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老牌药企华北制药的多事之秋:集采失信后,又遭信披危机

王瑜 2021-11-18 17:49:40

本报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老牌药企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00812.SH,下称华北制药)进入多事之秋。

近日,华北制药因为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等问题 ,被河北证监局、上交所通报批评。就在9月,华北制药被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304.58万元;8月,该公司还因为“集采断供”事件被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列为严重失信等级,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中止华北制药断供产品布洛芬缓释胶囊3年挂网资格,并取消该企业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山东省组织的药品集采的申报资格。

就业绩而言,华北制药也在今年跌入低谷。今年前三季度,华北制药归母净利润1778万元,同比下降87.58%;资产负债率高达72.58%。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违反信披等问题,暴露出华北制药在企业治理上的短板,华北制药要想扭转目前的局面,需要明确的转型计划。

信披危机

华北制药遭遇 “信披”危机。

11月12日,河北证监局在官网披露了对华北制药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决定书显示,华北制药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河北证监局责令华北制药对已经存在的“超限存款”,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压降至股东大会批准及公开承诺的限额之内,并且公司上述行为将被计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中。

此次事件起源于 2020年12月31日,当时华北制药在冀中能源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存款余额为40.70亿元,贷款余额为0元。此行为违反了华北制药关于“在财务公司的日均存款额不高于贷款日均余额”的公开承诺。而上述“超限存款”未及时履行关联交易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华北制药直至今年4月29日才在2020年年报中予以披露。

华北制药有违《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不止这一件。11月5日,华北制药披露上交所对其相关责任人的纪律处分,上交所对时任华北制药副董事长刘文富、时任总经理周晓冰、时任财务总监王立鑫、时任董事会秘书常志山予以通报批评。并将上述纪律处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上交所的通报批评,所涉事件除了上述“超限存款”外,还涉及“日常关联交易超出预计金额部分,未及时履行审议及披露义务 ”和“公司有关带息负债的信息披露前后不一致 ”的问题。

去年6月29日,华北制药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公司日常关联交易的议案》,议案预计2020年度公司与关联方发生日常关联交易总计22.23亿元。而2020 年度实际发生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为45.62亿元,超出预计金额达23.39亿元,超出部分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42.07%,达到股东大会审议的标准,但公司未就超出预计部分及时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同样,在当日审议通过的《公司财务预决算报告》中,公司预计2020年度带息负债总额不超过 122亿元的额度,但是实际超出预计金额达8.9亿元,超出部分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6.01%。

赵衡认为,违反信披规定等问题,暴露出华北制药在企业治理上的短板。记者就整改措施等问题联系华北制药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营收低谷

华北制药历史悠久,其前身华北制药厂是中国“一五”计划期间的重点建设工程。华北制药厂的建成,改变了我国青霉素、链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

而随着各大药企的迅猛发展,老牌药企华北制药沉寂一时,然后集采断供事件,让其走上风口浪尖。

今年8月,华北制药以“产能不足”为由,未能在山东省按协议供应布洛芬缓释胶囊约定采购量,经联采办决定将公司列入“违规名单“,取消公司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公告,将华北制药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失信”,中止华北制药断供产品布洛芬缓释胶囊3年挂网资格,并取消该企业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山东省组织的药品集采的申报资格。

虽然集采断供的后果还未直接显示在营收上,但是近期一则定增失效的公告也颇耐人寻味。华北制药11月1日披露:“关于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事项,公司一直积极推进发行事宜,但由于市场环境和融资时机变化等因素,公司未能在批复有效期内完成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事宜,该批复到期自动失效。”

此次定增是在去年11月收到证监会核准批复,华北制药拟向华药集团发行 84,925,641 股,拟定增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 5.5 亿元,批复自下发之日(2020 年 11 月 2 日)起 12 个月内有效。此次定增的主要目的是补充流动资金。

今年三季报显示,华北制药的资产负债率高达72.58%,短期借款为79.47亿元,占总资产的31%。而营收则延续颓势,今年第三季度营收26.04亿元,同比下降17.2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677万元,同比下降27.62%;而扣非净利润仅为633万元。对于营收下降的原因,公司认为主要原因是受年初石家庄新冠疫情影响。

至此,集采断供和信披违规等事件,给这家老牌药企未来的发展增添了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