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医学科技投入占比仅1.2%!国常会决定开展提升高水平医院临床研究和成果转化能力试点

郭怡琳 2022-7-2 07:34:49

本报记者 郭怡琳 于娜 北京报道

6月2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国常会,要求在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中,依靠改革创新提升医疗卫生服务水平,更好保障群众健康。与此同时,决定开展提升高水平医院临床研究和成果转化能力试点,促进提高医疗卫生服务水平,支持研究平台基地建设。

据北京协和医院统计,中国14亿人口,但医学科技投入占比仅1.2%,远低于美国的44%、欧洲的33%。事实上,提升高水平医院临床研究和成果转化能力是近年来国家卫生层面持续贯彻的主要方针。此前,国务院办公厅、国家发展改革委、卫生健康委、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等部门,均曾组织印发相关政策文件。那么,为何国家层面如此重视提升高水平医院临床研究和成果转化能力呢?

对此,中国人口学会人口健康战略传播专委会召集人梁嘉琳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大型研究型医院作为掌握海量患者医疗数据、多组学数据的大型机构,有机会在国家提升临床研究和成果转化能力试点中获得科研能力、创收能力的重大机遇。”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副秘书长陈林海则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国家层面决定开展提升高水平医院临床研究和成果转化能力试点,旨在从公立三级医院中选拔科研能力优秀的机构,建立大型临床研究和成果转化中心,从而推动该领域的国产化进程,完善科研结构后使得中国在生命科学产业逐步形成全覆盖。”

重视

近年来,提升高水平医院临床研究和成果转化能力是中国医疗卫生行业经常谈到的关键词。

不同以往,本次国常会指出,选择部分高水平医院开展提升临床研究和成果转化能力试点,在落实科研自主权、薪酬激励、科技成果所有权和收益使用分配、科研仪器设备采购等5方面,采取与支持高校、科研院所创新的同等政策,特别是增加临床和转化研究经费,简化科研和经费管理审批、报表等,同时支持研究平台基地建设。

事实上,这一概念并不是首次上升到国家层面。在2019年度,国家卫生健康委按照“巡礼十三五一一迈向全民健康这五年”这一主题专门召开了系列新闻发布会,着重围绕《2019年国家医疗服务和医疗质量安全报告》介绍具体落实情况。

此外,国务院办公厅、国家发展改革委、卫生健康委、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等部门,均曾组织印发相关政策文件。2021年6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曾印发《关于推动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再次将加强临床专科建设放在重要位置,提出“以专科发展带动诊疗能力和水平提升”。

2021年7月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卫生健康委、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共同编制《“十四五”优质高效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实施方案》。其中提出努力让广大人民群众就近享有公平可及、系统连续的高质量医疗卫生服务。

和君咨询医药医疗事业部副主任史万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提升高水平医院临床研究和成果转化能力非常必要,有利于推动创新,有利于推动创新型人才群体放大,有利于一线诊疗与专业研究机构、医药企业等的跨界融合。”

生机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人均期望寿命只有35岁,而2020年,我国人均期望寿命提高到了77.3岁,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分别降至十万分之十六点九和千分之五点四,主要健康指标居于中高收入国家前列。

近年来,随着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进程持续推进,分级诊疗、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不断完善,医疗服务能力大幅提升。全民医保、集中带量采购、医保谈判、药品供应保障、综合监管制度等利国惠民,我国服务全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框架基本建立。“看病难”“看病贵”已在逐步解决,看得起病、敢看病正成为现实。

即便如此,中国医疗产业发展中,依然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信息中心大数据发展部公开资料显示,从供给侧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结构性问题依然突出。

陈林海认为,“此次新政可谓是分级诊疗医改制度的延伸,旨在强调临床实力头部梯队的公立医学完善医教产学研的一体化职能,以便帮助中国建立属于自己的科研数据,重塑科研能力,医工结合研发前沿药械。”

记者了解到,相较高校院所,公立医院受到更严格的廉政管理限制,科研成果转化率低于高校院所;而我国的临床科研成果转化总体水平也低于发达国家。据北京协和医院统计,中国14亿人口,但医学科技投入占比仅1.2%,远低于美国的44%、欧洲的33%。我国创新药物的自主研发能力弱,大型医疗器械的国产化率有待提高。我国生物医药产业的专利占比(8%)远低于美国(48%),也低于日本(12%)。

梁嘉琳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生命科学是21世纪的科学,正如信息科学是20世纪的科学。大型研究型医院作为掌握海量患者医疗数据、多组学数据的大型机构,有机会在国家提升临床研究和成果转化能力试点中获得科研能力、创收能力的重大机遇。对公立医院中头部(研究型)梯队而言,临床科技成果转化(‘专利养医’)可以助推诊疗业务回归公益性的有效激励机制。”

沙利文大中华区医疗组分析师王思懿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称,“国常会特别强调了增强临床和转化研究经费,采取与高校和科研机构创新的同等政策,利于医学科技成果的转化,推动高质量医疗服务的发展。”

史万奎称,“国常会特别明确了鼓励医生和科室开展科学研究。本试点除了对人才和创新给与绩效鼓励,相信还会陆续出台创新成果评价、转化、推广、融资等相关支持政策,具有特色创新成果的医院,将优先赢得低成本、高品牌、单病种患者积聚、科研数据优势等多重利好,直接支持医院竞争力提升。”

责任编辑:孙梦圆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