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身陷“隋田力爆雷案”实控人失联,宏达新材控股股东持股将被法拍

赵奕 胡金华 2021-8-20 20:58:24

本报记者 赵奕 胡金华 上海报道

身陷“隋田力专网通信爆雷案”的上海宏达新材(002211.SZ),近期备受市场关注。8月16日,深交所对宏达新材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实控人杨鑫失联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无线通信业务风险是否出现《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中规定的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

8月19日晚,宏达新材发布公告显示,因公司目前仍尝试与董事长杨鑫先生沟通,同时尝试与桂林警方了解相关情况但并未得到有效且明确答复,公司预计无法在规定时间内按要求完成回复。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将延期至2021年8月25日前回复关注函。

宏达新材证券部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无法告知有关董事长失联的相关问题,一切信息以官方公告为准,接下来如果有需要披露的信息,公司会第一时间向外公告。“目前公司日常工作一切正常,将尽量保持经营正常。”

公司实控人失联

8月13日晚,宏达新材发布公告显示,8月12日晚间公司接到桂林市公安局电话,告知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杨鑫目前已被桂林市公安局立案调查,具体案件情况不便透露,相关立案文书已通过邮寄方式送达。

2021年8月13日,经杨鑫先生配偶致电核实,对方回复称相关立案文书已通过挂号信形式于7月19日左右发往杨鑫先生身份证记载的山东省某地址,后经杨鑫先生配偶确认,该地址未收到任何相关文书。截止目前,公司、杨鑫先生配偶及其他公司可取得联系的杨鑫先生亲友均尚未收到相关司法文书。

宏达新材表示,公司自8月12日下午起至公告披露前,通过各种渠道多次联系杨鑫,但均未取得有效联系,公司暂无其他有效途径确认上述情况是否属实。

随后,深交所下达关注函,关注函中要求宏达新材核查后说明三大问题。一是说明杨鑫目前无法取得联系是否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并补充说明为消除不利影响已采取和拟采取的措施;二是结合上述事项及公司无线通信业务出现经营风险的具体情况,说明公司是否出现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第13.3条中规定的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三是其他需要说明的事项。

记者了解到,在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杨鑫失联后,杨鑫控制的宏达新材控股股东上海鸿孜所持的股份也将被拍卖。

8月17日凌晨,宏达新材公告表示,公司控股股东上海鸿孜所持公司股份将被执行司法拍卖、变卖数量8766万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20.27%。如届时前述股份全部被司法处置,将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发生变更,进而可能对公司生产经营、公司治理产生影响。

2.jpg

宏达新材表示,若上海鸿孜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处置,根据上海鸿孜与杭州科立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的约定,上海鸿孜将无法继续办理剩余8766万股公司股份的交易过户手续。届时,公司控股股东此次股份转让事项能否按照《股份转让协议》的约定继续履行将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对此,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向本报记者表示,实控人的股权被拍卖,一般可能会带来实际控制权的变更,实际控制权的变更又将给公司新增一些不确定性,比如原来的战略能否得以继续贯彻。从既往的案例来看,实控人的变更只是公司管理层和战略业务变更的开始,接下来公司可能会面临较大的调整,在各个方面都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

转型新业务触雷

此前,宏达新材与“隋田力”的关系,已受到了深交所的质疑。7月29日,宏达新材收到深交所关注函。深交所表示,宏达新材目前的实际控制人为杨鑫,根据查询公开信息,杨鑫控制的宁波鸿孜与隋田力控制的宁波星地通在工商注册时使用了同一邮箱及手机号,且办公地点处于同一栋楼,请核实杨鑫与隋田力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往来,要求公司明确说明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未披露事项,是否存在重大经营风险并予以揭示,是否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对此,宏达新材回复深交所表示,关于宁波鸿孜与隋田力控股的宁波星地通在工商系统中显示的同一邮箱及手机号,皆系宁波鸿孜财务人员所拥用。经核查,该员工本人与宁波星地通不存在劳动合同或劳务关系,与隋田力没有任何关联关系。

记者了解到,宏达新材成立于1992年,是国内较早涉足高温硅橡胶的企业之一,2008年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成功发行上市。宏达新材两家子公司自2019年开展专网通信相关业务,其中上海鸿翥是宏达新材于2019年初新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专网无线通信产品的开发、生产及销售业务;上海观峰是公司于2019年下半年收购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电子设备所需印制电路板加工业务。

据2020年年报数据,2019年至2020年,宏达新材涉及信息通讯设备的收入分别是2.47亿元、4.91亿元,占当年总营收的22.33%、53.26%。

7月14日,宏达新材发布2021年度半年度业绩预告,称公司上半年净利润预计亏损9000-120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盈利996.65万元相比,公司业绩下滑严重。

3.jpg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宏达新材表示,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鸿翥、上海观峰于2020年至2021年期间与江苏弘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保利民爆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宏正益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等客户分别签订了系列销售协议,约定公司向前述客户销售专网无线通信产品。后由于前述合同陆续出现执行异常及应收账款逾期的风险,严重影响了子公司的资金安全与专网无线通信业务的经营与安排,产生了对公司资产造成损失的可能。

记者注意到,宏达新材曾发公告表示,8月2日公司收到了保利民爆的《解除函》,要求解除公司与其之间《设备买卖合同》,经公司研究认为相关合同系公司根据客户保利民爆需求以销定产,根据客户需求向相关供应商采购原材料并生产形成库存,宏达新材不同意解除相关合同,并认为保利民爆应按照合同约定及时履行合同义务,后续公司也将采取各类合法手段维护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

“隋案”仍在不断发酵

据《华夏时报》记者初步统计,从5月爆雷至今,“隋田力专网通信爆雷案”已有包括上海电气、中天科技、国瑞科技、瑞斯康达、江苏舜天超15家企业卷入其中。

记者了解到,除宏达新材董事长杨鑫失联外,8月2日,隋田力实际控制的海高通信发布公告显示,公司通过多种渠道,无法与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隋田力取得联系。据了解,公司实际控制人隋田力目前涉及案件,正在被公安机关侦查之中。同时失联的还有另一位实际控制人刘青。

而7月27日,与该案件相关的上海电气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8月5日晚,上海电气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黄瓯先生于当日不幸逝世。

此外,凯乐科技已因该事件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凯乐”。

对于事件的不断发酵,况玉清表示,从目前已有的公开资料来看,该案件涉及到财务造假,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因为需要审计机构审计,所以并不是搞定其中一个环节就能够完成的,虚增多少收入,需要有相应的订单、合同以及流水记录。在虚增收入的同时,还需要虚增成本,因此又涉及到原材料采购,以及与其他公司之间的“合作”,因此,这个案件会牵扯到一大批相关的企业。

“隋田力案所涉及的金额极其巨大,造假所牵扯到的公司的数量之多,波及范围之大,对整个产业链相应的各个环节都会产生非常重大的财务问题冲击,还需要看后续的调查情况。”况玉清如是说。

看懂研究院研究员张雪峰也向记者表示,“隋案”涉及面之广,波及范围之大,令人不可思议。“隋案”爆雷之后,对于A股市场来说,相当于是出掉了一部分利空消息,从某种程度而言,对于A股的长期发展是利好的。但是,A股市场上有没有类似于“隋案”的其他大雷,我们不得而知,这个需要监管机构的“火眼金睛”,把潜在风险扼杀在摇篮之中,而不是等到爆雷之后再去调查,那时候投资者的利益可能就已经被侵害了。

张雪峰进一步分析认为,“隋案”之所以能够影响到如此多的上市公司,原因在于金融市场上,交易的达成依靠的主要是信用背书。也就是说,只要信用建立起来,很多“庞氏骗局”式的击鼓传花游戏就可以不断像滚雪球一样滚动下去。信用可以凭空创造出“财富”。所以,企业应当在达成交易签订合同之前,做好尽职调查,多一些审核程序,同时要完善自己的风控制度,提升风险控制水平。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