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本地生活业务生变?阿里否认裁员,称“对下一步发展制定明确规划”

卢晓 2022-1-4 21:17:34

本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年底互联网公司的传闻名单上,增加了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下称“阿里本地生活”)。

近日有消息称,阿里本地生活即将开启一轮大幅裁员,裁员涉及饿了么、口碑几乎所有业务线,包括地区分公司人员,但不包含第三方骑手。1月4日,饿了么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消息不实,我们既没有所谓裁员计划,更对下一步的发展制定了明确的规划。”

本地生活是阿里花费巨资,寄予厚望的业务。但在成立三年多时间里,它不仅没能实现当初与美团“平起平坐”的目标,而在它去年持续变动的同时,京东、抖音等新老对手还纷纷发力。本地生活赛道里,是一场愈发拥挤、愈加艰难的竞争。

未达预期

阿里本地生活包括饿了么和口碑两大业务。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2018年4月,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集团以95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对饿了么的全资收购。在此之前,在外卖市场排名第一的饿了么,已经在2017年收购了当时的市场老三百度外卖(后调整为饿了么星选业务)。

2018年10月,阿里巴巴将饿了么与口碑这两个分别针对“到家”与“到店”的业务合并,成立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阿里巴巴在次年1月发布的2019财年Q3财报中披露,阿里本地生活已实现超30亿美元独立融资,投资方为阿里、软银及其他三方投资者。

2018年也是阿里巴巴在本地生活业务上最为高调的一年。阿里是在2018年8月的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中透露了上述融资消息。当时还只担任阿里巴巴CEO的张勇认为,“本地生活服务市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阿里将竭尽所能赢得这场战斗。”当年7月,也就是饿了么被阿里收购后3个月,时任阿里本地生活CEO的阿里巴巴合伙人王磊在全国代理商大会上还曾提出,1年内和美团外卖至少平起平坐,“饿了么至少要占到50%的份额”。

阿里在本地生活上想赢的心很迫切,但现实并不容易。

支付宝原本是阿里本地生活的重要入口。但去年10月的一个变化是,“口碑”业务的入口,从支付宝首页底部 Tab 栏搬迁至支付宝首页小程序区域中的“口碑好店”入口。这意味着,它的入口位置不再固定,用户可以自行编辑是否使用。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这个变化体现了口碑业务在阿里内部地位的下降。

而对于本地生活的主力军“饿了么”,来看一组市场份额对比:就在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的2017年,艾媒咨询对当年上半年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的统计数据显示,饿了么以41.7%的市场份额占据第一,美团外卖以41%紧随其后。但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的2021年上半年外卖市场数据显示,美团占据了67.3%的市场份额,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合计只占据三成市场份额。

赛道拥挤

尽管本地生活业务不尽人意,但阿里巴巴依旧对这一块业务“不抛弃不放弃”。

去年7月,阿里巴巴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将基于地理位置服务的三大业务,即高德、本地生活和飞猪,组成了生活服务板块,交由阿里巴巴合伙人俞永福分管。在这次调整中,原阿里巴巴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老鼎)接替王磊,担任本地生活公司CEO。但一个月后,他便受“已读不回”牵连,引咎辞职。

随后,去年9月,已经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CEO双肩挑的张勇,在内部信中宣布,经过本地生活公司董事会批准,俞永福担任本地生活公司CEO。

而在“救火”100天之际,俞永福在去年12月8日曾发布内部信,在提及有责任帮助两万多人能力成长的同时,他还称,虽然本地生活赛道选手数量不多,这场竞争并不激烈,但很残酷,没有人有一招制胜的方法,是长周期点数的拳击比赛,所以基本能力才是建设,未来三年阿里本地生活将坚持“四横四纵”的战略方向不动摇。

但市场会给阿里本地生活多久时间来“做内功”?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饿了么此前遭遇“二选一”的不利影响,虽然监管部门收紧监管力度,但消费者的消费心智已经养成。此外,他还认为美团比饿了么的“烧钱”力度更大,也影响了消费者的选择。

一个对比是,美团去年三季度销售及营销开支为113.88亿元,95.15%的同比增速是营收的2.5倍。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竞争激烈的外卖市场,美团需要持续投入骑手成本和用户激励开支,来维持交易的活跃。而另一边,王磊在2019年就曾称,不再将份额作为衡量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唯一标准。他当时还认为,外卖行业不会再有疯狂的补贴大战。

此外,相对于阿里本地生活只公开了首轮30亿美元融资,它的对手除了二级资本市场外,融资渠道也更多。去年4月,美团还曾宣布,拟以配售方式增发共计1.98亿股及发行可转债,融资近100亿美元。

而现在,本地生活赛道更加拥挤,美团与快手宣布互联互通,抖音上可以实现餐饮团购还能送外卖,京东也联合达达做起了小时购……阿里本地生活面临的竞争无疑更加激烈。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