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云南白药新任CEO迎来首张成绩单 董明能带领药企“大象”转型成功吗?

王瑜 2021-9-9 15:10:58

本报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今年3月,前华为中国区副总裁董明履职云南白药CEO,被业内视为云南白药创新探索的信号。

就从业经历而言,业内人士对董明的评价分为两类:有人认为华为出身的他,能够给云南白药带来新鲜的经验;也有人认为,董明在华为负责2B业务,而云南白药是2C的公司,两者经验很难匹配,对公司和个人而言,都是一种挑战。

云南白药目前市值1200亿,居中药企业市值第二位,制药企业市值前十;2021上半年公司总资产496亿元,居WIND制药企业总资产排名第三,是制药企业里名副其实的“大象”。而近年来云南白药发展增速明显放缓,其发展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

截至目前,董明履职已有6个月,他将如何打造除牙膏等固有核心产品外的“第二曲线”?在董明的首份成绩单里,或许能找到“大象”转型的轨迹。

董明的首份成绩单

近日,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Z:000538,下称云南白药)发布了2021年半年报,这也是董明履职后的第一份成绩单。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90.8亿元,同比增长23.17%;实现归母净利润18.02亿元,同比下降26.57%。

董明在投资者调研会上表示,云南白药上半年业绩稳步发展,本期公司确认股份支付费用8.66亿元,上期无,剔除该部分费用影响,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6.21亿元,同比增长41.7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32.15亿元,同比增长40.43%。

但是整体来看,近年来云南白药发展增速开始“掉队”。

云南白药2016年-2020年这5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7亿、27.81亿、29.18亿、22.89亿、28.99亿,同比增速分别为3.24%、3.01%、4.91%、-20.80%、26.63%。而同样的中药龙头片仔癀这5年的扣非净利润增速都在10%以上,并且其中有两年增速高达40%。另一知名中药企业同仁堂这5年的扣非净利润增速平均也在10%左右。

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云南白药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产品老化导致主业竞争力下降。

云南白药主营业务为自制工业产品和药品批发零售。自制工业产品由云南白药系列药品、透皮系列产品、普药系列产品及健康产品、中药养生产品组成。云南白药的核心产品牙膏、云南白药气雾剂包括在其中。数据显示,2016年-2020年,这5年间其自制工业产品销售毛利率有所下降,分别为62.10%、65.61%、63.79%、60.98%、61.18%。今年上半年,工业销售毛利率为68.02%,同比也仅上涨0.50%。

尽管云南白药的主力产品牙膏仍然位居行业第一,市场份额同比增长1.4%,但是云南白药也意识到,以单一产品已经很难面对加剧的市场竞争。半年报中,公司表示:“云南白药牙膏、云南白药气雾剂、云南白药膏贴剂依旧是公司工业产品收入和利润的主要贡献者,但快速变化的政策、技术、需求,越来越多竞争者的加入,不断对公司固有市场地位发起新的挑战,云南白药‘第二曲线’的打造已成为白药人的共识。”

“大象”如何转型

从工作履历来看,董明并不具有医药背景,业内认为,云南白药看重他的是丰富的企业科技化赋能和数字化转型经验。

董明毕业后即在华为工作,直至今年离职时,已超过20年。在出任云南白药集团CEO之前,他任职华为中国区副总裁。在董明履职云南白药后的第一份成绩单上,云南白药将公司愿景改为“成为领先的医药健康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半年报中也提到,云南白药将构建大健康产业平台,打造医药健康生态圈,为客户提供医药健康综合解决方案。也就是说,未来云南白药将不仅仅是一家中药企业或者大消费企业。

具体而言,云南白药上半年的两大抓手是数字化转型和产业链延伸。

对于数字化转型,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对全集团各类信息系统、数据中心、APP、小程序、公众号进行了全面梳理,并对用户体验、场景开发、IT架构、数据决策等方面进行了探索。以微信小程序“白药生活+”为例,云南白药希望将其打造成出售“产品+服务”的平台,而不仅是目前的售卖产品。具体而言,通过大数据、实体医疗、网络诊疗平台、药事服务平台、新零售平台提供防、养、调全渠道多场景的健康产品、健康内容、健康定制和健康管理,一站式解决目标用户健康问题的创新型健康服务中台。

董明在调研会上表示,目前已经积极着手升级数字化基础设施和信息化建设,以支撑基于产业链突破发展的创新业务,支撑基于供应链的、结合新技术的创新发展业务,用数字化解决方案为产业生态圈提供支持。

而对于产业链延伸,云南白药上半年集中在医美上。据了解,公司已在昆明开设“云南白药精准定制肌肤管理中心”“采之汲AI私定肌肤管理中心”门店,并上线了一款“采之汲”APP。该款APP主要有两个功能,一是线上检测皮肤,二是销售云南白药的美容类产品,如面膜、防晒霜等。据记者观察,截至目前,不管是上述小程序还是APP,均是以卖货为主,并且销量也并不如人意,很多产品销量为个位数。

那么云南白药是否希望通过小程序和APP,来导入流量进行私域运营颠覆现有的销售模式?私域平台与淘宝、京东旗舰店如何定位?记者就上述问题联系云南白药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如今,董明任职才6个月,云南白药也正面临业绩发展的一系列挑战:固有核心产品的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数字化转型和产业链延伸难以在短时间取得成效。未来董明能否带来云南白药转型成功,还有待市场观察。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