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集成灶老大”火星人新年大考:股价距7月缩水四成,9990万股解禁流通

闫晓寒 卢晓 2021-12-31 19:37:12

本报记者 闫晓寒 卢晓 北京报道

集成灶企业火星人在上市一整年之际迎来了大规模解禁。

12月31日,火星人的9990万股限售股份被解禁并于当日上市流通,占公司总股本的24.67%,上述股份上市流通后,火星人共有1.4亿流通股,约占总股本的1/3。此次解禁股份市值约达49亿元。

与当初火星人14.07元的发行价相比,12月31日火星人49.17元/股的收盘价已经上涨超2.4倍,但这一价格距离今年7月的高点已经回撤近四成。

解禁消息背后,投资者更关注的是公司股东是否会大规模减持。本次申请解除股份限售的朱正耀、董其良、海宁融朴、杭州金投、红杉智盛,均为火星人前十大股东。从公告来看,上述五名股东都流露出了减持意向,接下来,谁会坚守,谁又会在短时间内彻底离开?

谁更想“脱手”

看起来,持有火星人7.41%股份的第五大股东红杉智胜,减持意愿更为强烈。

红杉智胜和第六大股东海宁融朴、第七大股东董其良三名股东均承诺,未来两年内,不会减持所持火星人的全部股份。但红杉智胜在同一前提下,将时间限制更改为“每年”。后二者分别持有火星人股份的4.86%和3.69%。

需要提及的是,海宁融朴此前承诺的减持股份限额为其所持有的25%,但在12月29日火星人发布的更正公告中,它的减持股份范围更改为100%。这意味着,海宁融朴扩大了可能减持股份的数额。另外,火星人董事王利锋通过海宁融朴间接持有火星人股份,但他并未对减持时间及具体数额作出承诺。

相比之下,持有火星人9.19%股份的第四大股东朱正耀,减持意向并不算激进。他承诺,未来两年,每年减持股份不会超过所持总股数的25%。

持有火星人股份1.67%的第八大股东杭州金投,减持意愿较不明确。它承诺后期若需减持,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及规定执行并披露相关信息。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上述股东所持股份全部为2020年底上市时发行的有限售条件股份,有一年锁定期。

与当初火星人14.07元的发行价相比,截至12月31日收盘,火星人49.17元的股价已经上涨超过2.4倍,五位股东浮盈超过35亿元。但现在并不是火星人上市以来的股价最高点。今年7月,火星人股价曾达到79.50元的历史最高点。但上述火星人12月31日的收盘价格,相较这个历史高点已经缩水近四成。

家电分析师刘步尘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持有公司股票的管理层,普遍希望锁定期届满之后能将手中持有的股票全部或部分变现,以此实现个人财富增值。但又担心大幅减持手中股票引发股价下跌,导致投资者对企业信心不足。所以一般会承诺规定期限内减持不高于某个比例,这实际上是为下一步减持做舆论铺垫。

“头把交椅”难坐

伴随着上市以来股价上涨,火星人的营收近年来也快速增长。

在浙江美大、火星人、亿田智能、帅丰电器四家集成灶上市企业中,2010年成立的火星人,虽然成立时间最晚,但在营收规模上,却在今年第二季度坐上了头把交椅。今年三季度,火星人15.98亿的营收,位居四家集成灶上市企业首位。截至12月30日,火星人195.37亿元的市值同样位居集成灶行业第一。

但在坐上营收头把交椅的同时,火星人也面临着营销费用大幅增长的问题。

自2018年后,火星人的销售费用率始终保持在22%以上。但另外三家企业近四年来,销售费用率均未超过16%。今年三季度,火星人的销售费用为3.53亿,而另外三家同期销售费用之和为4.27亿元。

这也导致火星人虽然在营收上略领先于集成灶行业老大哥浙江美大,但其三季度2.73亿元的净利润仅为浙江美大的六成。

火星人面临的另一重问题是,虽然集成灶处于快速增长过程中,但相对传统厨电行业,它的规模及市场空间仍较为有限。另外,老板电器、方太、华帝等传统厨电企业也相继进入集成灶领域,这使得这个赛道更加拥挤。

事实上,包括火星人在内的集成灶企业,正在拓展洗碗机、燃气热水器等厨电新赛道。

今年11月,火星人宣布,拟集6.8亿资金用于建设智能厨电生产基地。该基地除了生产集成灶,还包括洗碗机、燃气热水器及厨房配套电器。但需要提及的是,今年三季度,火星人仍有86%的营收来自集成灶。

刘步尘认为,集成灶本身的市场空间并不大,企业要想持续发展必须在集成灶之外寻求新的市场空间。但他认为洗碗机市场也不宜过度乐观,虽然很多企业进入这一领域,但经历了10多年的发展,洗碗机市场规模至今也没有全面打开,并且市场规模仍远远落后于灶具和烟机。

12月29日,《华夏时报》记者就公司如何应对行业天花板及激烈竞争等问题以邮件方式联系火星人,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复。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