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山西现首富悬赏“捉拿”前首富,赏金高达2162万,消失了6年的李兆会去哪了?

胡金华 2021-9-18 18:59:44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9月15日发布的一则执行悬赏公告,让山西前首富李兆会再次被关注。

《华夏时报》记者从这份公告中了解到,上海一中院执行的美锦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美锦能源”)与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海博鑫惠”)、李兆会追偿权纠纷一案,海博鑫惠应支付美锦能源人民币216,228,262.63元和利息,李兆会对上述付款义务中未清偿部分承担四分之一的连带清偿责任。因被执行人至今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依照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向社会公开发布执行悬赏公告。

而值得关注的是,作为发布悬赏公告的美锦能源实控人姚俊良,其在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2020年9月发布的《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美锦集团位列第413位,其是一家以煤炭资源、焦化、煤化工为主的大型集团化企业。2006年,美锦能源借壳上市,姚俊良首次成为山西首富;2020年又以60亿身家登顶山西首富;而被执行的海博鑫惠法人代表李兆会则是曾经的山西首富。山西现首富以悬赏的方式“捉拿”前首富,也引发广泛关注。

“上海一中院的这份公告并不是首次。早在2018年11月,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所公布了一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李兆会就名列其中,成了‘老赖’,就在不久前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失信人员被执行人名单中,李兆会也在其中,目前在李兆会名下已无可执行的财产。”对此,上海一位关注此案的专业经济诉讼律师高明(化名)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在业内人士看来,上海一中院发布悬赏执行公告的目的是“寻找”老赖李兆会,谁能提供线索乃至其隐藏的财产,就能得到被执行标的十分之一的奖金,高达2162万元。

两位首富的“恩怨”

这两位陕西“首富”之间的恩怨,源于早年间双方公司之间的一起担保事件。

记者查阅天眼查信息获悉,李兆会掌控的海博鑫惠曾在2013年某银行贷款2亿元,美锦能源、李兆会等都是这笔贷款保证人,后因海博鑫惠出现重大经营风险,贷款的银行于2014年3月13日向上海第一中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海博鑫惠归还借款本息,美锦集团和李兆会等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该案诉讼期间,美锦集团代海博鑫惠向银行偿还本金及利息共约2.1亿元。因海博鑫惠未向美锦集团偿还上述代偿款,遂被起诉。

与此同时,记者也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查阅到一份(2016)沪01民初154号判决书,内容显示,2013年1月10日,海博鑫惠与某银行签订《综合授信协议》,约定该银行向海博鑫惠公司提供最高5.2亿元的授信额度,有效使用期限为从2013年1月10日至2014年1月9日。

同日,该银行作为授信人,与美锦能源集团、李兆会等4名保证人分别签订了一份《最高额保证合同》。保证范围包括:授信人在主合同项下应向授信人偿还或支付的债务本金、利息(包括法定利息、约定利息及罚息)、复利、手续费、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用、律师费用、公证费用、执行费用等)和所有其他应付的费用。

天眼查显示,李兆会曾短暂控股并担任过海博鑫惠公司法定代表人,退出后该公司的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名叫李兆霞,为李兆会的亲妹妹。合同签订后,银行依约放贷。随后,海博鑫惠公司出现重大经营风险,被银行告上法庭。该案诉讼期间,作为保证人之一的美锦能源集团代为偿还了银行本息共计2.16亿余元。因海博鑫惠公司未向美锦能源集团偿还上述代偿款,美锦能源集团又将海博鑫惠公司和李兆会一起告上法庭。上海一中院判决海博鑫惠公司需赔偿2.16亿余元,李兆会应承担四分之一的连带赔偿责任,在赔偿完毕后,李兆会可继续向海博鑫惠公司追偿。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一中院发布了这则高额悬赏公告的执行线索条件和奖金,其中包括,举报人提供李兆会下落并成功找到李兆会,美锦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承诺奖励举报人人民币10万元,奖励金额在找到李兆会之日起三个工作日向举报人支付;举报人提供真实有效且本院尚未掌握的被执行人名下财产线索,一旦查明属实、具备执行条件并实际执行到位,美锦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承诺按实际执行到位金额的10%予以奖赏;两个以上举报人举报同一线索的,悬赏奖金由先举报的一方获得;联名举报的,由联名方共同获得、自行分配。申请执行人的代理人、有义务提供被执行人财产线索的人员、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及其近亲属或者存在其他不应发放悬赏奖金情形的,不得领取悬赏奖金。

上海一中院也在公告中表示,对提供财产线索的人员身份及其提供线索的有关情况予以保密,但为发放悬赏奖金需要告知申请执行人的除外。严禁使用不正当的手段获取举报线索。

“简单而言,就是在2013年左右海博鑫惠借了银行5亿多元,在还款的时候作为担保方的美锦能源帮其换了2亿多银行贷款,但是海博鑫惠及其实控人李兆会却没有还钱给美锦能源,这起欠债不还的经济纠纷案就一直持续到现在。美锦能源才出此策通过法院来执行悬赏。”前述律师分析指出。

不过,美锦能源通过法院发布的悬赏公告,能够被执行到位的机率并不高。

“海博鑫恵的控股母公司陕西海鑫集团早已资不抵债了,不然这一案子也不会拖到现在才被外界知晓。”9月18日,上海一位司法界人士受访时坦言。

记者查阅公开信息获悉,李兆会掌控的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的海鑫集团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金额超过200亿元,负债率早已经超过100%。

根据山西运城中院公布的一系列裁定书显示,海鑫集团仅截至2015年5月,就有总计954家债权人申报债权总额为234.09亿元,确认债权143亿元,不予确认的债权23.9亿元,待确认债权66.7亿元,待确认债权包括税收债权、担保债权和普通债权。在当时海鑫集团的重组方案会议上,面对数百位债权人,李兆会紧张的全身都湿透了,在彼时李兆会也向债权人鞠躬并称自己还年轻,欠的债务肯定会偿还。

2.jpg

李兆会去向之谜

根据资料显示,出生于1981年3月8日山西闻喜的李兆会,因贴在身上的“前山西首富”“富二代”“海鑫董事长”“女明星老公”等诸多标签,多次成为焦点。而2015年海鑫集团旗下海鑫钢铁破产后,集团背负诸多债务,李兆会面对过债权人之后在当年就从大众视野中消失了。

事实上,除了上海一中院发布的美锦能源与海博鑫恵的诉讼之外,天眼查还显示,与李兆会相关的法律诉讼达22起,身为被告、被上诉人涉案金额达4.59亿元;相关的历史诉讼达30起,身为被告、被上诉人涉案金额达8.33亿元。

此外,李兆会还背负着光大银行、韩国东亚银行等多项债务,其名下的两处北京房产作价6753万元,被划拨给东亚银行;位于北京市顺义区后沙峪镇榆阳路4号优山美地A区3-3的房地产,被强制拍卖得款人民币1.02亿元。2020年6月,海鑫集团旗下的五家公司总计价值22.35亿元的应收账款被拍卖,尽管起拍价格从最初的1.4亿元跳水降至最近一次的6000万元,但仍未逃过流拍的命运。

但记者发现,在武汉科技大学的官网上,李兆会还出现在杰出校友名单里。他在2001年22岁的时候,因其父亲出事从澳洲匆匆回国接手家业,连学业都没来得及完成,接手了数十亿财富之后,去武汉科技大学读完了企业管理专业。

而据此前多方公开报道信息显示,李兆会及其掌控的海鑫集团之所以走到今天被“悬赏捉拿”的局面,也与其不务正业有关。

记者梳理获悉,在2004年海鑫集团旗下钢铁业务最辉煌的时候,对钢铁不感兴趣的李兆会将整个集团的重心从实业转向金融,在公司角色更像个甩手掌柜,他渐渐将公司日常事务交给其他人处理,自己则专注投资。李兆会在北京、上海等地先后成立了多家投资公司。

同年,李兆会入股民生银行成为第十大股东;2007年上半年抛售1亿股民生银行,套现超过10亿元,跨界尝到了甜头后,26岁的李兆会登上胡润百富榜第78位,成为“山西最年轻首富”;之后李兆会先后在资本市场购买了中国铝业、兴业银行、益民商业等上市公司股权,在北京成立嘉投资和惠宇投资,建立投资平台。李兆会同年也花11.8亿元购入银华基金股份,但是5年后2012年等价卖出,利息都没挣上。

在这起2161万元天价悬赏公告出来之后,已经消失了6年的李兆会能否被找出来呢?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