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贾跃亭还没回国,乐视网独自“回血”

闫晓寒 卢晓 2021-12-24 07:21:10

本报记者 闫晓寒 卢晓 北京报道

在互联网公司大规模裁员的当下,今年年初在社交平台自嘲“欠122亿”的乐视却选择逆势而行。

12月22日,乐视网和乐融致新两家公司发布公告称,在不考虑历史债务的前提下,公司经营利润和现金流已实现双平衡,并表示“我们不会裁员”。而在前一天,两家公司还发布了涨薪公告。乐视网方面于12月22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波涨薪是去年降薪波及的员工薪资回涨,占比70%左右,另外还包括部分优秀新员工的薪资上涨。

此时发布涨薪公告,上述两家乐视系公司似乎想对外界传递一个积极信号,但身背高额负债,它们距离熬过“苦日子”仍有一段距离。但有必要提出的是,在几经倒手后,乐视背后的实际操盘人的身份扑朔迷离。

薪资回涨

乐视宣布的明年春节后“涨薪”是恢复去年因疫情导致的降薪和停发的补贴。

从乐视致全体员工的内部信来看,自2016年乐视资金危机爆发到去年这五年间,乐视为降低成本,进行过数次裁员。2019年年底,乐视曾一次性裁掉一半员工。

《华夏时报》记者还从乐视网方面了解到,2020年疫情期间,乐视对于月薪3W以上的员工进行过降薪,降薪幅度近10%,并取消了全体员工的补贴。

看起来,降薪、裁员等举措确实部分缓解乐视的困境。乐融致新CEO张巍在今年年初表示,乐融致新和乐视网一共约450人,每个月两个公司支出薪酬大概在1000万,一年总的薪酬支出在1.2亿左右。根据财报,两家公司仅一年的薪酬支出就占到了2020年乐视网4.68亿总营收的四分之一。

根据内部信,乐视恢复员工薪资的原因之一在于,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乐视最新的经营数据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这是过去数年来的第一次。

乐视网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乐视视频的内容今年持续更新,每周都会有新剧上,会员收益稳定,而且历史上积累了大量独家版权剧。另外乐视电视端的商业化也是其收益的重要部分。乐视网方面提供给《华夏时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21年乐视视频共上新电视剧90部左右,电影350部左右。

业内人士认为,乐视此次涨薪说明公司正在回暖。艾媒咨询CEO张毅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乐视在智能电视方面还有想象空间。“乐视积累了足够大的用户群体,智能电视在一般家庭中留存时间是五到六年,乐视电视可以销售更大的权益,比如会员、广告等。”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乐视涨薪更像是一个营销噱头,折射出这家公司始终不改的营销至上本性。

还在熬“苦日子”

乐视在内部信中提到,乐视现金流转正和达到盈亏平衡来自于两家公司的共同作用:硬件方面,乐视智能生态重回公众视野,新品类、新产品陆续上市;今年11月,乐视的电视端运营、移动端运营、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成年度经营目标。

不过,从乐视的巨额历史债务和累计经营亏损来看,乐视的“苦日子”还未过去。

根据乐视网财报,截至今年6月30日,乐视网负债总计为216亿元。其中乐视网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29.79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其他流动负债和其他非流动负债合计69亿元,主要为公司向金融机构及非金融企业借款产生。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乐视网的负债总额为214.86亿,其中流动负债占七成。

而从经营情况来看,乐视依然亏损。2021年前三季度,乐视网营收2.96亿元,但净亏损1.62亿元。而自2017年到2020年,乐视网四年净亏损总计达317亿。乐视网还在三季报中表示,公司受历史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无法及时收回的影响,融资成本及有息债务维持在较高水平,大额的财务费用是导致公司持续亏损的主要原因。2021年前三季度,乐视网3.47亿的财务费用是当期营收的一倍。

雪上加霜的是,在2020年5月终止上市后,乐视网在今年4月因公司连续十年财务造假等原因,受到北京证监局对其合计2.4亿元的罚款处罚。

不过,乐视网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历史债务对公司的经营暂时没有影响,但确实会给品牌带来负面影响,“历史债务是很复杂的问题,我们只能接受现状,先把业务做好,才能去解决更大的问题。”

张毅认为,乐视未来面临的问题一个是来自债务,一个是来自对经营的把控,“债务问题是乐视最主要的一个不稳定因素,在在此情况下,还要看乐视能不能全身心抓好数字娱乐或智能电视这波热潮。”

背后操盘人是谁

在退市一年半后,乐视网“回血”也让人关注到它背后是否还有贾跃亭的影子。

乐视网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此次公告所提到的“乐视”是指乐视网和乐融致新,两家公司目前共有400人左右,两家并不是一家公司,财务也分开计算。她表示,乐视网的收入包括大屏运营(电视运营)、小屏运营(乐视视频APP)以及商业化,乐视视频是乐视网最主要的产品。乐融致新的业务为硬件、电视、智能家电等在内的乐视智能生态。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乐融致新曾是乐视网控股的子公司,该公司在2019年年初从乐视网出表,但乐视网仍持有乐融致新股份。天眼查显示,乐视网作为第二大股东,并没有乐融致新的控制权。但乐融致新的第一大股东天津嘉睿汇鑫,与乐视网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与乐视在2016年资金危机爆发后,乐视网的股权经过多次变化有关。

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之位,此后便不再担任乐视网任何职务。虽然他还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但2020年,乐视控股曾表示,贾跃亭早已不是乐视网的实控人。

就在贾跃亭辞任后,带着150亿元来救火的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在2017年7月21日当选为乐视网董事长。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也先后成为乐视网和乐融致新的第二大股东。但不到一年,孙宏斌就将乐视网董事长一职交到了心腹大将刘淑清手中。2019年5月,任职一年多的刘淑清也辞去了乐视网董事长职务。

2019年5月,乐视网暂停上市,在贾跃亭赴美未归、融创仍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的情况下,刘延峰“空降”乐视网,被选为新任董事长,并兼任总经理、财务总监、董秘。

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天津嘉睿汇鑫仍是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持有乐视网8.56%的股份。但今年6月,融创将天津嘉睿汇鑫0元转让给致新云网。后者在2020年3月才成立,两位高管却是乐视网的老员工:致新云网的实控人李晓伟曾是乐融致新的市场营销总经理,监事朱鹏博同时是乐视新媒体的法人。

在乐视似乎逐渐“回暖”的当下,最终掌握乐视话语权的人看起来仍充满谜团。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