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上海教育“双减”政策落地:全面规范校外培训,多家教培机构已停业

赵奕 胡金华 2021-8-26 06:34:23

本报记者 赵奕 胡金华 上海报道

8月24日晚,上海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

记者了解到,《实施意见》明确提出,用1年时间,使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总量和时长有效管控,义务教育学校开展校内课后服务全面覆盖,线上线下学科类培训机构规范工作如期完成,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长相应精力负担有效减轻。

《实施意见》同时明确,统筹做好面向3至6岁学龄前儿童和普通高中学生的校外培训治理工作,不得开展面向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严禁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班、思维训练班等名义,面向学龄前儿童开展线下学科类(含外语)培训。不再审批新的面向学龄前儿童的校外培训机构和面向普通高中学生的学科类培训机构。

作为贯彻落实中央“双减”政策9个全国试点地区之一,上海全面落实中央“双减”工作部署,对强化学校教育主阵地作用、深化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等作出了具体部署。教育部教育发展中心综合研究部副主任张家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上海市是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风向标,也是教育治理现代化的示范区,上海市落实“双减”任务的地方政策具有一定的标杆意义。

促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

此次出台的《实施意见》着眼于提升学校课后服务水平,一方面,着力保证课后服务时间、提高课后服务质量、拓展课后服务渠道、做优免费线上学习服务等作出具体部署;另一方面,还明确可适当引进优质非学科类培训机构进校参与课后服务,整合各方资源为学生职业体验、社会实践、生涯教育等创造条件,着力完善校内外协同育人格局,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健康成长。

在课后服务保障方面,《实施意见》要求配足配齐师资力量,把用于教师课后服务补助的经费额度作为增量纳入绩效工资并设立专项,不作为次年正常核定绩效工资总量的基数,为提升课后服务质量形成了有力的支撑保障。

记者了解到,为减轻家长负担,上海曾于2014年出台了小学生放学后至下午5点看护政策,2017年试行放学后“快乐30分”拓展活动,2019年对确有接送困难的家庭免费看护延长至下午6点,目前已实现公民办小学100%开展校内课后服务。

杭州余杭教育科学研究所原副所长陶华坤认为,减负不仅仅是减少学生学习时间、心理压力、课业的负担,还包括减少家长的培学时间、经济负担和辅导孩子的压力等等。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是一个漫长的生长过程。教育改革面临新形势,亟需新设计。

为促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实施意见》提出实施校内均衡编班,不得组织任何形式的招生、分班考试,严禁划分各类重点班、实验班。实施公办初中“强校工程”,开展全程专业指导,保障学校发展所需资源。同时,加强优质教育资源跨区统筹。进一步落实全市义务教育学校建设、教育装备配置、信息化环境建设、教师配置与收入、生均经费五项标准城乡、区域统一。

对此,张家勇表示,义务教育是由国家财政保障并强制适龄儿童必须接受的教育,是政府提供的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必须面向人人、均衡发展、全纳公平,如果任由校外教育培训野蛮生长,势必在体制外制造不公平。

上海已有多家教培机构停业

为加强培训机构及培训行为管理,《实施意见》明确,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重新审核并统一登记为双重管理的非营利性机构。对原备案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改为审批制。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购买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

《实施意见》强调,坚持校外培训公益属性,将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纳入政府指导价管理。实施第三方托管、风险储备金、银行定期划扣等预收费管理,建立培训机构大额资金流动等情况预警通报机制和操作流程。

对此,陶华坤表示,教育是伟大的“平衡器”,但教育的资本化、产业化加重了学生及家长的负担,只有整个教育及教育培训行业乱象肃清了,才能更好的踏踏实实的做好教育。

此外,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线下培训机构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线上培训每课时不得超过30分钟,课程间隔不得少于10分钟,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1:00。培训机构不得高薪挖抢学校教师。从事学科类培训的人员必须具备相应教师资格。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除上海外,北京、广州、成都、重庆、海南、江西等地也已经在近期发布了“双减”政策细则,相关内容在整体上与中央出台的全国性“双减”政策保持一致。

东吴证券研报认为,“双减”之下义务教育将更多回归到学校内部,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面临较大转型压力,相比之下职业教育公司的政策性价比更高。随着各省市“双减”陆续落地,整个赛道的培训机构主体都面临较大的转型压力。

在“双减”政策的压力下,上海已有多家校外培训机构宣布停业甚至破产。8月18日,位于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家教中心发布《关于在“双减”政策下的整改通知及退费公告》。《公告》表示,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中心将终止相关业务。为了维护家长的权益,中心将对收取的服务费拟定具体的退费方案及流程。

8月20日,华尔街英语培训中心(上海)有限公司被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2.07万元。8月12日,曾有媒体报道显示,华尔街英语北区销售负责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长,公司将于下周正式宣布破产,并要求各校长通知到各个分校员工,尽快办理离职手续。

有数据显示,今年7月以来,包括华尔街英语培训中心(上海)有限公司在内,我国已有超1250家教培相关机构被法院强制执行。

记者了解到,为维护学生及家长的权益,早在8月16号,上海市培训协会已制定《培训机构正常停业(终止办法)流程指引》,指导培训机构做好“关停并转”。根据该指引,停业应当包括但不限于制定停业方案(人员安置、学员退费和员工补偿等)、成立停业处置工作团队、上报信息、提前告知、安置人员、清偿财产、注销证件、注销法人登记等。

8月23日,上海市消保委联合上海市教委最新发布提醒,呼吁广大消费者慎重选择培训机构,在有条件的情况下选择对资金进行第三方监管的机构,避免一次大额支付费用带来消费风险。

联合提醒进一步指出,上海正在探索实施银行定期划扣等新型资金监管机制,建议消费者优先选择落实资金监管的培训机构,避免一次性支付大额费用,签署合同后还应留好凭证。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