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新二元经济成形,应为新经济腾飞创造更佳环境

郑渝川 2022-5-18 21:13:02

郑渝川

刘易斯二元经济学通常被用来分析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特征。发展中国家一般存在传统农村与现代城市、现代工业部门和落后农业部门共存的二元经济结构。发展中国家的传统农业部门存在大量剩余劳动力,劳动者在相当低的工资水平上提供劳动;因而城市工业部门的工资只要略高于农业部门,即便增长很慢甚至不增长,也可以起到吸引农业剩余劳动力流出的作用。当农村中的剩余劳动力全部被吸收时,二元结构才宣告解除。

我国在1992年10月正式确立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这之后,随着改革和对外开放的深化,农村剩余劳动力流出速度加快,这极大地提高了我国整体劳动生产率水平。

但农村劳动力总量毕竟是有限的。但农村劳动力向城市工业、服务业转移到一定规模,城乡生活水平差距缩小到一定程度,刘易斯模式将无法持续。尤其是近年来,随着国家加快推进教育、卫生、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城乡均衡发展,乡村振兴背景下农业生产经营的效益被改善。2010年国内出现了“用工荒”,这也被视为所谓的“刘易斯拐点”。尽管2010年后,农村进城务工人员的薪资水平显著提升,但农村中的剩余劳动力的释出潜力被证明已基本耗尽。

经济学家、长江商学院金融教授周春生领衔所著的《新二元经济:新经济繁荣与传统经济再造》一书认为,我国旧有的城乡二元经济已事实上走向终结,当前正在迎来有限供给与无限供给竞合的新二元经济。

传统经济学理论中,阳光和空气等少数要素可以实现无限供应,因而通常不会被纳入研究,而其他资源有限供应,存在稀缺性,才纳入研究。《新二元经济:新经济繁荣与传统经济再造》这本书认为,人类依靠自身知识积累开发的资源,过去被错误地等同于其他经济资源的稀缺性而被认为具有稀缺性,无视了人造知识资源的快速增长。事实上,计算机-互联网革命以来,数字经济的到来,人造知识资源以及基于这些资源所形成的产品已经深深地影响了现有的经济,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生产活动,包括微信、Windows系统、安卓系统、百度和谷歌搜索引擎、维基百科等皆是如此。这些人造资源及产品的供应可以认为是无限的,也可以进行市场交易并产生市场价值。

书中指出,近些年来,技术和数据等新经济的核心生产要素在中国井喷式增长,以数字产品为代表的无限供给产品也层出不穷。中国专利申报数量激增,在不到20年时间内暴增了38倍,5倍于美国;而研发支出也在快速增长,2019年的研发投入已达2.214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了2.23%;数据资产的增长更是后来居上,预计2025年规模可达48.6ZB,成为全球最大的“数据圈”。

数字经济是现代无限供给经济的核心组成部分,包含数据产业化(信息通信产业),以及产业数字化。这本身就体现了无限供给要素和有限供给要素的高度融合,起到相互依托的作用:有赖于数字化,制造出更好的有限供给产品,让硬件条件更为优良、性能更佳、成本更低,还会催生出更多的无限供给产品。

但要看到,数字经济的到来确实对于部分行业起到了颠覆性破坏的作用,以商业服务业为例,就被电商尤其是近两年兴起的直播电商严重冲击。但也有相当多数的行业,如制造业通过数字技术而带来了生产效率和智能化水平的提高。

书中探讨了全球的数字经济发展概况,包括美国、欧盟、日本的新经济发展,以及发展中国家的新经济和全球数字鸿沟。中国数字经济的成长最近十年里举世瞩目,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国家出台了一系列顶层设计的政策,斥巨资完善数字基础设施,并配套编制了完善的激励政策体系,在电子商务、移动支付、消费互联网以及电子政务等领域甚至居于领先地位。但书作者也强调,我国的高端芯片、工业控制软件、基础软件、核心元器件等与数字产业相关的关键技术仍然受制于人;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融合度也尚未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数字经济的制度建设与监管还存在较为突出的滞后性。

传统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因产能饱和和市场平衡的出现,资金会趋向于成长速度更快、发展更快的行业,就我国具体情况来看,新经济产业因此吸纳了相当充沛的资金。而知识资本积累以及实践中的试错,本身也需要大量的资金和人力资本的投入。书中指出,以数据资产为核心的商业模式正在蓬勃发展,消费互联网日渐成熟、工业互联网正在兴起。从这个意义上讲,社会资金通过股市、银行等多项渠道流向新兴产业,具有合理性。应当鼓励和引导投资者更加关注对于数字经济(无限供给经济)中具有重要意义的创新单元,包括改善劳动资料的创新、扩大和改善劳动对象的创新、产品功能和质量提升的创新、新的产品和服务的创造,从而创造投资者、创新企业、科学家和创意者阶层乃至全社会的共赢。

《新二元经济:新经济繁荣与传统经济再造》这本书指出,当前的产业升级、更迭和新经济增长,对于劳动者知识和技术素养的要求越来越高。这就需要进一步加大教育投入,包括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当前的经济形态决定了劳动密集型行业的部分工作岗位不可避免要被智能机器和机器人取代,所以要鼓励新生代劳动力进入新兴产业,以及部分劳动力从传统产业向新经济产业的迁移,为之提供进入、转型的知识、技能培训支持。

书中还分析了新二元经济体系中的经济增长与结构变动,据此就当前大变局下中国的经济转型与传统经济再造提出了分析建议。按照书作者的观点,数字经济、无限供给经济和传统有限供给经济不是完全竞争关系,而是竞合关系,两者的融合程度将不断提高。数字经济对于传统产业的替代或颠覆,对于经济发展、消费者福祉总体上是利大于弊的。而数字经济发展中出现的一些负面问题,比如形成特定领域的企业垄断、恶性竞争、滥用市场支配力等问题,则应通过进一步有效的、前瞻性的建规立制,以有效的顶层设计来确保新经济被纳入有效监管,促使新经济更好地发挥其积极作用。

(作者为书评、时评作家,本文为《新二元经济:新经济繁荣与传统经济再造》书评,该书作者为周春生、汪祉良)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