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全球整治数字货币:韩国没收530亿韩元加密资产,各国监管清整市场

胡金华 2021-6-25 21:57:21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伴随着我国加码清理整顿加密数字货币市场,作为交易最活跃的韩国也紧随其后。

6月25日,根据媒体报道,韩国近期从1.2万名本国逃税者手中,没收了价值超过530亿韩元(约合470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资产,包括比特币和以太坊等。韩国京畿道税务部门的官员称,经过为期一个月的逃税调查,对约14万人的欠税进行了更广泛的调查,这次行动成为韩国历史上因拖欠税款而被查扣的最大规模的加密货币,也是韩国金融监管机构为加强对加密货币市场的监管而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中的最新举措。

而在此前的6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消息称,人民银行有关部门就银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提供服务问题,约谈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和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要求各银行和支付机构要切实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不得为相关活动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当日晚间,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等纷纷发布声明称,禁止使用公司服务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一经发现将立即采取暂停相关账户交易、终止金融服务等措施。由此引发了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的下跌,同时我国还通过对内蒙、青海、新疆、云南、四川等省自治区挖矿产业的断电行动,进一步堵截国内市场交易者炒作虚拟数字货币行为。

“近期各国对于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的清整行动出奇的一致,不仅中国和韩国,此前还有土耳其、美国也颁布了监管措施。只不过各国所采取的手段不同,中国是采取直接禁止市场交易的手段,而像韩美等国则是要求上报加密资产以进行税务审核。从长期来看,加密数字货币作为一种虚拟资产被纳入各国的监管视线,不排除我国也会采取类似的措施。”对此,上海资深加密资产行业分析师王恒(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各国监管趋严

记者梳理发现,截止目前,已有多国监管部门出台限制政策,对有关加密数字货币相关交易采取日趋严格的审查监管。

今年 5月1日,土耳其发布一项总统令,将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纳入反洗黑钱、恐怖主义融资规定监管的企业名单。同时,该国最新扩大的加密货币交易监管规定将立即生效。

5月20日,美国财政部发表报告称,加密货币为包括逃税在内的非法活动提供便利,为政府机关侦查非法行为带来重大威胁。未来,加密货币和加密资产交易账户等将纳入政府监测范畴,市值1万美元以上的相关交易则需向美国国税局报备。

而作为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最活跃的韩国,早在此前的3月25日,韩国政府出台的《报告和使用特定金融交易信息法案》就正式生效,对加密货币实施了更加严格的监管。其中,韩国从事加密货币交易、存储以及管理的企业必须在韩国金融情报局进行注册,并在银行获得虚拟货币用户的实名账户信息。目前韩国只有前四大加密交易平台Bithumb、Coinone、Upbit 和 Korbit已与韩国的相关银行达成合作,但其他约100家规模相对较小的交易平台很难达到要求,大部分或将在5个月内关停。

而在近期,韩国国家税务局宣布,从2022年开始,在外国加密货币交易所拥有账户的韩国居民可能必须出于税收目的报告其持有的资产,如果韩国公民在海外虚拟资产业务中的账户余额在每个月底超过5亿韩元或447900美元,则将被要求纳税。

“从各国采取的监管手段来看,一个共识是加密数字货币绝不应该成为洗钱、贩毒、偷逃税、诈骗等行为的工具,而我国的监管则更进一步,从资金流入端和上游挖矿产业入手,禁止各类人群参与加密数字货币的交易,尤其是中小散户。对于是否牵涉到有些参与者借机洗钱诈骗等行为,监管和公安部门一直在排查,从未间断过。”6月25日,长三角地区一位金融科技专业人士张涛(化名)分析指出。

炒币风暂被遏制

值得关注的是,在6月21日央行发文以及各大银行及支付机构出台措施后,国内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的炒作风已被暂时遏制。

“我4月份的时候在一个小型交易所平台买了1万多元的比特币,最高时涨到过6万多美元的时候没有卖出,现在被套牢了。现在这个交易所平台已经无法验证打开,而且现在亏损了差不多40%,当时就买着玩玩,现在就不去管它了,就当一个投资损失。”6月24日,上海一位新入场的“炒家”小陈对《华夏时报》记者如是表示。

而据记者了解,今年抱着这种心态入场的国内新玩家比比皆是,也有不少老玩家还在上半年加大了资金入场的速度,而现在连抽出资金的机会也只能慢慢等待。另有一些市场玩家则寻求通过OTC(场外交易)市场回笼资金。

对此,王恒则表示,我国监管手段起到的震慑效应还是比较明显的,移动端交易渠道基本被“关死”,那些服务器在海外的大小交易所基本都打不开,还有一些专业的币圈网站的实时行情系统也被下架了。

“这轮监管风暴中,不仅是普通交易者损失严重,还有各类大小型交易所受到的冲击也很大,市场交易极度萎缩之后交易所的佣金费用会大大缩水,像去年全球前几大的交易所每年能赚几亿美元交易佣金的美好时代至少今年不会再出现了。”对此,香港一家刚完成募资成立的大型交易所公关负责人索菲(化名)也对《华夏时报》记者坦言。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