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13年来无新药,投入巨额研发费用难自救,康辰药业上半年扣非净利润大降六成

孙梦圆 2022-8-2 23:53:00

本报记者 孙梦圆 于娜 北京报道

8月1日晚间,康辰药业发布了2022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其上半年营业收入为3.72亿元,同比下降18.43%;归母净利润为0.82亿元,同比下降17.98%,扣非后0.34亿,同比下降60.6%。

受此消息影响,8月2日,康辰药业股价受挫,以24.73元/股收盘,市值为39.57亿元。《华夏时报》记者通过邮件联系康辰药业方面询问财报事宜,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利润下跌 宠物用药市场或将带来转机

公开资料显示,康辰药业成立于2003年9月3日,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创新药企业。自研产品“苏灵”是目前国内血凝酶制剂市场唯一的国家一类创新药,是“国家 863 计划”自主开发项目,也是迄今为止我国上市产品中唯一完成全部氨基酸测序的单一组分的蛇毒血凝酶类药物。“苏灵”的成功上市打破了20年多组分止血药垄断中国市场的格局。

8月1日晚间,康辰药业发布半年报,报告显示,公司2022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72亿元,同比下滑18.4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03.81万元,同比下滑17.98%;实现扣非净利润3435.53万元,同比下滑60.60%;此外,受本期支付推广服务费减少影响,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同期增加,总费用为6625.46万元。

数据显示,康辰药业上半年营收、净利出现双降,业绩并不理想。其中,2022年第二季度,康辰药业实现营业收入2.15亿元,同比下滑11.9%;归母净利润为3560.11万元,同比下滑0.07%。

针对公司上半年业绩,康辰药业表示其受多方面因素影响。报告期内,公司2018年转让“金草片”项目按合同约定达到了确认收入的标准,及按照权益法核算的北京锦伦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收益带来利润增加。同时,康辰药业还认为“苏灵”医保降价后,上半年受疫情影响,“苏灵”以价换量目标受到影响。

不过,8月2日,西南证券发布研报称, 预计2022-2024 年,康辰药业归母净利润将分别达到 1.6亿元、1.8亿元和 2.1亿元,随着公司现有业务巩固,多措并举完善创新体系布局,“苏灵”有望通过进军宠物用药打开市场增长空间,密盖息会快速放量,形成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13年来无新药 投入巨额研发费用“自救”

值得注意的是,自2009年“苏灵”获批上市后,康辰药业至今没有一款其他自研产品成功实现商业化,因此常被诟病“靠单品打天下”。事实上,康辰药业一直在尝试研发新产品,但过程并不顺利。

2020 年,康辰药业以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形式完成对诺华制药的密盖息注射剂、鼻喷剂资产收购,进军骨科药品市场,并称目前密盖息业务运营良好,已经形成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但未透露具体销售数据。《华夏时报》记者通过邮件询问密盖息业务占比和营收具体情况,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2021年7月,康辰药业撤回仿制药地拉罗司分散片的上市注册申请,而竞争对手奥塞康在今年6月完成了同类产品的成功上市,夺得了首仿资格。彼时,康辰药业证券事务部回应称:这款药不上,对康辰“没有任何影响”,并表示撤回地拉罗司分散片的药品注册审批,是因为国家药监局关于药品审评审批的最新政策。至于具体是何种政策,对方没有明确回应。

2020年4月,康辰药业终止了盐酸洛拉曲克的临床试验。这款药已经研发18年,招股书显示,预计2020年,该款产品可获得生产批件并上市。前董秘唐志松曾对外回应,“终止临床是考虑到后续的高投入与上市的高风险”。

事实上,盐酸洛拉曲克的终止早已有据可循。

2014年8月,康辰药业曾向国家食药总局申报过该款药品的新药证书,但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2016年的相关公告显示,此次药品注册申请未获批准,问题涉及该药品临床试验中包括记录在内的多项不规范操作。

据统计,上述两个项目研发费用累计达到8603万元,加上原料药产能建设4433万元,上亿投入打了水漂。

除此之外,康辰药业还在进行药物再研发。半年报显示,公司正在开展犬用注射用尖吻蝮蛇血凝酶临床试验,这是“苏灵”上市后的产品再研究。公告称,该产品上市成功后,有望满足犬用注射用血凝酶的市场需求,进一步扩大血凝酶增量市场的开发,切入宠物药板块,将为公司未来业绩增长带来积极的影响。

令据半年报显示,2022年1-6月,公司研发投入 8,144.92 万元,占营业收入 21.92%,同比大幅增长 50.61%。

巨大的研发投入也让康辰药业不得不开启定增自救。

2021年9月,康辰药业发布公告称,证券会核准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72.19万股新股。根据定增预案,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亿元,主要用途都是肿瘤药物KC1036的临床试验、临床用药生产、对照药采购费用和研发平台设备升级等。公告显示,目前该款药物还处于临床I期,康辰药业预计整个项目研发投入将高达9.19亿元。

2022年6月9日,康辰药业发布公告披露KC1036 I期临床研究进展,KC1036是其自主研发的境内外均未上市的化学药品1类创新药,拟用于实体肿瘤和血液肿瘤的治疗,是世界首例AXL/VEGFR2/FLT3新型多靶点选择性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解决未满足的临床需求,有望在食管癌、胸腺癌、胆管癌等瘤种上实现突破。

不过,就在7月15日,康辰药业公告称,鉴于内外部环境变化等原因,结合公司实际情况及未来发展规划等因素,经公司审慎分析并与中介机构反复沟通论证,公司决定终止2021年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公司计划通过其他方式积极推进创新药KC1036的研发。公告表示,此次终止定增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及业务发展造成不利影响,不会损害公司及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的利益。

7月22日,康辰药业2022 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决定将“创新药研发及靶向抗肿瘤药物创新平台建设项目”调减的募集资金 3.2亿元,占募集资金净额的 34.99%,用于新增募投项目 KC1036 的研发。

“创新药研发周期很长,投入大,如果没有利润的积累和长期的投入,根本没有转型的可能。中小型制药企业依旧是中国创新药研发的主力军,因此平衡研发投入较大与业绩增长的短期制约关系的关键,是要充分考虑到企业的财力、研发能力相结合,做到仿制药生产与研发创新合理搭配,通过老产品的利润适度补贴新产品开发,实现长期发展与短期利益相结合。”经济学教师韩军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一个事实是,今年至今,康辰药业股价震荡下跌,从32.47元/股已经跌至24.73元/股,不断自救能否成功,恐怕要交给市场评判了。

见习编辑:颜源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