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防止游戏沉迷!上海约谈20余家游戏企业,网上“陪玩”产品也要整顿

赵奕 胡金华 2021-9-17 14:04:46

本报记者 赵奕 胡金华 上海报道

9月16日,今日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设立的“游戏企业防沉迷落实情况举报平台”正式上线试运行。在该平台,民众可以自行收集各个游戏在落实防沉迷相关规定时的不合规情况,并进行举报,包括实名认证违规举报、充值付费违规举报、时段时长违规举报。

记者了解到,为严格落实“防沉迷”工作,9月14日下午,上海市委宣传部、市委网信办、市文旅局、市通管局等部门集体约谈上海 20 余家重点游戏企业、运营平台、出版单位,传达中宣部有关精神,强调要提高政治站位,深刻认识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重要性紧迫性,严格落实中宣部和国家新闻出版署通知要求,要求本市重点网络游戏企业落实主体责任,严格做好内容管理,不折不扣完成防沉迷工作。

一位参会企业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了该消息。他表示,本次上海政府有关部门的约谈更像一次座谈会,主要目的是传达中央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相关精神,事实上,过去游戏企业也都有自己的防沉迷系统,只不过目前更加严格,目前企业也正在全力落实当中。

上海约谈20余家游戏企业

记者了解到,此次会议强调,上海市游戏平台不得接入未获版号的游戏,不得接入未完成防沉迷系统的游戏。任何平台(企业)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游戏账号租赁交易的业务服务。同时,要加强运营管理;强化游戏广告监管,规范明星代言,不得宣传推广违规游戏;加强游戏直播管理,禁止出现高额打赏、未成年人打赏等情况。

近期,《华夏时报》记者联系了多家在沪游戏企业,各企业相关负责人均向记者表示将坚决支持并全力落实有关防沉迷要求。

其中,恺英网络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一直致力于推动未成年人保护制度的完善和实施,公司旗下游戏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全部录入《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认证系统》,多款游戏产品加入游戏适龄提示平台,在游戏图标、官方网站、游戏主界面等场景中的显著位置,安放游戏作品“适龄提示”标识符。

同时,在游戏运营过程中,将“适龄提示”与“防沉迷系统”等未成年人保护手段进行有效结合。公司在 XY 游戏平台、恺英云游戏官网首页均设置“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与“上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参与发起网络游戏信息安全监测平台,并为上海市信息网络安全管理协会提供统一的内容安全审核平台,助力网络生态环境净化。

此外,恺英网络严格落实网络游戏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要求,截至目前恺英网络旗下产品一律取消游客体验模式,所有网络游戏用户必须使用真实有效身份信息进行账号注册后方可登陆游戏。

游族网络曾在8月30日便已发公告表示,将坚决支持并全力落实《通知》相关要求。为此将全面调整旗下所有游戏的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统:仅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网络游戏服务,不在其他任何时间、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

同时,严格落实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接入国家新闻出版署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验证系统,所有用户必须使用真实有效身份信息进行游戏账号注册并登录游戏,不以任何形式(含游客体验模式)向未实名注册和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

针对“防沉迷”工作对游戏行业产生的影响,互联网及游戏行业观察者张书乐向记者表示,目前,所有要求都围绕着“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这一个中心,在多个游戏细分领域快速堵住缺口,确保防沉迷系统的效用达到最大。但事实上,相关监管对于游戏产业来说影响不大,即使剥离了已经不是游戏收入来源主题和用户主要构成的未成年人,游戏产业也不会有实质性的增速滑坡。

张书乐认为,游戏公司的未来会加速从单纯的追求玩家“氪金伤肝”走向精品游戏、游戏出海这个既定轨道上的步伐,将政策的影响降低到最小。

面对目前“防沉迷”工作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张书乐表示,单机游戏作为一个游戏类型,由于无须联网而没有真正被纳入游戏实名制和防沉迷系统之中,这使得在网游领域被防沉迷的未成年人,有可能部分流入单机游戏之中。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水货”游戏主机和连接外服登陆游戏等情况之中。

在张书乐看来,要有效控制,还是要“联网”,即单机游戏特别是TapTap、Steam等独立游戏分发渠道,也要加大用户账号实名的查验,并且建立一定的联网机制来实现对用户使用状况和使用者权限的不定期巡察。

陪玩领域也遭整顿

记者了解到,近期陪玩类产品也受到了相关部门的整治,Hello语音、小鹿陪玩、比心陪玩、咪呀、可可西里、一派陪玩、比伴陪玩等7款陪玩类型APP被无限期下架。本报记者在苹果、华为等手机的应用商店中均无法搜索到相关APP。

9月8日,上海网信办会同市公安局网安总队联合约谈头部比心APP运营企业负责人,责令企业就相关问题深入整改,全面停止陪玩功能和服务,集中清理违法违规信息和账号,举一反三拦截处置低俗、软色情等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

约谈指出,比心APP有较多青少年用户,应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积极落实平台主体责任,严格遵守《网络安全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法律法规,严禁发布传播低俗、色情等违法违规信息或为相关黑灰产业提供网络传播渠道。

对此,比心APP在9月10日发布声明回应表示,坚决落实主管部门要求,已在第一时间成立专项小组,比心App将永久性关闭涉及“陪玩”的功能。同时,比心将持续从严从实地进行自查自省,坚决打击软色情等黑灰产,加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

一位游戏直播行业从业者向记者表示:“游戏陪玩类软件涉黄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从这类软件诞生开始就有类似的问题出现,除了已经下架的软件,其他软件也有会有这样的问题。此外,除了线上涉黄视频外,还会有主播约线下进行交易。”

记者了解到,2020年8月,比心APP曾因涉黄被上海市网信办联合多部门共同约谈、责令整改,暂停更新APP“陪玩日常”频道七天。2019年,Hello语音、甜甜语音等多家平台曾因低俗色情内容等问题被责令整改。

对此,张书乐也向本报记者表示,陪练行业本身发展并不理想,场景没有真正打开,整个盈利模式都不是很明显。加之在未成年游戏时间受限、产品下架等强监管下,游戏陪练产品即便回归,要面临的挑战也不会少。

对于陪玩领域的乱象,张书乐认为,本就是平台方在管控上自我松懈的结果,只有监管部门对软色情问题一查到底,同时配合人社部定义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进行泛电竞产业走向的引导,则将对行业规范起到相当的助力。此外,陪玩平台如果能破解盈利场景的狭隘性,才能真正解决相关问题。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