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国资退出、方大系加码,东北制药迎变局?

王瑜 2021-10-13 20:38:53

本报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10月7日,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597.SZ,下称东北制药)迎来新任董事长郭建民。截至公告日,郭建民还担任方大集团董事兼副总裁等职务。而在郭建民履新之前,方大钢铁成为东北制药的第一大股东,东药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盛京金控则完全退出东北制药。这意味着,国资正式退出这家有70多年历史的老牌药企。

东北制药前身为东北制药总厂,始建于1946年,曾被誉为我国民族制药工业的摇篮。2018年,东北制药作为沈阳市唯一的混改试点企业,引入了方大集团。东北制药希望通过方大集团,为公司输入成熟先进的市场化管理模式、商业模式、创效模式以及充沛的资金支持。当年底,东北制药在业绩上出现不小的改观。但是随后由于新冠疫情等原因影响,公司业绩再次下降。

医药战略专家史立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东北制药面临产品线老化、研发投入低等问题。对于这家老药厂的未来发展而言,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关键在于是否具有转型发展的能力,以及其产品线是否受到集采的冲击。

方大系加码

10月7日,东北制药发布公告,选举郭建民为东北制药董事长。截至公告日,郭建民还担任方大集团董事兼副总裁等职务。而在此之前,方大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方大钢铁刚刚完成了东北制药的全面要约收购。

此次全面要约收购对象为东北制药除方大钢铁及其一致行动人、东药集团、盛京金控集团以外的其他股东。但是市场对此反应并不强烈,在8月24日至9月22日30个自然日的要约收购期间,仅有11个账户共计约2.77万股股份接受收购人发出的要约。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要约收购价格为4.93元/股,低于近期股价,导致应者寥寥。而方大钢铁仅需要支付13万元就完成了此次全面要约收购。

其实,早在2018年,方大系就已经进入东北制药。2018年,东北制药是沈阳市唯一的混改试点企业,当年6月,方大集团通过二级市场以及定向增发,成为东北制药第一大股东,东药集团退居第二。东药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盛京金控的最终控制人均为沈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今年6月20日,东北制药发布公告,东药集团及一致行动人盛京金控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全部东北制药股份合计254,865,083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8.91%。2021年7月3日,当时为东北制药第三大股东的方大钢铁成为股份最终受让方,并于2021年7月4日与当时东北制药第二、第五大股东东药集团、盛京金控集团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本次转让前,方大钢铁及其一致行动人已合计持有东北制药525,256,568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38.97%。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方大钢铁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780,121,651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57.88%,方大钢铁也成为东北制药的第一大股东,国资正式退出东北制药。

老药厂困局

从业绩来看,在方大系入主东北制药的2018年,东北制药业绩有了短暂的改观。当年东北制药营收74.67亿元,同比上涨31.54%;归母净利润1.95亿元,同比上涨64.04%。但是到了2019年底,其业绩开始出现下滑。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6月,东北制药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4亿元、1226万元、6038万元,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0.87%、-92.95%、3.73%。

东北制药主要业务覆盖化学制药、医药商业、医药工程、生物医药四大板块,公司主要产品有维生素系列药品、抗感染系统用药、妇产科系统用药、消化系统用药、泌尿系统用药等。

2021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40.10亿元,同比上升7.69%;归母净利润6038万元,同比上升3.73%;但是今年上半年扣非净利润仅为4665万元,同比下降50.67%。公司对扣非净利润大幅下降的解释为:上年同期,企业享受政府给予的疫情期间社保减免政策,影响相关费用较去年同期增长3000万元以上;公司细河原料药厂区资产转固影响公司本年上半年相关折旧较去年同期增加3000万元以上。

分行业来看,今年上半年,东北制药医药制造营收为23.20亿元,营收占比为57.86%,上升12.75%;医药商业营收为16.09亿元,营收占比为40.14%,上升0.97%。但是营收占比最大的医药制造毛利率下降5.94%,为62.47%。记者就毛利率下降原因等问题联系东北制药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史立臣认为,东北制药长期面临的是产品线老化、研发投入低等问题。

从研发投入来看,数据显示,东北制药2020年研发投入1.26亿元,同比下降10.31%。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为1.70%,远低于行业中位数5.1%。

值得注意的是,东北制药的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公司2019年至2021年6月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8.76%、66.12%、68.39%,而制药行业的资产负债率中位数为32.08%。可见,东北制药面临不小的偿债压力。

赵衡认为,对于像东北制药这样的老药厂而言,未来关键在于是否具有转型发展的能力,以及其产品线是否受到集采的冲击。而随着国资退出,方大系是否能带领东北制药走出迷局,还有待市场观察。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