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多次虚假宣传被罚,创始人李兴东执业资格成谜,大麦植发上市之路“秃然”起波折

王瑜 2022-7-27 22:12:06

本报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脱发是困扰现代人颜面的大问题,随着经济收入增加,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了一头秀发消费,这也催热了植发行业。数据显示,我国植发行业市场规模由2016年的人民币83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人民币23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3.5%,并且未来将以24.5%的年复合增长率继续增长,到2026年,市场规模将达到人民币712亿元。

大麦植发于今年6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申请在香港主板上市。在大麦植发申请上市前,雍禾医疗已于去年底登陆港交所。如果顺利,大麦植发或将成为“港股植发第二股”。

但是近日,证监会要求其补充说明是否存在医疗事故或医疗纠纷、虚假宣传整改落实情况、相关人员是否具有从业资格等问题。

大麦植发的上市之旅“秃然”起波折。

多次虚假宣传被罚,创始人李兴东执业资格成谜

近日,证监会披露境外上市企业反馈意见,要求大麦植发补充说明公司及下属公司经营的医疗机构及从业人员是否具备相关资质、是否存在医疗事故或医疗纠纷;因虚假宣传等行为受到处罚的整改落实情况;除植发、固发及养发业务外,是否涉及医疗资质许可证核发范围内的其他业务;公司持股平台运作情况等。并请律师核查并出具明确的法律意见。

大麦植发是一家提供集问诊、诊断、微针植发、固发、养发为一体的全周期毛发诊疗服务的医疗集团,目前在31个城市经营33家医疗机构。其主打卖点是微针植发,招股书显示,微针植发是利用专有的0.6至1.0毫米种植笔植入毛囊,可保护毛囊,缩小创口并加快术后恢复时间。与其他技术相比,微针植发技术最显著的优势在于它是一种精细的微创技术,可在很大程度上缩小创口及减轻患者的疼痛,患者在术后24小时可以洗头。 但是据业内专家介绍,正规的植发技术只有FUT技术、FUE技术两种,如微针、3D只是一种宣传手段,本质上都是FUT或者FUE。

大麦植发旗下机构曾多次因虚假宣传等行为受到处罚。公开资料显示,2022年1月,上海大麦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因存在假冒专利行为被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18474元,并罚款2万元。2021年9月,杭州大麦医疗美容门诊有限公司在未取得《医疗广告审查证明》的情况下,发布的广告中包含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被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021年4月,南京大麦医疗美容门诊有限公司因“违反广告内容管理规定行为及其从属”,被南京市秦淮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03800元,并责令停止违法行为,责令消除影响。

另外,据天眼查显示,2019年,南京科发源医疗美容有限公司曾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被告上法庭。科发源为大麦植发前身。去年,杭州大麦整形外科门诊使用过期碘伏消毒液,重复使用一次性吸氧管被处罚。今年1月,大麦医疗还因未按规定填写保管病例资料,被北京市海淀区卫健委处以警告和罚款的处罚。

而大麦植发创始人李兴东的执业资格也成谜。招股书显示,李兴东于2006年将微针植发技术引入中国,但是李兴东于2013年才取得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颁发的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书,2014年取得北京海淀区卫生局颁发的执业助理医师执业证书。在此之前,李兴东或并无行医相关资质。因此,证监会要求大麦植发补充披露以上问题。

营销费用为主要开支,三年达14亿

大麦植发主营业务分为手术植发、非手术固发及养发和相关产品。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总营收分别为人民币7.47亿元、7.64亿元和10.2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01.4万元、6955.8万元和6611.6万元。

尽管大麦植发的营业收入在上升,但是毛利率却在下降。数据显示,大麦植发2019年-2021年毛利率分别为79.8%、75.9%、70.9%。对于毛利率下降的原因,公司解释为自2020年6月起经营养护中心所致。养护中心提供的固发及养发服务的毛利率低于植发服务,另外大麦植发在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以外的城市新建的服务机构毛利率也会比较低。

而在2019年至2021年中,除去2019年亏损,大麦植发2020年的净利率最高,为9%,2021年净利率仅6.5%。并且,大麦植发的手术植发客单价也在下降,2019年至2021年,植发服务的平均交易额分别为人民币30,000元、人民币25,800元及人民币24,700元。

大麦.gif

对此,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常务理事田亚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是行业普遍现象。植发与其他医美手术相比,门槛更低,所以吸引大量资本进入赛道,而面对头发问题,消费者一般会先选择外用和内服药物,植发是最后一项选择,市场规模增速比不上植发机构开店增速。并且,机构需要花费大量的广告费用吸引和教育消费者,导致净利率低。他认为,未来植发机构只有做大做强品牌,减少对渠道商的依赖,降低营销费用,才能真正跑出来。

从招股书也可以看出,营销费用是大麦植发的主要开支。2019年至2021年,大麦植发的营销及分销开支为人民币5.007亿元、3.99亿元及5.206亿元,销售费用占比均超过50%,最高甚至达到了67%。而大麦植发的前五家供应商几乎都是广告公司。以2021年为例,大麦植发的五大供应商中,前四位都是广告公司,占总采购额近50%。

与三年一共投入14亿的营销费用相比,过去近三年大麦植发研发费用合计不足1600万。

上市是否可以帮助大麦植发做大做强,还有待观察。

见习编辑:颜源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