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ST红太阳更换审计机构遭深交所关注,公司回应“疫情致审计时间安排困难”

葛爱峰 陶炜 2021-12-17 21:39:07

本报记者 葛爱峰 见习记者 陶炜 南京报道

三年里两换审计机构的ST红太阳(000525.SZ)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

12月16日,深交所上市公司管理二部向ST红太阳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2020年自查发现存在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事项后,公司频繁变更年审机构的原因。

对此,ST红太阳对《华夏时报》记者解释称,更换会计师事务所主要确实是时间安排上未能达成一致,受到当前新冠疫情防控局势的影响以及立信中联具体负责人的工作安排,红太阳多次与立信中联沟通,未能达成一致。“红太阳的厂区很多,遍布安徽、重庆、山东等多省市。在疫情影响下,审计机构进行审计时间安排的难度确实要比以往要大。”上市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

记者还了解到,尽管大股东的占用资金问题尚未解决,但得益于公司主要产品今年来良好的市场环境,多个产品价格上涨,上市公司的经营运转依靠新的利润,所以运转仍然正常。而对于投资者较为关注的几个重点项目的建设进度问题,公司则回应记者称都在正常推进,之所以没有把投产时间写精确是由于相关项目的投产时间不只取决于公司自身的建设进度,还取决于项目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的验收审批。

频繁更换会计师事务所遭深交所关注

ST红太阳12月13日晚间宣布,拟将公司2021年度审计机构由立信中联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立信中联”)更换为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中兴财光华”)。而对于变更会计师事务所的理由,公司的说明是鉴于公司与立信中联在审计时间安排上未能达成一致。

然而,ST红太阳与立信中联的合作尚不足一年。上市公司此前于今年1月中旬公告称,拟结束同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立信”)的合作关系,改为聘任立信中联为公司 2020年度审计机构,负责公司2020年度财务审计、内部控制审计及有关事项鉴证工作等。而在此之前,立信已连续为ST红太阳服务了26年,对于双方合作的终止,上市公司的解释同样为“在审计时间安排上未能达成一致”。

此前,上市公司的年度财报已经连续两年遭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2019年度,立信对ST红太阳年度财报发表了非标准审计意见。审计机构指出,上市公司相关关联方交易没有按照相关规定履行审批程序并及时进行信息披露;截至2019年年末,上述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事项形成的其他应收款余额为28.4亿元;此外,立信称其无法就上市公司相关预付款项、其他应收款及财务费用的商业实质及其合理性和预付款项及其他应收款的可收回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2020年度,ST红太阳聘请的立信中联也对公司年度财报出具了非标意见。当时,上市公司财务报告存在的主要问题依然是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预付款项和其他应收款的商业实质及可收回性存疑。

在此背景下,ST红太阳再度更换会计师事务所引发了众多关注。

12月16日,深交所上市公司管理二部向ST红太阳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2020年自查发现存在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事项后,公司频繁变更年审机构的原因。深交所直接了当的询问,是否存在审计范围受限情形,管理层与年审机构就年审相关事项在前期沟通过程中是否存在分歧,是否存在其他导致公司更换审计机构的原因或者事项。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拟聘请的中兴财光华本身也有麻烦,该所在2021年8月18日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尚未结案。

对于更换会计事务所的详细情形,上市公司证券事务部的工作人员表示会在回复函中具体披露。

占款迟迟未还,但公司称运转良好

据ST红太阳12月6日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南一农集团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余额为29.54亿元。也就是说,公司近两年的时间里,大股东占款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另外,尽管大股东南一农集团早在上半年就在申请破产重整,但至今仍无明确的投资人出现。从投资者互动平台、股吧等地方看,投资者对公司是否还在正常运转,到底大股东的重整能否顺利等问题存在疑虑。而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则表示,公司今年经营运转良好。

“今年的市场行情确实不错,我们不少产品的利润情况还可以。在大股东占款还未归还的情况下,我们通过经营过程中产生的利润稳定上市公司的经营。”上述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此外,她还表示,大股东的重整方面,上市公司是严格按照管理人提供的信息进行了披露。2021年6月3日,南京市高淳区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请,并于2021年6月25日指定北京市中伦(南京)律师事务所、江苏三法律师事务所共同担任南一农集团重整管理人。“并不是说这么长时间大股东的重组什么都没干,而是从信披的角度上来说,必须要有正式的能够披露的东西出来才能披露。”上述工作人员称。

另外,公司早在2020年年报中曾披露,公司力争2021年全面完成颠覆全球的草铵膦、敌草快二氯盐、2,3-二氯吡啶新工艺等“三大”新项目建成投产。然而草铵膦、敌草快的投产时间至今没有准信。公司目前的说法是2022年投产,但是具体时间没有披露。

对此,有不少投资者表达疑虑,怀疑公司由于大股东占款缺乏资金无力推进项目导致了投产时间无法披露。而上市公司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则否认了上述质疑。“建设的时间表我们自己肯定是有的,但是相关项目的投产时间不只取决于公司自身的建设进度,还取决于项目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的验收审批。”该工作人员称。“草铵膦项目是公司重点建设的项目之一,草铵膦项目现已完成前期基础配套工程、土地所有权、环许、安许、工程设计等前期政府批准的合法手续,主体车间建设推进中。”她说。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