道销售。”根据来伊份的说法,推出该品牌旨在打造上海本地化酱香酒品牌,随后引发资本市场躁动。

2016年10月12日,来伊份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随后来伊份连收14个涨停,股价很快由14元/股涨至82.37元/股。但随后几年,由于营收疲软,来伊份在资本市场可谓跌宕起伏,今年2月4日,股价一度跌破10元大关。宣布进军白酒后,股价已闻风波动,不过白酒业务能否为其业绩带来新的生机还是个疑问。

业绩增速放缓,搭白酒的车

来伊份早在2020年初就推出了自有品牌酱香型白酒,之前并没有对外销售,终于,在今年掀开了这层神秘面纱。

来伊份发布醉爱系列酱香型白酒已在来伊份全渠道销售的通知后,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华夏时报》记者搜索来伊份某平台的官方旗舰店时发现,目前旗舰店在售的白酒产品共有两款,分别是贵州53°醉爱6号酱香酒和贵州53°醉爱红酱香酒,容量均为500ml,定价分别为1299元和1199元,现阶段的“新品尝鲜价”分别为599元、429瓶。在此定价下,两款白酒的月销售量分别为51与70。

作为已在零食领域深耕多年的“主板零食第一股”,来伊份为何选择布局白酒行业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联系采访了来伊份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日,对方并未予以回复。

2016年上市至今,来伊份的业绩始终停留在30亿-40亿上下的区间内。炒货豆制品、肉制 品及水产品、蜜饯及果蔬和糕点等产品是主要经营产品,在2020年营收中占比超八成。五年来,其营收分别为32.36亿、36.36亿、38.91亿、40.02亿、40.26亿,除了在2017年及2018年分别创下12%、7%的同比增幅外,其他几年的业绩变动幅度较小。

相比而言,三只松鼠与良品铺子在这几年营收体量增幅明显:2016年到2020年,三只松鼠的总营收为44.23亿元、55.54亿元、70.01亿元、101.73亿元、97.94亿元,同期涨跌幅高达116.47%、25.58%、26.05%、45.3%、–3.72%;良品铺子五年营收分别为42.89亿元、54.24亿元、63.78亿元、77.15亿元、78.94亿元,同期涨跌幅 36.20%、26.45%、17.58%、20.97%、2.32%。对于这三家零食企业来说,在营收量级上,三只松鼠领先,良品铺子居中,而来伊份排在最后。

主业增速缓慢,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在此情况下,来伊份进军白酒行业算得上“另辟蹊径”。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使涉足白酒行业,也仍会被认为是零食企业,最多是在短期二级市场形成波动,来伊份推出白酒品牌,比较缺乏品牌影响力。”

令人好奇的还有来伊份白酒业务幕后的公司,据天眼查APP显示,上海醉爱酒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28日,为来伊份全资子公司,主要经营方向为食品生产与销售。来伊份于2021年2月19日获得酒类商品经营许可证,许可机关为上海市松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许可内容为酒类商品。来伊份财报显示,2020年上海醉爱酒业有限公司实现营收132.81万元。占来伊份总收入的3.29%。

据公开数据显示,我国高端白酒市场基本处于寡头垄断格局。2019年,五粮液、茅台双双实现千亿目标,开创了中国白酒千亿新时代。在白酒行业“英雄辈出”的情况下来伊份进入白酒行业此时是否具有竞争力?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来伊份酱酒的布局也能让整体的营收利润以及股价都得到比较好的加持,目前阶段股价的上涨已经非常敏锐的体现到它在整个酱酒布局的一个资本红利。”朱丹蓬讲述到。

“酱酒成为现在中国白酒的一个叫做风口品类,越来越多的玩家会进入,来伊份的进入应该是得天独厚的,因为它布局酱酒比较早,所以它整体的供应链以及各方面相对都会比较成熟。”朱丹蓬表示。

2020年上市首亏,销售费用率超30%

作为中国第一位上市的零食品牌,2016年10月12日,来伊份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彼时,盐津铺子尚在IPO排队中,三只松鼠、良品铺子也还未向证监会递交IPO材料,顶着“零食第一股”的头衔,来伊份在资本市场上抢尽了风头。

但随着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行业竞争者相继上市,22岁的来伊份目前处境略显尴尬。

来伊份2020年的净利润为-6519.54万元与2019年同期的1037.07相比下降728.65%,是上市5年来首亏。据来伊份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当期政府补贴约2947.8万元。

2020年在政府给予补贴的情况下,来伊份仍然处于亏损状态。对于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来伊份在公告中表示:“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社会经济发展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公司销售费用及管理费用增加对利润造成了影响。”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来伊份邀请了一线明星王一博作为代言人,为其品牌打开知名度提高曝光。在不断加大广告宣传等费用同时,其销售费用之高也引发关注。

其中关于销售费用2016-2020年来伊份的销售费用率为30.37%、30.4%、32.9%、32.6%、32.5%。2021年一季度为26.4%。与休闲零食类上市公司里面三只松鼠与良品铺子相比,三只松鼠2021一季度为18.2%、良品铺子为21.1%。来伊份的销售费用率要高于三只松鼠与良品铺子。

对于销售费用率高于其他品牌,朱丹蓬认为:“来伊份的核心市场是在华东,主要是在上海,上海的整个营销费用一定会比其他地区的要高10%-15%。”

来伊份以线下起家。2020年,来伊份的线下店铺达2790家,43%集中在上海,同时线下实体门店,直营占比较高,且绝大部分为租赁经营。“无论是商业租金、公司人员、推广费用,从方方面面来说,来伊份整体成本肯定是最高的,所以来伊份在销售费用方面高过其他的这个公司,我觉得很正常。”朱丹蓬表示。

来伊份也在公告中表示:“各大城市房屋租赁价格呈持续上涨趋势,公司仍将面临营业场所租金提高、销售费用增加的风险,从而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此次来伊份进军白酒行业,成功搭上白酒这辆“热门”车,但在未来白酒能否成为来伊份的股价市场的永动机,一切还未可知。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