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全球碳中和如何拉动国内需求?

李超 2021-12-16 14:31:59

李超

碳中和将成为未来全球资本开支的重要动力,我国又是全球制造业链条中不可或缺的环节,表现为全球资本开支强度与我国出口增速高度相关。本轮碳中和背景下的全球资本开支也将有效拉动我国需求,尤其是2020年后全球推进碳中和步伐明显加快,拉动作用也将提速。

根据IEA测算,2030年的年碳中和投资规模将由当前的2万亿美元提至5万亿美元。部分能源相关的制造业是全球碳中和对我国需求拉动作用的典型映射。

全球碳中和浪潮带动的资本开支会有效拉动我国的需求

短期来看,碳中和将成为未来一轮全球资本开支的重要驱动力。根据IEA估计,如欲实现全球2050年的碳中和目标,需要大量增加碳中和相关的资本开支。2016-2020年间全球在碳中和领域的年平均投资规模约为2万亿美元,2030年年均投资规模需逐步升至5万亿美元;近年来能源相关的资本开支在全球GDP中占比约为2.5%,2030年将逐步升至4.5%,将对全球资本开支起到明显的拉动作用(2019年全球资本形成总额约为22万亿美元),电力系统、绿色建筑、基建以及工业系统将成为重点投向。

1.jpg

我国制造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承接全球资本开支所衍生的需求。我国是全球资本开支链条不可或缺的一环节。当前部分欧美发达国家制造业持续空心化,我国制造业在GDP中的占比远高于美、英、法等多数欧美发达国家,2020年制造业在我国GDP中占比达到27%,同期美、英、法的制造业占比仅有11%、10%和11%(英法分别为2019和2018年数据)。即便是部分制造业发达国家,如德、法、韩等,仅从制造业的GDP占比来看我国同样略胜一筹。除此之外,从产业链角度来看,我国拥有41个工业大类、207个工业中类、666个工业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可以为全球资本开支提供全方位支撑。

在此背景下,全球资本开支强度也与我国出口增速高度相关,尤其是部分制造业空心化国家在投资过程中的相关需求均会转移至我国。从出口数据看,自我国2001年末加入WTO后,我国出口与全球资本开支增速便保持较强的同步性;2008年后伴随我国基础设施改善和制造业的进一步发展,出口增速与全球资本开支增速的拟合度进一步增强,这也进一步说明我国制造业在逐步承接全球资本开支所衍生的需求。

综上,我们认为本轮碳中和背景下的全球资本开支也将有效拉动我国需求。

2.jpg

2020年以来全球推进碳中和明显有所提速,发达国家加速+新兴市场加入

2020年以来,全球范围内呈现出发达国家推进碳中和步伐加快,新兴市场国家陆续加入碳中和的趋势,全球推进碳中和明显提速,对应未来碳中和相关的投资以及对我国需求的拉动作用有望进一步加速。根据IEA测算,2030年的年均碳中和投资规模将由当前的2万亿美元提至5万亿美元。

美国拜登上台后碳中和明显提速,预计近期仍有相关刺激计划落地。拜登上任后签署《应对国内外气候危机》的行政命令,其中提出两点核心要求:一是2050年实现碳中和;二是2035年实现电力行业的全面脱碳。这也是美国首次以法律或行政文件的形式明确碳中和目标,碳中和推进明显提速。

当前仍在国会谈判审议的1.75万亿美元财政支出计划《Build Back Better》中同样包含了5500亿美元的清洁能源投资计划,预计将在2022财年落地并在未来10年逐步支出。5500亿美元的清洁能源投资中,约3200亿美元用于为清洁能源提供相关的税收抵免;2150亿美元用于直接投资和清洁能源相关的技术开发;200亿美元将直接用于清洁能源采购。

虽然2021年以来美国推进碳中和有所提速,但2022年中选民主党败选众议院的概率较大,拜登大概率于2023-2024年间再次成为“跛脚总统”,在碳中和领域进一步追加相关投资规模的可能性较小。

欧洲2020年以来推进碳中和速度加快且相关投资规模加大。欧盟近年来推进碳中和同样有所提速,2020年推出未来7年1.85万亿欧元的投资计划整体均将围绕气候变化开展,其中1/3将直接用于碳中和相关投资(不考虑间接投资,直接投资规模每年平均折约1000亿美元,是拜登当前推进计划的2倍)。如果进一步考虑私人部门投资规模,2021-2030年间,欧洲在碳中和领域的年均投资规模将达到1万亿欧元。

2020年7月,欧盟达成规模7500亿欧元(折8600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方案《欧洲次代振兴计划》,方案由3900亿欧元的财政拨款和3600亿欧元的低息贷款构成,资金将以发行欧元公债的方式筹集。与此同时,欧盟还明确了2021-2027年间11000亿欧元的财政预算规模及投向。《欧洲次代振兴计划》将不占用预算规模,合并计算后未来7年欧盟总预算将达1.85万亿欧元,其中至少30%将用于碳中和相关投资。

2021年7月欧盟再次提交《欧洲绿色协议》的行动方案,明确欧盟于2030年减排量达到55%(相较1990年基准),2050年实现碳中和。在此背景下,预计欧洲国家也将有序加快各自的碳中和投资进程。根据欧洲机构测算,2021-2030年间,欧洲在碳中和领域的年均投资规模将达到1万亿欧元(工业、能源、建筑、交通领域的年均投资规模分别为180亿、1130亿、2630亿和6850亿欧元),占全球碳中和投资的20%。

4.jpg

此外,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今年以来碳中和的步伐也有所加快。2021年5月,默克尔任内的德国联邦政府提交了《联邦气候保护法》修正案,制定了在2045年实现碳中和的气候目标,比此前计划提前了5年。同时,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较1990年减少65%(原目标减少55%),2040年较1990年减排88%。德国大选后,新一届德国执政联盟于近期组建完毕,红绿灯组合如期成立(社民党+自由民主党+绿党),与我们此前预期一致。在该组合下,德国未来可能也将出现“加税+基建”的政策组合,并在绿党的激进主张下加速发展推进碳中和(绿党的环境保护措施最为激进,主张2040年实现全国碳中和,其中在2030年减少碳排放70%,2035年实现全国100%覆盖可再生能源;联盟党和自民党都主张2045年实现碳中和。

当前“红绿灯”联盟已经公布了执政纲领,碳中和的时间目标仍然定于2045年;但是提出了2030年可再生能源份额达到80%;2030年淘汰煤炭并实现全德国1500万电动乘用车目标,同年氢能、风电和太阳能光伏发电目标分别达到10GW、30GW和200GW等多项目标。

日本在菅义伟任期内首次明确2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日本前首相菅义伟于2020年10月26日国会演说中正式宣布,为积极应对全球变暖问题,日本将于2050年之前达成碳排放净零的目标。2021年4月日本政府正式宣布2030年将削减46%的温室气体排放(以2013年为基准);2021年10月,日本政府批准了新的能源计划草案,该草案指出将在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在电力结构中的占比提高至36-38%,化石燃料煤炭使用占比将从26%减少至19%,天然气占比将从56%减少至41%。投资规模方面,相关研究机构的预测显示,日本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将需要10万亿美元的总投资,每年折约3300亿美元。

新兴市场印度、越南和俄罗斯等国也于2021年宣布加入碳中和大军。俄罗斯方面,普京多次公开提及本国碳中和目标——“在2035年前实施提高能源效率的新计划,同时不晚于2060年实现碳中和”,其实现路径主要包括两方面:减少传统化石燃料(石油和天然气等)的使用、加快新型能源(核电、水电、气电、太阳能和风能等)在能源结构中的运用。印度方面,莫迪宣布将于2030年前减少碳排放100亿吨,2070年实现零净碳排放的目标。越南方面,越南工业部长Nguyen Hong Dien也于2021年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中宣布2050年的碳中和目标。除此之外,泰国、沙特、澳大利亚也分别在今年宣布2050年、2060年和2050年的碳中和目标。

部分能源相关的制造业是全球碳中和对我国需求拉动作用的典型映射

风光电是全球清洁能源的重要来源,2020年全球电力结构中约9%来自于风光电。其中6%来自风电,3%来自于光伏太阳能。未来全球碳中和的推进将带动风光电在电力结构中的占比进一步提升。根据国际能源署在《2050年零排放》中对能源结构转型的预测:2050年清洁能源在全球电力结构中的占比将达到90%,其中风能和太阳能光伏合计占比近70%。因此风能和太阳能也是未来全球最具增长空间的清洁能源,全球相关电力设备需求的增长将有效带动我国资本开支,中国制造将供给全球。

全球风力发电需求的增长或拉动我国零部件和风电整机生产增长。当前我国风机零部件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具备较强竞争力;风机整机当前出口规模较小但近年来增长迅速且未来的成长空间极为广阔,海外市场占有率和风电整体市场规模均有极大提升空间(根据IEA,2050年全球风光电市场份额相较当前将增长700%)。

当前我国风机零部件在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力高于风电整机。根据浙商证券研究所大制造组统计,风机的部分核心零部件诸如主轴、铸件、塔筒,我国企业在全球的生产份额分别达到50%、80%与50%;此外还有齿轮箱、叶片,我国企业的全球生产份额也超过20%。伴随未来全球风电装机需求的增长,我国相关风机零部件的生产出口也有望受到进一步拉动。

风电整机方面,根据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发布的《中国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以下简称《合作》),中国和美国是2020年推动全球风电产业发展的主要市场,其中,中国新增风电装机约72GW,美国超过14GW,两国新增风电装机合计86GW,约占全球新增风电装机总量的3/4。新增机组一方面满足国内新增需求,少量也用于向海外出口。2020年中国风机机组出口多至22个国家,达到11亿美元,超过2019年9亿美元,整体规模较小但近年来增长迅速且未来的成长空间极为广阔,海外市场占有率和风电整体市场规模均有极大提升空间。根据《合作》,中国虽已形成具有竞争力的风电装备全产业链,但国产整机尚未完全打开国际市场,当前整机对欧美发达国家的渗透度暂时不足,出口主要针对东南亚和南美国家,在海外市场的占有率约有3-4%;但与此同时,外资厂商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也长期处于5%以下。

中国国内的风机市场结构说明我国自主生产的风机设备与外资相比具有一定竞争力,可以基本满足国内需求;海外市场的占有率则有望伴随全球清洁能源的发展而提高(预计2025年前全球风机需求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0%),尤其是南美、东南亚等新兴市场国家先后宣布碳中和计划后,我国风机设备成本较低在此类国家具有较高竞争力。根据浙商证券研究所大制造组统计,国内风机价格约为海外的50%。国际风机平均价格83万美元/兆瓦,约等于5360元/千瓦,而国内风机价格普遍为2500-3000元/千瓦,相当于国外一半。

我国作为全球光伏组件最重要的生产商将受到全球碳中和投资驱动。如上文所述,光伏也是未来极具潜力的新能源发展方向。从总量来看,全球光伏发电量占发电总量的比例从2013年的1%上升到2019年的3%,新增光伏装机2010年至2020年10年间增长超过3倍;中国光伏发电量在2010-2020年更是实现了从无到有再到世界领先的飞跃,新增光伏装机2010年至2020年10年间增长将近20倍。伴随未来光伏在全球能源结构中占比的进一步提升,我国作为全球光伏组件最重要的生产商将受到全球碳中和投资驱动。

从产能来看,我国在全球光伏组件产能中的占比超过70%。根据IEA数据,中国有超过260家光伏组件制造商,中国光伏组件产能约占全球的71%。

从需求结构来看,我国超过60%的光伏组件用于出口。据光伏协会统计数据,2020年中国光伏组件产量124.6GW,同比增长26.4%,连续14年位居全球首位。其中,超过60%光伏组件用于出口,2020年全年出口量超过80GW。

在此背景下,我国作为全球光伏组件最重要的生产商,在发达国家积极推进碳中和以及清洁能源的过程中,相关光伏装机需求增长会进一步拉动相关组件出口并驱动我国产能投资扩产。2020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130GW,根据浙商证券大制造组预测,保守预期下2030年装机量将达到1246GW、乐观预期下将达到1328GW,年均复合增速分别达到25%与26%。

工程机械电动化设备将受益于全球碳中和背景下的建设投资而出海。除了清洁能源外,在传统制造业领域,工程机械逐渐转型电动化后,这一行业也将受益于全球碳中和背景下的建设投资而出海。

(作者为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内容有删节)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