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北京国企吹响数字化转型“号角”:制造业成为转型焦点,如何保证国企数据安全性?

张琪 2021-9-10 19:42:05

本报记者 徐芸茜 见习记者 张琪 北京报道

近日,北京国企正式吹响了向数字化转型的“号角”。

9月5日,在“2021数字经济产业大会暨北京国企数字化转型研讨会”上,北京市国资委正式发布了市管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的实施意见,提出将加快建设数字国企,积极融入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建设。会上,中关村数字经济产业联盟正式揭牌成立。

对北京来说,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是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之举。北京市国资委主任张贵林表示:“建设数字国企,核心是要积极融入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建设,推动数字经济与国有经济深度融合,全面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北京市管企业改革发展规律和阶段特点,《关于市管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中提到,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要立足于“四个突出”,即突出服务首都、突出战略引领、突出“一企一策”、突出开放创新。在城市数字化治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数字社会生态系统打造等方面主动担当、率先作为。而对于传统产业,重点是推进产业数字化创新;对于数字产业,则要重点推进技术赋能,打造技术领先、数据密集、应用前景广阔的新型产业板块,为国有经济发展增强后劲与动能。

“第四次工业革命”?

对北京来说,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是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之举。此前,北京市就出台了《加快建设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的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将北京打造成引领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的高地。

对此,广东财经大学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产业学院副院长王方方用“第四次工业革命”来形容数字化转型。他表示,数字经济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框架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也是国家和地方“十四五”规划发展中的重要部署。

在数字经济时代,传统劳动力和资本要素对企业发展的制约,是可以通过数字要素进行补充和突破的。数字化技术能够大大提升企业的效率,进而形成持续性的绝对竞争优势。这不仅能让企业将自身成本最小化之下进行生产运营的优化,还有利于企业本身做更科学和精准的决策,提高了企业生产经营等环节的决策效率。

王方方还指出,企业把数字要素融入到自身决策过程中,就等于把企业的运行机制添入了更有活力的能源,能让企业产生持续性、高效率的竞争优势。

如何解决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难题?

针对国家一系列的政策指引,国企加快数字化转型之后对哪个行业的冲击最大成为了业内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多数业内人士认为,制造业将成为数字化转型的焦点行业,且多地于近期都公布了制造业“十四五”规划。

今年5月召开的首次煤炭企业数字化转型研讨会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信息化分会副会长陈养才作主旨报告时指出:“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深切感受到数字化转型带来的显著优势,已不再踌躇于‘要不要’转型,而是更加深入地思考‘转什么’‘怎么转’。”

《推进煤炭企业数字化转型 促进煤炭工业高质量发展》报告中指出,截至2020年底,我国建成了494个智能化采掘工作面,19种煤矿机器人在井下实施应用,71处煤矿被列入国家首批智能化示范煤矿建设名单,煤矿5G建设项目超过50个;在国务院国资委发布的“2020年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典型案例”中,中煤集团、淮北矿业集团、郑煤机3家企业的优秀案例入选。

同时,报告还指出:“煤炭行业企业对于数字化转型的研究还不足,在推动数字化转型工作方面只能说才刚刚起步。”

对于传统制造业来说,数字化转型旺旺面临着技术门槛高,资金投入多,效益提升慢等难题,企业该如何攻克这些难题呢?

对此,王方方表示,对于传统制造业来说,如果存在数字化过程中技术、资金和效益等约束,那么可以从小做起,也就是先建立一个小规模、相对独立的数字化部门。从组建一支独立运营、具有数字化思维和技术背景的团队开始,逐渐推动数字化转型,避免与之前传统的业务部门产生较大的交叉重叠。

同时,该业务还一定要得到公司一把手的全力支持和首推,以点带面,逐步切入,逐渐扩展,来激活企业自身传统业务发展过程中的转型潜力。这样就可以够避免前期数字化过程中需要面对较高的技术门槛和资金约束等问题。

除了企业自身,政府在企业数字化转型中也起到强有力的引导和服务职能作用。除了政策的引导和鼓励,政府应在基础设施和营商环境中加大对数字化投入和支持,对企业以资金补贴、政策优惠等方式,鼓励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特别是对于那些具有较高数字化转型能力的企业要进行额外的激励。除此之外,政府还应将平台或生态圈运用于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需求的精准对接上,为企业构建一个数字化转型的生态圈。从而为企业带来新的客户和业务营收,增强国企数字化转型的动力。

国企数字化转型的背后不仅仅是简单的流程转移,更牵扯到了国家数据在云端的储存和使用,因此,如何保证国企数据的安全性成为国企数字化转型的难点。

王方方认为,为了保证国企数据的安全性,首先要确定数据的产权应该归谁,界定清楚产权的归属就能用法律和技术的方式来规范和保障数据存储和使用过程中出现的风险问题。其次,还可用区块链等分布式和加密方式来管理数据,产生更高效和更安全的数据管理方式,来避免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和数字化转型之后数据使用过程中的风险问题。

“来理想中的数字化转型,是企业信息技术和制造技术的充分融合,达到较高水平的智能制造,能够推进企业在生产层面的智能化,在设计层面的个性化,在服务层面的精准化,在管理层面的数字化的转型模式。”王方方表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