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一起绑架事件牵出医疗腐败窝案:来宾三甲医院院长被劫匪拉下马,10%成医疗设备回扣“老规矩”

于娜 2021-10-25 22:00:45

本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纪委监委印发了《来宾市以案促改警示教育读本》,在其中记录的34个典型腐败案例中,社会关注度最高的当属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周方腐败窝案。

令人震惊的是,这起腐败案件由于一起绑架案而被查出:来宾市卫计委官员绑架了医院院长周方,并逼其写下了受贿材料,办案人员就此顺藤摸瓜牵出“案中案”,将来宾人民医院腐败窝案连根拔掉。

截至目前,来宾市纪委监委共查办周方系列案违纪违法人员40余人,涉案金额5000余万元。同时,一条医药购销黑色利益链条也浮出水面,院长拿大头,科长拿小头,经销商代为保管受贿财物,由此将医院药品器械招标采购完全变成了暗箱操作。

医药战略咨询专家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长期以来,医药购销环节都是医疗机构腐败重灾区,形成了下上贯通、环环相扣的腐败利益链条,在打击公职人员受贿的同时,让行贿的药企和供应商、代理商都付出不菲的代价,才有可能遏制商业贿赂。

三甲院长被“黑吃黑”拉下马

周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有一天会被一伙假冒纪委的绑匪拉下马。

2017年2月16日凌晨,来宾市卫计委主任科员韦树峰带着两个“兄弟”,在周方家门口将他绑架,将人塞进轿车后,开到了山里面。

韦树峰之所以选择周方作为绑架目标,事后据他自己交代,他猜“周方当了多年院长,应该受过贿,比较有钱,绑架他敲上一笔对方可能不敢报案”。

在一处事先找好的山洞里,韦树峰一伙逼迫周方写下了一份交代违纪违法事实的材料,其中他“交代”自己受贿过一辆越野车。韦树峰一伙又抢走了周方随身携带的1900元现金,并索要了10万元赎金后,才放走了他。

韦树峰一伙“黑吃黑”后,发现周方报了案(事实上周的家属发现周方失踪无法联系后于16日上午已向当地派出所报案),韦树峰认为周方不信守“承诺”,为了报复周方,举报了周方收受一辆讴歌汽车的事情。

这起绑架案很快就被公安机关侦破,韦树峰最终因抢劫罪获刑12年。不过,周方也随之进入了来宾市纪委监委的视线。

根据周方被绑架时写下的“交代材料”,来宾纪委监委前往长沙调查,查实周方曾在2014年11月授意商人欧阳某某帮其购买了一辆进口红色越野车,实际价格为47万元。

2018年3月20日,来宾市纪委监委对周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难道周方收受的财物贿赂真的只有一辆车吗?随着调查的深入,纪检工作人员发现了周方的“狐狸尾巴”,他自己的银行存款账面看不出什么异常,其实是将每次收受的现金、银行卡等贿赂分别保管在5个人手里,其中医疗器械商晏某是周方最密切的“合作者”。

周方为晏某所在的医疗器械公司销售医疗耗材、设备大开方便之门,晏某则按照结算款10%-20%的比例,多次送给周方回扣共计180万元。

调查表明,周方共收受近20名医疗行业商人财物,为他们在药品、医疗耗材、检验试剂及医疗器械等采购过程中提供便利。来宾市监委从周方三处房产中查获了证券交易卡、提货卡、银行卡、现金、汽车、手表、名烟名酒……其中,光是茅台酒和五粮液就有近400瓶,房产证就有7本。

经查,2003年至2018年,周方在担任来宾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院长期间,先后收受财物共计1810.6万元,另有939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2019年5月20日,周方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并处罚金400万元。

下重锤方能斩断黑色利益链

周方被查后,其背后一条医疗腐败黑色利益链才得以浮出水面。

欧阳某某是一名医疗设备经销商,在医院招标前,周方会向他知会设备参数、预算价格,甚至让相关科室按他们的设备参数量身定做采购标准,然后再在公开招标中走个过场。

如此一来,医院医疗设备招采规章制度形同虚设。周方供述:“比如说科室需要,我们就按照飞利浦机器的参数,提供给招投标的相关部门,刚好医疗器械商是做这个品牌的,就按照这个品牌的参数做标书,他的成功率就很大。”

在周方的关照下,药品、器械经销商中标后,就会给他回扣,为此他故意买贵的设备,而经销商也会故意标高设备价格,以便事后给医院领导好处费。

经查,2008年至2016年,周方多次提前向欧阳某某透露医疗设备参数、品牌、价格等内幕,帮助其销售血泵、光电监护仪等医疗设备。作为回报,周方拿到好处费共计157.3万元。

10%成为周方收受设备回扣的固定“标准”,医疗器械商李某、龙某、伍某等人都按此比例,分别送给周方134万元、188万元、363万元。

为了能够维持长期业务,医疗设备经销商把关系从最底层打到最上层,“院长拿大头,科长拿小头”,医院上下都被腐蚀。在周方被纪委监委留置的当天,来宾人民医院原副院长徐某某还受贿5万元,12天后继续收受贿赂15万元。

业内不完全统计,过去十年间,被查处的医药领域的行贿、受贿案件中,涉及公立医院院长、科室主任、临床医生接受医药代表或代理商行贿是出现频率最高的问题,涉案金额居高不下,腐败利益链条环环相扣。让人们一直不能理解的是,一些药企为什么多次行贿后依然能够全身而退?

随着医疗体系改革和反腐的深入,去年8月,国家医保局启动了医药价格和信用评价制度,将医药企业与医药代表、代理商、经销商进行信用绑定,涉及行贿的药企一旦被列为严重失信,将被限制或中止相关药品或医用耗材挂网采购。

更为重磅的是,今年9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与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的意见》,对进一步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作出部署。要组织开展对行贿人作出市场准入、资质资格限制等问题进行研究,探索推行行贿人“黑名单”制度。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