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判决来了!北京科兴电闸被拉,疫苗损失1540万元,未名医药称“正在制定追索方案”

王瑜 2022-11-16 14:22:13

本报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未名医药与科兴控股就北京科兴的股东控股权争夺战又有新进展。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未名医药方面因为拉闸断电给北京科兴造成的疫苗产品损失事件,判决未名医药全资子公司厦门未名、时任未名医药董事长潘爱华向北京科兴连带赔偿损失人民币1540.4 万元,同时,未名医药对厦门未名上述赔偿所负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此判决为终审判决。

未名医药董秘办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法务部门正在制定追索方案。

据悉,未名医药与科兴控股的交恶爆发于2016年,彼时正值在美上市的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启动私有化,以潘爱华为代表的未名医药与以尹卫东为代表的科兴控股为在私有化中取得控制权,引发了多次剧烈冲突。

而后,随着北京科兴新冠疫苗面世,巨大利益下,这场股权争夺战越来越激烈。

法院判决

未名医药近日披露,公司全资子公司厦门未名收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维持北京四中院判决,对于未名医药方面因为拉电闸给北京科兴造成的疫苗产品损失,赔偿1540.4万元。此判决为终审判决。

该事件发生于2018年4月17日,北京科兴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上地西路39号的办公楼及厂房的电源,被通过位于同一地址的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总配电室的总控开关人为切断,造成北京科兴事件当天在产品(疫苗)和事件前已结束生产但需于2018 年4月17日在线生产的产品(疫苗)损失,共计市场价值1540.4万元。

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9月17日出具《民事判决书》,认为事件起因是未名生物全资子公司厦门未名与科兴控股关于北京科兴控制权存在争议,潘爱华是由厦门未 名委派担任的北京科兴董事长,罗德顺是由厦门未名委派担任的北京科兴监事,判决厦门未名、潘爱华向北京科兴连带赔偿损失人民币1540.4 万元。

上诉人科兴控股、上诉人厦门未名因与被上诉人未名医药、被上诉人潘爱华、被上诉人北京科兴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的民事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2018年4月17日的断电行为未名医药并未参与,未名医药并非共同侵权人,但在案涉侵权行为发生时,厦门未名的唯一股东是未名医药,并且厦门未名在二审中提供的财务报表审计报告存在保留意见,不能证明厦门未名财务独立于未名医药,故根据公司法第六十三条,未名医药应对厦门未名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未名医药表示,厦门未名、潘爱华向北京科兴连带赔偿损失人民币1540.4 万元,同时,本公司对厦门未名上述赔偿所负债务承担连带责任,预计将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产生不利影响。公司将进一步收集证据,通过有关途径追索损失。

未名医药董秘办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法务部门正在制定追索方案。

而这对业绩本就低迷的未名医药更是雪上加霜。未名医药三季报显示,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6445万元,同比下降81.45%;营业总收入2.755亿元,同比下降12.75%。

交恶已久

未名医药与科兴控股就北京科兴的股权争夺已久,交恶开端或源于在美上市的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启动私有化。

2003年,北京科兴便启动赴美上市计划。为给公司赴美上市创造条件,潘爱华和尹卫东在海外成立了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2009年,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完成转板后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但是市值仅仅4亿美元左右。2016年随着中概股回归潮的到来,尹卫东决定让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从美国退市,期望公司回A能享受到更高的市值。

潘爱华和尹卫东的嫌隙从这时开始公开化。

2016年2月,总经理尹卫东联合塞雷基金组成内部买方团,以6.18美元/股的报价,提出科兴控股私有化要约。随后,董事长潘爱华通过未名集团联合中信集团、中金公司组成另一买方团提出竞争要约,报价7美元/股。竞标一直持续到2017年底,尹卫东的总经理任期已到,潘爱华通过“一票否决权”拒绝续聘尹卫东,自认董事长兼总经理。

就此,两人的争斗白热化,潘爱华要求尹卫东交出北京科兴的财务资料,尹卫东将这些资料带走并宣布潘爱华的董事会非法,自己要成立新董事会。潘爱华就此反击,于是发生了上文中拉闸断电,致使北京科兴疫苗受损的事件。

而以上的争斗发生在新冠疫情之前,随着北京科兴新冠疫苗面世,北京科兴成为国内疫苗龙头企业,斗争也越来越激烈。

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北京科兴的营收高达193.75亿美元,约合1280亿元人民币,净利润144.6亿美元,折合956亿元人民币。

巨大利润之下,北京科兴的股权之争吸引了更多人入局。

今年5月,嘉联私募、深圳易联通过淘宝拍卖平台拍得未名医药8.67%的股权,随后深圳易联与未名医药多名自然人股东及嘉联私募签署委托协议,获未名医药13.97%的投票表决权,成为公司真正的控股股东。随后,未名医药发布公告,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潘爱华正式卸任,岳家霖任公司董事长。

就在今年8月,杭州强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约29亿元入资未名医药的全资子公司厦门未名,获得厦门未名约34%的股份,厦门未名直接持有北京科兴26.91%的股权。但是未名医药新管理层表示不知情,已经报案。

随后,未名医药披露,董事会同意将公司全资子公司厦门未名持有的北京科兴26.91%股权全部划转至未名医药。本次股权划转完成后,未名医药将直接持有北京科兴26.91%的股权。并且,未名医药还宣布,免去潘爱华在北京科兴的董事、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务,委派未名医药现任董事长岳家霖担任北京科兴的董事、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免去罗德顺在北京科兴的监事职务,委派栾伟宁为北京科兴监事。

未名医药董秘办向《华夏时报》表示,股权划转事宜还在进行中,完成划转后公告披露。

北京科兴的争夺战还将继续。

见习编辑:颜源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