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张伯礼院士抗疫突出进展:宣肺败毒颗粒缩短核酸转阴时间

程婉婷 2022-11-19 21:53:48

“密接人员及早服用中药可以降低阳性检出率,轻症患者可以改善症状、减少转重率。”11月1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医大师张伯礼在解读防疫二十条时强调。

自疫情始,这位因“落泪”与“诗词”走红网络的七旬院士便一直奋战在抗疫一线,一句“国有危难时,医生即战士”让公众总能在疫情最严重的地方看到他的身影。他带领中医团队为中国抗疫贡献了不可小觑的中医力量,从“三药三方”的宣肺败毒方到明显缩短核酸转阴的宣肺败毒颗粒,中药抗疫取得突出进展。

“无胆英雄”战疫时间表

1Z61015T-0.png

戏说胆囊留武汉,翻身上马战犹酣。2020年1月27日大年初三,张伯礼临危受命奔赴武汉,作为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组成员投身抗疫一线,2月12日又率领209名中医“国家队”进驻江夏中医方舱医院,着手推动中医治疗新冠肺炎,同时进驻方舱的还有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作为总顾问的张伯礼,带领五个中医医疗队,在方舱收治564个新冠患者,针对患者不同程度的症状制定中药处方,后期基本做到了“一人一方”,最终实现了“病人零转重、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在武汉鏖战80余天,他因过度疲劳导致胆囊炎发作,必须将胆囊切除,这位将“胆”留在武汉的英雄院士术后3天又投入工作。

昔赴江汉茫然惕,今战石门壮怀情。2021年1月初,河北新冠肺炎本土聚集性疫情暴发,张伯礼第一时间转战石家庄,身穿“天津老张”的防护服进入隔离病区,指导河北省中医院一线医护人员,结合石家庄疫情中无症状多、潜伏期长的特点,总结出许多中西医结合、中药治疗的有效方案。“此次抗疫,中医药发挥了积极作用!70%的患者在治疗中都是用的中药。”2021年1月31日张伯礼在考察河北省中医院时表示。

家门口战奥密克戎,首创“天津经验”。2022年年初,天津疫情爆发,张伯礼也带领中医团队迅速投入这场发生在家门口的战“疫”,面对奥密克戎病毒在天津被发现时至少已经传播三代的严峻形势,在张伯礼的指导下,天津市坚持“中西医并重、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关注“一老一小”,强化“一头一尾”,中医药及早、全程、深度介入,提高了临床救治效果,探索出了一套中医药抗疫的“天津经验”。

上海抗疫大考,临危受命再披甲。奥密克戎变异株侵袭上海,2022年4月15日张伯礼携助手再上抗疫一线,在沪奋战36天,张伯礼与刘清泉及严世芸等中医专家共参加了30余次定点医院重危症患者会诊和病例讨论,优化中医方案, 先症而治、截断病势,中医药调节免疫功能,使患者不成为确诊者,也促进核酸快速转阴。

“宣肺败毒”中药抗疫新成果

1Z6103Y6-1.png

多次、多地的中医临床救治经验,让张伯礼院士早已摸清新冠肺炎的特征,即使在西医认为病毒已多次变异,但在中医看来其属于“湿毒疫”,即湿毒郁肺所致的疫病,湿毒内蕴是其核心病机,兼夹发病是临床特点。

确定了新冠肺炎的核心病机,辨证施药便有了可循之路。宣肺败毒方是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教授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刘清泉教授在武汉战疫期间边治疗、边总结而成,由《伤寒论》《金匮要略》等名方凝练而来,强化了宣肺化湿、清热透邪、泻肺解毒的作用,一方治多证,主治“湿毒疫”。

经过大量的临床经验,证实宣肺败毒方是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所感染肺炎的有效治疗方。该方经过专家佐证成功入选抗疫“三药三方”,并先后被列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诊疗方案》(第六、第七、第八版及第九版),在各地的疫情防治过程中,使用“宣肺败毒方”的新冠患者,极大降低了转重症和复阳的几率,并缩短了核酸转阴时间。

为了使宣肺败毒方潜在药理机制更明确,张伯礼院士团队将高分辨率质谱法与分子网络相结合,以炎症相关通路为主要目标,对方中的关键活性物质进行分析,初步鉴定了黄酮类、萜烯、羧酸等 154 种化合物。通过多模式筛选发现,处方中的虎杖、芦荟和红柑橘可明显下调巨噬细胞的活化,并确定其中的活性化合物为虎杖苷、异甘草苷和猕猴桃苷;青蒿、麻黄中的麻黄碱、白术内酯、山奈酚可显著抑制内源性巨噬细胞迁移。至此,“宣肺败毒方”在炎症调节中的药理机制 、有效成分得到了实证。

“中医药+科技”让古方转化成便于服用的药。从宣肺败毒方到宣肺败毒颗粒,不仅需要政策的支持,更需要临床与企业、科研机构、高等院校等加强协作。只有将创新组方与现代制药工艺、生产质控标准相结合,并借助现代技术方法,深入研究药效及药理机制,才能在临床实践中逐步形成多靶点联合用药方案,强化治疗效果。

2021年3月,步长制药抗疫产品宣肺败毒颗粒获批上市。“宣肺败毒颗粒是以宣肺败毒方为基础、按照现代中药制剂工艺制成的便于服用的颗粒剂,是中医药传承精华、守正创新的生动实践。”步长制药总裁赵超表示。

编辑:程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