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管建忠判三缓五!嘉化能源实控人操纵股市“罪名”坐实,市值百亿企业炸锅

苗诗雨 2022-11-1 21:47:25

(图源 嘉化能源官网)

本报记者 苗诗雨 陆肖肖 北京报道

2年前被立案调查的嘉化能源(600273.SH)实控人管建忠,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在10月28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10月31日晚间,嘉化能源发布的上述公告再度敲响了A股警钟。作为市值超百亿元的化工领域龙头企业,消息一出,嘉化能源的股民炸了锅。

一时间,个股股吧中充斥着“报应”“割肉出场”“害人不浅”等言论,而随之而来的,是大众对于管建忠是谁,2年前又发生了什么的疑惑。

下海创业身价曾超40亿元

提起管建忠,下海创业、数十亿身家、纳税大户、明星企业家等都是与之相关的关键词。

《华夏时报》记者整合此前中国化工报等权威媒体信息对管建忠进行的报道发现,28岁辞职下海经商的管建忠,经历和诸多初创者一样跌宕起伏。

管建忠下海的“第一桶金”是与化工业相关的表面活性剂生产和销售,后自2000年开始关注环氧乙烷,一种表面活性剂的主要原料。但因彼时生产原料紧缺等问题,相关生产工作屡屡受阻。

有28岁从国营企业下海创业的勇气,或许就一定有闯出一番天地的决心。2003年,在管建忠的探索和努力之下,生产环氧乙烷的三江化工有限公司注册成立,而后2010年在港交所主板上市。期间,管建忠与嘉化能源的缘分起于2008年,彼时管建忠通过收购股权的方式,取得了浙江嘉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51%的股权。

据中国化工报报道,到2019年三江化工和嘉化能源共完成销售收入超220亿元,利税25亿元,是嘉兴港区纳税特等奖企业。

截至2021年,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胡润百富榜显示,53岁的管建忠财富达到45亿元,排在第1544名。

而随着时间推移,管建忠的履历也不断丰富,新浪财经所示其历任杭州萧山三江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浙江嘉化能源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杭州浩明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浙江嘉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浙江兴兴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那么,下海创业、身价曾超过40亿元的管建忠,自高光坠入谷底,究竟发生了什么?

缘起缘灭一念间

正所谓,生死存亡只在一念之间。对于管建忠来说,人生的拐点发生在2020年。

2020年8月,管建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对管建忠立案调查。而后同一年的10月16日,管建忠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正被金华市公安局立案侦查,金华市公安局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此事与此前已中止的一项资产重组有关。

2020年7月中,中国证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殷张伟)》(下称“《决定书》”)显示,对时任浙江美福石油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美福石化”)的监事殷张伟进行处罚,事由为在嘉化能源收购美福石化100%股权事宜中,美福石化监事殷张伟与管建忠多次联系,管建忠为上述内幕信息知情人。

《决定书》显示,殷张伟与管建忠是多年的老朋友,关系密切,二人经常通过见面聚会、电话及微信语音等方式联络、接触,该案内幕信息公开前二人多次联系。2017年9月至10月,两人联系均发生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期间殷张伟还买入了嘉化能源股票。

对于殷张伟的行为,中国证监会认为构成内幕交易,责令殷张伟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如有违法所得予以没收;并对殷张伟处以30万元的罚款。

此事约一个月后,管建忠被立案调查,并在2020年8月9日,管建忠向嘉化能源提交了书面辞职,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任何职务。

操纵股市实锤

时隔2年,尘埃落定,管建忠内幕交易以及操纵股市实锤。

根据嘉化能源10月31日晚间发布的公告,经过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对管建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件,被告人管建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五千万元。

而对于管建忠的案情判决结果,嘉化能源部分股民表现出了“正义虽迟但到”的态度,在嘉化能源东方财富网的个股股吧,部分股民发表了例如“报应”“漠视法规”等之类的言论。

那么,此次案件是否会对嘉化能源公司带来影响呢?

对此,上海兰迪律师事务所田磊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告的内容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管建忠先生个人受到刑罚处罚,该判决并未涉及上市公司本身的权利义务。但由于实际控制人能够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实际支配公司行为,对公司的日常事务和决策享有重大影响。田磊向记者说道,“因此,这种影响既有正面的影响也有负面的影响。实际控制人被刑事处罚可能引起投资者、客户、合作伙伴对公司未来的发展产生负面判断,进而间接影响公司的生产经营。在刑事判决生效以后,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还有可能对其科以行政处罚。”

江苏四维咨询集团董事长、知名财税审专家刘志耕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出现上述被处罚的相关问题,说明嘉化能源未能很好遵守证券法律法规和各项内部管理和控制制度,未能很好防范公司实控人凌驾于内部控制之上的问题,未能很好维护股民特别是维护中小股民的利益,在内部风险评估和内部控制体系上存在严重缺陷。而处罚对嘉化能源的公司信誉和社会形象将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对公司的业务和股价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资本市场方面,截至11月1日收盘,嘉化能源股价8.51元,微涨0.71%,盘中嘉化能源曾大幅走跌,全天股价走势震荡。

目前,嘉化能源产业体系为基础化工、特色新材料、氢能源利用等在内的能源和化工循环型。按照2022年前三季度报,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9.48亿元,同比增长50.07%;归母净利润12.72亿元,同比增长5.13%。但仅第三季度来看,嘉化能源增收不增利,营收同比增长5.25%,净利润同比下滑50.63%。

“繁华落尽,岑然寂寥”

人生有巅峰,亦有低谷,管建忠的低谷以“判三缓五”的形式出现。

按照公告,嘉化能源表示,管建忠目前未在公司担任董事、监事及高管的职务,上述判决不影响控股股东的股东权利行使及公司的正常业务运作,公司目前经营情况正常。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嘉化能源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为韩建红,年龄48岁,学历为大专,为管建忠的妻子。不过,记者查阅信息后发现,截至2022年第三季度,管建忠仍为嘉化能源的第一大境内自然人股东,持股2015.91万股,持股比例为1.44%。

值得关注的是,刘志耕向记者表示,实控人判刑后,不会对其个人持有的股票产生影响,这些股票仍然由其个人持有并处理。

不过,田磊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道,虽然根据刑法的规定,刑事判决仅能对其判处自由刑和罚金刑,在其缴纳了罚金后,刑法上不会再对其持有的股票进行处理。但是根据《证券市场禁入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中国证监会有关规定,从事欺诈发行、内幕交易、操纵证券市场等违法行为,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并造成特别恶劣社会影响,或者获取违法所得等不当利益数额特别巨大,或者致使投资者利益受到特别严重损害的,可以对有关责任人员采取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这些措施中就包含被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持有的证券被依法强制扣划、卖出或转让;卖出被禁入前已经持有的证券等。

实际上,针对管建忠此次案件情况、嘉化能源业绩表现和未来发展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也拨打了嘉化能源官方披露电话,并向其公开所示多个邮箱发送了相关问题采访函,但截至截稿之时,电话未能接通且未收到相应回复。

回到案件本身,从一腔热水下海,到财富事业双丰收,二十余载浮尘后,管建忠落得个“判三缓五”的结局,令人唏嘘之余也再度敲响了A股的警钟。

田磊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打击证券犯罪,除了有惩治违法犯罪者的目的之外,还有维护正常的金融秩序,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目的。证券市场参与人数众多,很多钱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如果对非法证券活动予以坚决打击,就能够提高广大股民对证券市场的信心。

责任编辑:陆肖肖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