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央行范一飞:部分机构垄断用户、流量、数据,限制其他机构竞争 支付领域反垄断有待深入

傅碧霄 2021-9-24 20:20:39

本报记者 傅碧霄 北京报道

近年来,大型平台企业在提升支付服务便利性、普惠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发展态势总体向好,但也暴露出公共性与引领性难以平衡,出现新型数据垄断、无序扩张趋势明显等问题。

“部分支付机构垄断用户、流量、数据,限制其他机构竞争。部分平台企业持有多个金融业务牌照,极易造成风险交叉传染。支付领域反垄断有待深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范一飞在9月24日举办的“第十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表示。

范一飞称,下一步,监管部门将坚持严监管主基调,推动《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尽快出台,持续巩固政府监管、行业自律、公司治理、社会监督四位一体监管体系,夯实支付产业监管的法制基础,严厉打击非法支付活动,坚决遏制部分机构短期机会主义倾向和与监管博弈的企图,坚决打消其绕开监管,寻求不正当竞争优势的念头。

支付领域反垄断

当下,支付产业畅通经济循环的基石作用不断地强化,支付服务的供给能力持续提升。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存在,特别是个别平台企业无序扩张,数字鸿沟愈发凸显等,给支付产业公平发展带来挑战。

“支付领域反垄断有待深入。部分支付机构使用低价倾销、交叉补贴等不公平竞争方式抢占市场份额,垄断用户、流量、数据,限制其他机构竞争。部分平台企业追求规模效应,持有多个金融业务牌照,并开展综合性金融服务,极易造成风险交叉传染。长此以往,不仅不利于自身创新,还会扰乱市场秩序,压制产业创新,进而削弱我国电子支付总体的领先优势。”范一飞称。

从全球视角来看,全球监管机构针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行为进一步升级。例如,美国针对谷歌等科技巨头通过六项反垄断法案。韩国通过电子通信事业法修正案,禁止苹果、谷歌强制要求开发者使用其支付系统以高额抽成。欧盟对谷歌再次发起反垄断调查等。

国内监管也高度关注支付领域反垄断问题。例如,2020年12月26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约谈了蚂蚁集团,对蚂蚁集团提出了重点业务领域的整改要求:回归支付本源,提升交易透明度,严禁不正当竞争;依法持牌、合法合规经营个人征信业务,保护个人数据隐私;依法设立金融控股公司,严格落实监管要求,确保资本充足、关联交易合规等。

2021年4月29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对部分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进行监管约谈,13家网络平台企业实际控制人或代表参加了约谈。“此次联合监管约谈的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具有综合经营特征且业务规模较大、在行业内有重要影响力、暴露的问题也较为典型,必须率先严肃纠正。”监管在约谈中表示。

“去年以来,按照中央统一部署,持续督促平台企业落实支付业务整改要求。我们一贯鼓励和支持平台企业守正创新,立足支付本源,在便利人民生活,服务实体经济,产业格局竞争当中发挥积极作用。但是,我们也坚决反对平台企业搞垄断,无序扩张,监管套利,不正当竞争,滥采滥用数据,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等违法违规行为。”范一飞称。

范一飞表示,目前,整改工作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一些监管措施已逐步形成制度规范,部分反垄断监管要求已纳入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草案,进入实质性的立法阶段。

行业发展建议

“首先,坚持人民至上。只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才能在发展中始终做出正确判断,凝聚攻坚克难,推动支付产业发展的强大力量。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举措。”范一飞称。

在强化大型平台企业监管中,范一飞表示,坚持发展和规范并重,明确规则,划清底线,促进公平竞争,维护支付消费者合法权益,推动平台企业做大做强。

具体而言,要聚焦主责主业,坚持支付业务回归本源,从页面展示、协议拟定、业务流程、风险防控等全流程清晰把握之服务主体角色定位与业务边界,断开支付服务与金融产品不当连接,禁止通过相互欠套的合作模式和复杂的交易结构,变相违规从事金融业务,遏制无序扩张乱象,要聚焦交易透明,加强支付领域数据透传和算法监管,做到支付交易信息的完整准确标识、传递和处理,确保支付交易信息在支付全流程、可穿透关联保障支付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等。

其次,范一飞表示,产业各方要学好、用好个人信息保护相关法律法规,以国家和人民利益为重,杜绝非法跨境数据流动,要落实知情同意最小必要原则,保障数据采集、处理、存储合法合规,要落实信息使用和提供需依法原则,保障使用与对外提供合法合规。要落实信息安全原则,从业务领域分级授权、岗位制衡等制度安排,筑牢信息安全防火墙,保障支付数据安全和风险可控。

“拓宽境外业务覆盖面,扩大业务规模,积极支持有条件的市场主体布局全球,鼓励更多的中国模式、中国方案走出国门、惠及世界,以安全、高效、便捷的中国支付参与国际竞争,服务全球市场。要加快出台跨境支付服务相关制度,规范跨境支付业务发展,着力增强自身竞争能力、监管能力和风险防控能力。”范一飞称。

再次,坚持深化改革,在更高水平上实现支付服务供求关系的动态平衡。范一飞称,管好资金入口,持续推进银行账户管理改革。畅通资金渠道,持续优化支付清算服务。丰富支付产品供给,持续提升支付服务可获得性,产业各方要聚焦小微企业、农民群众、老年群体提供量身定制的数字支付体系。降低资金运转成本,推动支付领域减费让利政策落地见效等。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