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安徽房企三巽集团承压:遭清盘呈请、频繁转让股权、半年裁员超50%

李贝贝 2022-11-18 15:49:11

本报记者 李贝贝 上海报道

因近期频繁转让旗下公司股权,并遭到清盘呈请、股权冻结等情况,皖系房企三巽集团(06611.HK)引发市场密切关注。

就业绩压力、偿债安排、战略布局等问题,日前,三巽集团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进行了回复。该公司强调,“当前,房地产行业高度承压,给企业带来不小的挑战,但我们对行业仍抱有信心”。

“老乡”出手,4家公司股权出让

11月7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安徽三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安徽三巽投资”)于11月4日发生股权变更,转让安徽三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三巽物业”)95%股权,接手方为上海源耀和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源耀和”)。

从三巽物业的股权架构来看,该公司未被纳入上市平台三巽集团,而是由安徽三巽投资直接持股95%,三巽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主席钱堃之妻安娟持股5%。根据官方微信号公布的数据,(2019年8月19日)成立至今,三巽物业实现服务面积约300万平方米,涵盖综合工业园区、政府办公楼宇、高档别墅及品质住宅小区,业务地域涵盖河南、安徽、山东及江苏区域。

而三巽物业并非三巽集团近期转让的唯一公司。今年10月以来,三巽集团已相继转让上海三巽酒店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滁州三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86%股权,以及上海三茂实业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包括三巽物业在内,上述4家公司的接盘方均为上海源耀和。“企查查”平台显示,上海源耀和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6月16日,由上海戈美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全资持有,权益由两名自然人石芮嘉、郎建梅分别控制51%和49%。从时间上来看,这家公司成立至今还不足半年。

三巽集团频繁出让公司股权的原因是什么,几家公司为何均转让给上海源耀和?就该问题,11月9日,三巽集团方面向《华夏时报》记者仅回复称,“安徽三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为非上市公司体系内公司。上市公司如有相关变动,请留意公司公告。”

尽管三巽集团方面对上海源耀和闭口不谈,但据公开资料,两家企业均来自安徽,且在业务上存在一定关联。

例如,三巽集团子公司滁州三巽置业参股的“寿县京侨置业”,财务负责人程云同时兼任了“寿县景宏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监事,而寿县景宏的股东之一,则为石芮嘉的上海禾叶建材贸易有限公司;黄磊是石芮嘉的合作伙伴,其在石芮嘉控股的安徽旭然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中担任财务负责人,而黄磊的合作伙伴赵名利和在三巽旗下多家子公司任核心岗位的陈宝林在滁州祥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产生了交集。

值得注意的是,在频繁转让旗下公司股权之外,三巽集团近期还遭遇清盘呈请、以及旗下股权遭冻结等麻烦。

其中,11月1日,三巽集团公告称,于2022年10月31日,公司收到宝新证券有限公司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出的对公司的清盘呈请,内容有关公司未向呈请人支付总额为720万港元的财务咨询服务费。对此,三巽集团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说,宝新证券未实际提供财务咨询服务,公司认为该费用不应支付。公司将寻求法律措施以坚决反对呈请,并将采取一切必要行动保护公司合法权利,“后续如有进一步进展,将适时刊发进一步公告”。

此外,11月1日,安徽三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新增股权冻结,被执行人为钱堃,冻结股权标的企业为安徽三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冻结权益数额为8400万元人民币,冻结期限从2022年10月26日至2025年10月25日。

无缘“千亿”,业绩持续下探

一系列糟心事的背后,三巽集团运营情况不容乐观。

据公开资料,三巽集团成立于2010年,公司从棚改项目起家,2014年涉足房地产。2018年7月,三巽将总部搬到了上海虹桥,实现了走出安徽、开始全国扩张的新征程。2021年7月,连续4次冲击资本市场后,三巽集团才终于在港交所成功上市。

2018年将总部迁往上海之初,三巽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主席钱堃充满信心地对外宣布,“三巽2019年要实现销售收入300亿元,并在五年内实现千亿目标”。在招股书中,三巽未披露销售额数据。2019年底,克而瑞发布的《2019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显示,三巽集团2019年的全口径金额为91.2亿元。

如今近4年过去,“千亿”目标已遥不可及,甚至连300亿都难以企及:三巽集团发布的截至2022年9月止未经审核运营数据显示,今年1-9月,三巽集团及其联营公司实现累计合同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18.8亿元;今年上半年,三巽集团及其联营公司的合约销售金额约为14.14亿元,同比下降70.6%。另据Choice数据,截至2021年6月30日、2021年12月31日、2022年6月30日,三巽集团拥有人应占净利润分别为6200万元、300万元和-3440万元。

惨淡的业绩之外,公司偿债压力也已迫在眉睫:2022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三巽集团一年内到期债务为9.41亿元,两年内到期债务2.7亿元。

对于债务问题,三巽集团在采访回复中强调:“公司根据现有的现金流预测认为,公司有足够的运营资金为业务提供资金,并在可预见的未来履行到期债务责任。”根据半年报,截至2022年6月30日,三巽集团包括受限制现金、已抵押存款以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在内的现金及银行存款约为12.92亿元(2021年12月31日为16.94亿元),持有债务总额(包括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约12.11亿元。

三巽集团方面进一步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公司接下来也将继续实施各项措施,加快项目销售及已竣工物业的交付,尽快回笼资金;同时,进一步强化降本增效,加强成本控制,减少不必要的各项开支,同时做好资本开支监测,平衡和缓解现金流。“公司始终秉持稳健的经营策略,基于当前房地产行业承压,公司将坚持更加审慎的策略,合理管控公司现金流,确保公司运营稳定。”三巽集团称。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加强成本控制”“更加审慎的策略”已经反应在公司的投资及员工安排方面。例如,自2021年9月耗资6.15亿元在常州市拿下经开区五环纸业地块之后,三巽集团就再也没有公开拿地的信息流出。截至2022年6月底,三巽拥有48个项目组合,20个为已竣工项目,27个为发展中项目,而1个为持作未来开发的项目,土地储备仅有302.7万平方米;另据半年报,2022年6月30日,三巽集团拥有385名雇员,相较于2021年底的779名少了394名。通过裁员和收紧对员工薪酬开支,三巽的行政开支也从去年年中的9600万元下降至今年年中的5740万元。

有市场看法指出,在行业仍处深度调整期的当下,类似于三巽集团这样的中小房企存在一定“被优化”风险。对此,三巽集团向《华夏时报》记者强调,“当前,房地产行业高度承压,给企业带来不小的挑战,但我们对行业仍抱有信心。”

在回复中,三巽集团称,自去年以来,公司判断房地产行业的利润水平会逐渐向制造业靠近,在内部就管理精细化,标准化、品质化,号召员工向制造业学习,并在组织架构等方面做了一些调整。面对当前挑战,公司将严守财务底线和投资纪律、提高营销决策、运营和经营效率、力保交付等。

但事实上,一路下跌的股价也反应出资本市场的态度:2021年7月上市后,三巽集团开盘首日股价报收4.75港元/股,但在同年8月股价最高达到5.88港元/股后,便一路下滑。今年6月22日收盘,三巽集团报0.98港元/股,正式沦为“仙股”。

时至今日,三巽集团股价未有太大起色。11月14日,受“央行16条”消息影响,三巽集团股价涨16.28%,仍只有0.150港元/股。11月18日,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三巽股价报0.193港元/股,跌3.5%。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