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两个“无印良品”不停掐架背后:MUJI正逐渐丢失“优越感”

黄兴利 张瀚文 2021-11-5 21:23:33

(张瀚文摄影)

本报记者 黄兴利 见习记者 张瀚文 北京报道

除了没完没了的商业民事纠纷,无印良品在中国的麻烦远不止这些。

11月4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更新发布了两家“无印良品”公司的两份民事纠纷判决书。分别是关于商业诋毁纠纷和侵害商标纠纷。原被告双方分别代表无印良品的日本公司良品计画株式会社(下称“良品计画”)和北京无印良品公司(下称“北京无印良品”)。

在这两起纠纷中,良品计画和北京无印良品互有胜负:其中在商业诋毁纠纷中,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北京无印良品公司母公司)起诉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和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商业诋毁胜诉,获赔40万元;而在另一桩关于枕头产品的商标侵权纠纷中,则是北京无印良品方构成对良品计画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近年来,伴随着两个“无印良品”官司不断,良品计画在中国的日子越发不好过。

两个“无印良品”纠纷不停

在最近披露的两起纠纷中,良品计画和北京无印良品互有胜负。

其中,在“商业诋毁纠纷案”中,天眼查App显示,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与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良品计画等相关商业诋毁纠纷一审法律文书公布,审理法院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文书显示,原告棉田公司诉称,良品计画等二被告编造并传播棉田公司“抢注”其“无印良品”商标的虚假信息,导致相关公众误认棉田公司的“无印良品”毛巾、被子等商品为山寨货,给棉田公司造成损失,其行为构成商业诋毁。

法院审理认为,良品计画等二被告发布的公开声明,客观上存在违背事实的表述,进而实际上贬损棉田公司商誉。原告主张被告构成商业诋毁行为,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最终判决结果为,被告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共同赔偿原告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开支共计40万元等。

而另一起侵害商标纠纷,法院则同意了良品计画的部分主张。

从11月4日发布的良品计画与北京无印良品侵害商标权的一审判决文书来看,双方的争端源自于原告良品计画认为被告北京无印良品方面在京东商城“无印良品官方旗舰店”中销售一款名为“颈部枕套”的商品涉嫌商标侵权,原告认为该产品实际为颈部靠枕,而非单独的枕套。

据悉,良品计画获得“無印良品”文字商标的商标注册证,核定使用在枕头等商品上,而北京无印良品的"无印良品"商标注册证核定的使用商品中,包含的是“枕套”等商品。

法院认为,被告未经许可在同类商品上使用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相同商标,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法律责任。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并未看到北京无印良品方面的相关声明。11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北京无印良品方面进行采访,对方在得知记者身份时,直接挂断了电话。

实际上,双方关于“无印良品”的商标纠纷已久。法院信息网显示,此前几年,双方针对枕套芯、床褥垫等商品采用的标已多次对簿公堂。

“MUJI”的尴尬

打开淘宝,搜索无印良品,你会发现有两个“无印良品”。其一为“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粉丝数808万,这是由良品计画旗下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开设。另一家名为“无印良品旗舰店”,粉丝数115万,由北京无印良品开设。

实际上,这两家并不是同一家。前者开于2005年,由日本良品计画授权,负责在华销售;后者开于2011年,并注册了可用于毛纺织品等商品的“无印良品”商标。

除了线上有两家“无印良品”有所区分外,在线下实体零售上,良品计画则以MUJI無印良品为标识开设专卖店。

11月5日,记者走访了位于西单大悦城的MUJI無印良品店,发现在毛巾、浴巾等棉纺织品、床上用品和睡衣的价签上,并没有“MUJI無印良品”的标识而是只印有“MUJI”字样,但在护肤品等产品上则均印有“MUJI無印良品”的标识。一位在无印良品工作超过三年的员工证实了无印良品确实受困于商标纠纷而无法在上述产品的价签上印有标识。

当记者询问这个情况是否会影响这些商品的销售时,上述人士解释:“无印良品是进入中国之后的品牌名称,在日本本土叫良品计画,而在美国则是被称为‘MUJI’。即使价签没有标识也并未影响到产品的销售。”

对于双方在商标上的纠纷,11月4日,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的许浩律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商标是企业的无形资产,其作用是帮助消费者识别和购买某产品或服务,因为由产品或服务上特有的商标所标示的该产品或服务的性质和质量符合他们的需求。如果为攀附他人商誉,将他人在先注册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导致市场混淆,违诚实信用原则,该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将‘无印良品’用在自己的商号里的行为本身就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行为;从消费者角度来看,北京无印良品的行为也有欺诈消费者之嫌。”

在商标纠纷中,哪一方最先将商标做成知名商标、付出了何等努力也是商标归属权的衡量因素。“这种‘搭便车’的行为需要及时制止,否则会打击企业打造商标的积极性。”许浩最后补充到。

不断降价MUJI还“高冷”吗

凭借“自然”、“简约”风格而受到追捧的MUJI無印良品,近年来的日子并不好过。良品计画2019财年年报显示,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窘境,营收增加了290亿日元,但净利却下降了近三分之一。

公开数据显示,2020财年,受调整财年区间划分(2020财年包括自然年的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8月31日)和疫情影响,良品计画营收“腰斩”,净利亏损了186亿元。其2021财年前三季度报告显示,录得营收约3451亿日元,净利约384亿元,因财年划分变动无法与上年同期相比,但可以看出其业绩明显回暖。

尽管良品计画的业绩在逐渐恢复,但其在中国市场显现出了明显的颓势。公开信息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以上海、北京等城市为中心,MUJI無印良品的门店数量已达到294家,占到整体的3成。但2019财年MUJI無印良品在中国市场仅净增了19家门店,与2016财年动辄净增三四十家门店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

良品计画社长堂前宣夫曾公开表示,“增长支柱是日本和亚洲市场”。同时指出,“在中国,我们的商品给人以价格较高的印象,顾客范围不够广”,MUJI無印良品将在中国扩大卖场面积和商品数量,以获取新顾客。

事实也是如此,自2014年起MUJI無印良品已进行了多轮“新定价”活动。11月5日,MUJI無印良品的店员向记者介绍今年也会有新定价措施。“但有些产品降低了定价反而没有之前卖的好。”谈及降价对销售的影响,该人士也表示了自己的疑惑。

可以肯定的是,除了价格问题外,MUJI無印良品既有“远虑”也有“近忧”。易观新消费行业资深分析师李应涛对记者分析,“MUJI無印良品除了供应链问题外,它的战略定位、运营模式和管理模式的都要调整。”而供应链能否改善将对商品售价产生直接影响。MUJI無印良品员工对记者表示“店内超过80%的商品均产自中国”。所以在去除关税影响后,供应链就显得最为主要。

除此之外,李应涛认为MUJI無印良品的核心品类不稳,产品线越来越宽,规模经济性不足,运营成本和人力成本高,竞争对手多样等问题也亟待解决。

诚然,在名创优品、网易严选、小米有品等一众竞争对手“环伺”的环境下,上述问题显得急迫了许多。值得一提的是,良品计画的新掌舵人堂前宣夫曾在优衣库担任过统管欧美业务的负责人,一度外界视为柳井正的接班人,因此堂前宣夫能否利用先前经验来解决良品计画面临的课题备受关注。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