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债券融资推动社融增速小幅反弹 居民中长期贷款创4月以来新高

刘佳 2021-12-10 11:54:10

本报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

12月9日,央行发布2021年11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

数据显示,11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5%,狭义货币(M1)同比增长3%;

11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311.9万亿元,同比增长10.1%;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6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4786亿元。

11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27万亿元,同比少增1605亿元。其中,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增加5821亿元,较10月增长38%,达到今年4月以来最高峰值。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整体上看,11月社融增速触底回升,信贷增量同比少增,结构不够理想,体现了企业融资需求偏弱。但随着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下调,以及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使用,将有利于促进贷款规模稳定增长和贷款结构优化,加大对市场主体的支持力度,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债券融资推动社融增速小幅反弹

数据显示,11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6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4786亿元,比2019年同期多6204亿元;11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311.9万亿元,同比增长10.1%,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1个百分点和低2.5个百分点。

由此可见,11月社融同比较大幅度多增,带动月末社融存量增速小幅反弹。

从分项来看,企业债券净融资4104亿元,同比多3264亿元;政府债券净融资8158亿元,同比多4158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1294亿元,同比多523亿元。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11月社融同比多增的原因是债券融资同比放量。其中,由于今年政府债券发行节奏后置,往年通常四季度就已收官的新增专项债发行在今年11月仍然放量,带动政府债券融资同比多增4158亿,几乎与社融同比多增规模持平。

王青进一步分析到,由于去年11月大型地方国企违约事件导致信用债净融资大幅收缩,低基数影响下,今年11月企业债券融资同比多增达3264亿。

值得注意的是,随资管新规延长期进入收官阶段,11月信托贷款加速压降,同比多减803亿。而据用益信托网的数据显示,11月房地产相关信托净发行为-262.5亿元,较10月继续小幅萎缩,显示地产非标融资并未出现改善。

“整体来看,社融主要依靠政府债券和企业债券支撑,而贷款主要依靠票据冲量,实际融资需求依然不足。”中金固收研究员陈健恒表示。

王青则认为,如剔除因发行节奏后置而同比大幅多增的政府债券融资,11月社融同比仅小幅多增587亿,这一多增规模将难以提振社融存量增速反弹,这意味着本轮“宽信用”进程启动较缓。

M2增速回落 M1增速反弹

此外,数据显示,11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35.6万亿元,同比增长8.5%,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2个和2.2个百分点;

狭义货币(M1)余额63.75万亿元,同比增长3%,增速比上月末高0.2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7个百分点;

流通中货币(M0)余额8.74万亿元,同比增长7.2%。当月净投放现金1348亿元。

对于M2增速小幅回落,M1增速小幅反弹,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分析认为,11月末,M2增速小幅下行0.2百分点至8.5%,低于预期的8.7%,核心仍是信贷投放低于预期的拖累。而M1同比增速小幅反弹0.2个百分点至3%,高于预期,或反映地产销售有边际回暖及平台公司监管环境缓和,与居民中长期贷款同比多增及城投债发行有所改善相对应。

“另外,11月M0同比增速提高1个百分点至7.2%,近两个月数据抬头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下的结构失衡有关,局部低增长地区经济面临相对更大的增长压力。”李超表示。

“11月末M1同比增速略有反弹,但仍处于明显偏低水平,主要原因是当月商品房销量继续处于同比两位数的下滑过程——历史数据显示,M1增速与房地产市场热度存在较强关联。”王青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另外,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实体经济活跃度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一定影响,这也是拖累M1增速偏低的重要原因。”

居民中长期贷款创新高

另外,11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27万亿元,同比少增1605亿元。分部门看,住户贷款增加7337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517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5821亿元。

10月以来,房地产相关信贷边际向暖的消息频出,从实际效果来看,一方面,部分城市房贷利率下调,以及部分银行房贷额度有所松动、放款速度加快,对居民房贷的提振作用得到立竿见影地体现,10月以房贷为主的居民中长期贷款同比恢复多增,11月延续同比多增。

住户部门贷款中的中长期贷款一般以购房贷款为主。然而11月,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增加5821亿元,较10月增长38%,达到今年4月以来最高峰值。温彬指出,这主要是由于维护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合理的按揭贷款需求逐渐得到满足。

“11月居民短贷同比少增969亿,可能与国内疫情再起、扰动居民消费有关。”王青表示。

11月份,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5679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410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417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605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减少364亿元。

从企业中长期贷款表现来看,11月房地产开发贷同比改善可能并不明显。王青认为,在房地产“市场底”未至、房企信用风险仍在暴露的背景下,银行对房企的谨慎态度会制约政策的传导速度。

年内宽信用较为缓慢

面对宽信用的进程,王青表示,整体上看,11月金融数据显示,本轮宽信用进程启动较缓,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为明显,后者突出体现在企业中长期贷款低迷、表外票据融资收缩、M1增速持续处于低位等方面。这意味着12月央行全面降准有很强的针对性,表明监管层对当前实体经济运行状况、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经营困难加大给予了充分重视。

李超则认为,大规模宽信用仍待2022年一季度“四箭齐发”宽信用,即制造业贷款、减碳贷款、基建贷款、按揭贷款。映射到市场表现上,仍看年底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有望下探至2.8%左右,但在宽信用预期下,其进一步下行空间或较为有限,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降至2.8%后可能反弹,进入反转向上过程。

“展望来看,我们认为当前制约‘宽信用’的核心一方面在于企业融资需求的下滑,另一方面则是银行息差空间压缩后,银行自主‘宽信用’动力不足。央行12月降准也是意在优化金融机构资金结构,增强机构资金配置能力,但具体实施效果可能仍取决于银行息差释放幅度,我们认为不排除央行后续会有进一步放松动作出台。”陈健恒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发布金融统计数据当日,央行公告决定自2021年12月15日起,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7%提高到9%。温彬解读说,“这相当于是在外汇市场上收紧了美元的流动性,从而减轻人民币升值的压力,有利于人民币汇率对美元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稳定。”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