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从房贷到消费贷 商业银行的下一个“摇钱树”?

冉学东 2021-9-18 16:42:57

冉学东

最近几年,随着“房住不炒”战略的实施,房地产金融的调控愈加严厉,尤其是去年年末央行发布房地产贷款的“五条红线”以来,房地产按揭贷款不论是额度还是利率都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个人购房贷款的最高利率已经超过6%,商业银行房地产贷款的额度普遍偏紧。

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二季度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50.78万亿元,同比增长9.5%,低于各项贷款增速2.8个百分点,比上年末增速低2.2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2.42万亿元,占同期各项贷款增量的18.9%,比上年全年水平低6.5个百分点。个人住房贷款余额36.58万亿元,同比增长13%,增速比上年末低1.6个百分点。以上数据表明,房地产贷款增速仍旧不低,额度足够庞大,但是上半年各银行都在用额度,到了后半年,额度用尽,就非常紧张了。

没有房地产按揭贷款,商业银行下半年的零售业务如何开展,如何保持此前告诉增长的业绩和利润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目前许多商业银行为了弥补房地产贷款增速下滑,或者减少的短板,捡起了消费贷款,加大场景布局和客户拓展,尤其是一些地方性中小银行消费贷款增速较高。

据媒体统计,6月末从消费贷款占个人贷款的比重来看,消费贷款占比较高的有宁波银行、西安银行,分别达到60%、50%以上,南京银行、江苏银行、上海银行等占比也均超过40%。成都银行消费贷款增幅超过70%,紫金银行和无锡银行增幅也都超过50%。

从绝对规模来看,有16家银行个人消费贷规模超过千亿,邮储银行消费贷余额达到4821亿元,雄踞众银行之首;其后是建设银行、中信银行,消费贷规模均超过2200亿元;江苏银行消费贷余额达到2171亿元,是唯一一家突破两千亿关口的城商行。

从房地产贷款到消费贷款,这是商业银行资产摆布的一个趋势。但是消费贷款并非一个避风港,最近纪念频频发生风险事件,从最早的韦伯教育,到蛋壳公寓,到今年以来培训贷的大面积暴雷,表明这个行业的风险不容小觑。

消费贷款不像房地产贷款,总有资产做抵押,而且资产的市值由实时交易的资产价格作为参考,除非发生系统性风险,局部风险相对容易控制。房地产行业基本还是一个政府控制的行业,房地产贷款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跟着放贷拿收益就好了。

但是消费贷不同,首先政策风险比较大,比如今年实行“两减”政策,整个校外培训行业全部归零,许多培训机构负责人跑路,贷款客户没有应有的消费,但必须归还贷款,先不说法律方面,从道义上说,消费者没有接受服务,为什么要凭空付费,这是说不过去的。

这类贷款是纯粹的信用贷款,没有抵押,并且利益相关方比较多,包括培训机构、贷款机构和消费者,消费者往往人数众多,如果处理不妥,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影响社会稳定。

例如,近日暴雷的华尔街英语波及6000多人,有十多亿元的“学费”窟窿,涉及平安银行、支付宝(花呗、借呗)、度小满金融(百度有钱花)、北银消费金融、招联消费金融、中信银行(信用卡)、浦发银行(信用卡)等十多家金融机构。

其实对于消费信贷的风险,监管机构早就已经认识到了。

2019年11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中指出,

目前的消费金融机构发放消费信贷时,一般通过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引流、尽调和降低成本,但是底层算法和操作可能趋同,这可能导致金融市场价格大幅波动,造成风险叠加共振,加剧金融体系的顺周期性。

央行称,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要注重需求侧管理,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激发国内消费潜力,但不宜靠发展消费金融来扩大消费。央行并称,在我国消费贷款快速扩张过程中,部分金融机构忽视了消费金融背后所蕴含的风险,客户资质下沉明显,多头共债和过度授信问题突出。2020年以来,部分银行信用卡、消费贷不良率已显现上升苗头。

商业银行此前在房贷市场上赚的顺风顺水,现在必须从房地产市场转型进入消费或者制造业领域,必须有更加专业的水平和更加专业的精神进行风险识别和控制,不然可能陷入另一个陷阱。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