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郑州暴雨直击:无法发出的列车与滞留24小时的大学生

邢祺欣 2021-7-21 21:26:56

滞留大学生。邢祺欣摄

本报记者 李未来 见习记者 邢祺欣 郑州报道

受连日暴雨影响,如7月20日一样,郑州东站取消了7月21日所有班次的列车。

但取消列车的消息并未传到所有想要离开此地的乘客耳中,有工人历经八小时从淹到腰部的水中结伴走到这里来,有人因公共交通的瘫痪,从十几公里外的另一个区骑着共享单车而来。

除了不知情的人员外,也有“听说高铁又能走了”,于是想来碰碰运气的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电话也打不通,(公司)也停工了,不如来这看看。”

候车室广播坏掉

郑州东站的值班站长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没有发出列车的计划,但现在可以坐上经过郑州的列车,哪辆车的目的地离你近你就可以坐,上车再补票。”

但有乘客向记者反映,想知道有哪辆车经过就得留心听服务站的小喇叭,但服务站只有一个,位置在高铁候车室的中央,想听清小喇叭说的内容就不能离开服务站超过十米,而那些在候车室“边缘”休息的人,还在盲目地等待。

郑州东3.jpeg

中央服务站

针对这个情况,车站工作人员在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候车室的广播全部坏了,电什么都没有了,连移动基站都被淹了。”

滞留超24小时的人们

除了不知情与为了来“碰碰运气”而刚来的“新人”外,郑州东站还有一群滞留超过24小时的“老人”。

他们中有的是务工人员,有的是游客,还有的是郑州本地的大学生。

他们因各种理由从昨天就开始在此等待列车运行的恢复,但随着昨日与今早水位的上涨,就被滞留在了此地。

郑州东1.jpeg

滞留旅客。邢祺欣摄

因候车室持续不断地漏水,便有人“就地取材”,从便利店中拿了些装方便面的箱子铺在地上,还有的找工作人员借来麻袋,大垃圾袋当作临时睡垫,枕着行李睡觉。

在这其中,还有在铺着印有大学校名字样的红旗上休息的一群大学生。这些大学生来自不同的学校,为前往江苏盐城参加大学生锦标赛而聚集在此,随队的只有一个在不停拨打电话的老师。他们从昨天中午就已到达郑州东站,第一天的吃食也是自费从候车室的超市购买的泡面,对于郑州东站宣布在今日提供餐食一事,其中的一名大学生对记者表示:“今天上午领了,但中午好像就没了。”

又或许是这群大学生的休息地与服务站相比“地处偏远”的缘故,直到记者告知,领队老师才得知可以坐顺路高铁的消息。

滞留仍在持续

7月21日下午,雨虽然停了,但似乎还有积攒在郑州东站房顶的雨水从个别地方源源不断地流进候车室,但相比之前已经好了很多,工作人员在几个漏水较大的地方安置了垃圾桶与吸水布,使得候车室已经没有了成片的积水区域。

截至7月21日下午五点,仍有很多游客滞留在候车室等待出发的消息,目前无论是公交车还是打车软件都没有恢复运营,停留在郑州东站广场外的多位出租车与私家车车主也在开高价拉人。

记者就列车合适恢复运营咨询了郑州东站的工作人员,其表示:“不确定,还在等通知。”

责任编辑:李未来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