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全球央行CBDC竞争持续升温,我国e-CNY已完成超7000万笔交易

赵奕 胡金华 2021-7-22 11:29:48

本报记者 赵奕 胡金华 上海报道

“CBDC时代拉开序幕,对于加密货币而言,各国央行开启官方数字货币项目将使其地位以及合法性受到更大挑战,或面临更为严峻的监管环境,而对于加密技术而言,或能在官方项目中得到更为充分的发挥,由官方数字货币来带动数字支付的普及。”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7月21日,加拿大中央银行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指出,该国可以从自己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中受益。报告承认了采用CBDC的许多潜在好处,例如该技术可以具有与现金相同的安全水平,同时允许用于在线交易和点对点转账的支付系统;与信用卡或借记卡等支付方式相比,CBDC也不一定对零售商收取相同类型的交易费用等。

事实上,正在着手研发CBDC的国家并不在少数。苏筱芮认为,各国纷纷布局CBDC,一方面是为了防范货币发行权的旁落,抵御加密货币,稳定币的侵蚀;另一方面也能够顺应数字经济的发展潮流,通过强化“国家队”金融科技水平的建设来提升经济实力与整体数字化水平。

全球CBDC研发加速

《华夏时报》记者进行粗略统计发现,近两个月来,央行数字货币的热度再度上升,包括美国、俄罗斯、法国、日本、新加坡、南非等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纷纷就CBDC发表看法。欧洲央行行长Christine Lagarde在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全球至少有80家央行正在考虑采用CBDC。

7月14日,欧洲中央银行宣布启动数字欧元项目并展开相关调查研究,该调查研究为期2年,是数字欧元项目的初始阶段,旨在解决数字欧元设计和发行等关键问题。

6月29日,俄罗斯中央银行对外表示,储蓄银行、外贸银行和另外10家银行将参与测试数字卢布,该测试将于2022年1月开始,并将在全年分几个阶段进行,其中,第一阶段计划测试数字卢布的发行和一些其他业务。俄罗斯曾在2020年10月发布了一份关于推动数字卢布的咨询文件,拟定它将以独一无二的数字代码的形式存储在一个特殊的电子钱包中,并将与普通卢布一起成为一种成熟的支付手段。

6月初,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公布了其“金融科技2025”战略,表示将加大关于CBDC的研究力度,确保香港为零售和批发CBDC的浮动做好准备。扩大的CBDC研究计划是香港金融科技战略的五个主要焦点之一,金管局正在与国际清算银行合作,研究零售数字港币。此外,香港金管局还表示,它将继续与中国人民银行就跨境利用后者的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CEP)项目进行合作。

全球央行都在加紧布局CBDC时,也有人持谨慎态度。日前,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理事会监督副主席Randal K Quarles在公开演讲时表示,美联储CBDC的潜在好处尚不清楚,并且发行CBDC可能会带来相当大的风险。

7月16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发行数字货币是一种更可行的选择,可能会削弱对加密货币和稳定币等私人替代品的需求,预计将在9月初发布数字货币报告来研究数字支付,报告将更广泛地概述CBDC、加密货币和稳定币的好处和风险。

“各国央行最近关于CDBC频频发声,不是因为CDBC在目前阶段是否有优势,而是面临私有货币在不断挑战和侵蚀各国政府铸币权的形势下的反击。主权货币的是政府税收的基础,丧失了铸币权意味着失去对经济命脉的掌握,因此这是内因。外因,是数字货币的特性,使其可以轻易地摆脱传统监管模式,因此各主要经济体,都需要从国际竞争的角度加以考量。”翼帆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夏平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对此,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海峰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货币作为金融体系的基础设施,每一次技术上的创新都是金融体系的完善与进化。各国对央行数字货币的加速推进,是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背景下面向未来全球支付体系、金融体系下数字货币的竞赛,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国家内部乃至全球范围内,形成一个开放、透明、高效、安全的公平竞争的市场。

王海峰认为,CBDC的推进,将引导区块链乃至加密行业更加规范化的发展,挤压行业泡沫的同时更加便于技术服务实体经济的落地。

我国e-CNY领先一步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国家的CBDC还都停留在研究阶段。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报告显示,虽然世界各国对数字货币的研究逐渐兴起,但距其全球应用仍要数年时间。在2019年的调查中,有一半的央行表示,短期内可能发行数字货币,但在2020年的调查则显示,更多国家下调了可能性的预期。

相比之下,我国的数字人民币(e-CNY)进程已经走在世界前列。7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下称《白皮书》)首次对外披露了我国e-CNY的工作进展。《白皮书》显示,目前,研发试验已基本完成顶层设计、功能研发、系统调试等工作,正遵循稳步、安全、可控、创新、实用的原则,选择部分有代表性的地区开展试点测试。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场景已超132万个,覆盖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务服务等领域。开立个人钱包2087万余个、对公钱包351万余个,累计交易笔数7075万余笔、金额约345亿元。

记者注意到,《白皮书》指出,数字人民币具备跨境使用的技术条件,但当前主要用于满足国内零售支付需要。未来,人民银行将积极响应二十国集团(G20)等国际组织关于改善跨境支付的倡议,研究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领域的适用性。根据国内试点情况和国际社会需要,人民银行将在充分尊重双方货币主权、依法合规的前提下探索跨境支付试点,并遵循“无损”“合规”“互通”三项要求与有关货币当局和央行建立法定数字货币汇兑安排及监管合作机制,坚持双层运营、风险为本的管理要求和模块化设计原则,以满足各国监管及合规要求。

有关跨境支付,夏平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短期内,e-CNY最大的作用,是让零售支付从私域重回公共领域,央行的新闻发布会以及白皮书说得非常清楚,是具有公益的性质。目前,有不少观点对数字人民币在跨境支付中的应用抱以厚望,但这类应用的范围会非常有限,因为这涉及到国际金融秩序,以中国政府负责任的态度,意味着在这个方向上会很谨慎。

关于e-CNY的大规模普及,夏平表示,数字人民币存在与否的重要性远远大于普及的速度,其普及的速度与央行将零售支付从私域向公域迁移的计划有关。

对此,苏筱芮向本报记者表示,虽然官方并未给出明确的时间表,但从试点情况来看,目前我国推进数字人民币的方案整体较为稳妥,达到大规模普及首先应具备成熟的技术能力,能够保障交易过程的安全性以及支付效率,其次需要更多商户接入数字人民币的使用,以确保其具有丰富的应用场景,最后还需要加大对数字人民币相关知识的普及教育,通过各类激励措施培养支付习惯,使得活跃用户规模不断积累与留存。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