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新冠药品网售的冰与火:海王星辰网售阿兹夫定被下架,连花清瘟卖断货

郭怡琳 2022-11-22 14:03:47

本报记者 郭怡琳 于娜 北京报道

近日,疫情的波动引发居民囤药潮。国家卫健委新冠诊疗方案的在册药物,首当其冲成为民众囤药的“目标”。

日前,中成药连花清瘟,因“卖断货”两登热搜。而阿兹夫定片上架不到24小时,就被国家药监局责令下架。同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九版)》推荐药物,中、西新冠治疗药物的市场销售,为何遭遇冰火两重天?

从药品管理规范层面,2022年11月国家药监局发布《药品网络销售禁止清单(征求意见稿)》,规定用药风险较高的处方药不可在网上销售。在此背景下,处方药阿兹夫定片被令下架,非处方药连花清瘟销售火爆,处于情理之中。

而从临床角度来看,民众也不宜私自购买服用阿兹夫定片。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李侗曾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阿兹夫定片是西药,有可能导致肝肾损伤。甚至同其他药物相互作用,有加重不良反应风险。”另一方面,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医科医生董秋安则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与西药相比,连花清瘟组方性味无毒,仅药性较为寒凉,烈性不良反应相对少见,大多数无基础病人群的不良反应主要包括消化道及皮肤症状。”

阿兹夫定遇冷

11月18日晚,深圳海王星辰药店在急送平台,线上零售阿兹夫定片。11月19日午间,网售不到24小时,阿兹夫定片被国药监责令下架。首个国产新冠口服药阿兹夫定的“初亮相”就这样以“快闪”告终。据媒体报道,国家药监局已通知阿兹夫定不允许线上线下零售,如有已经卖出的,需将销售记录报市局。

当天下午,真实生物就此事发布公告称,“这是海王星辰药店的个例行为,初衷是为了满足深圳地区部分往来香港和出境人员的需求。海王星辰线上售卖的阿兹夫定片实为我司抗HIV-1(艾滋病)适应症药品。公司已第一时间就相关情况和海王星辰进行沟通,要求即刻下架处理,目前海王星辰已对药品进行下架。”

据悉,阿兹夫定片有1毫克与3毫克两种规格,且两种规格药品在适应症上区分严格。用药助手APP显示,上述两规格均可用于艾滋病治疗。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九版)》推荐的,仅为1毫克规格。

伴随事件发酵,销售方海王星辰方面迟迟未对此进行回应。截至发稿前,记者多次拨打海王星辰财报所示电话,持续未被接听。天眼查显示,深圳市海王星辰健康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其母公司海王集团始于1989年7月8日,是一家以医药工业和生物工程为核心的综合企业。2010年海王集团正式进军医药电商领域,2017年海王星辰“微商城”O2O平台正式上线。

“阿兹夫定除可用于抗HIV适应症,其本身同时用作抗新冠肺炎适应症的治疗。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及新冠病毒肺炎乙类甲管的政策,新冠病毒肺炎确诊患者需集中收治,不存在患者自行凭处方购药的情形。海王星辰的做法,虽然很难认定违反《药品管理法》,但有可能涉嫌构成违法《传染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江军律师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道。

在李侗曾看来,“作为新冠抗病毒药物,目前阿兹夫定被国家卫健委批准在成年新冠确诊病例普通型使用。临床认为,确诊病例普通型是指胸部CT检查有肺部表现的病例,且需在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治疗。而没被临床确诊患者无需用药,因此普通民众不需要自行储备新冠药物。”

从阿兹夫定下架可以看出,未来新冠口服药的渠道,或许仅局限在医院。这对尚未上市的药企将带来怎样的销量打击?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真实生物、君实生物、广生堂、众生药业、先声药业、歌礼制药、科兴制药、前沿生物、开拓药业等均已开展对新冠治疗相关药物的研发。他们又将何去何从呢?

连花清瘟火爆

与阿兹夫定片相反,抗疫中成药在网上销售如火如荼,因此成为市场追捧的焦点。

上一周收盘,中医药板块涨势喜人。以岭药业以48.29%周涨幅领跑,同时步长制药也收获12.59%周涨幅。从财务数据看,连花清瘟的销售收入已成为以岭药业业绩增长的重要组成部分。2021年年报显示,以连花清瘟药物为代表的抗感冒类药实现销售收入41.08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40.60%。步长制药2022年3季度报显示,公司净利润12.67亿元,其中宣肺败毒颗粒实现收入4.68亿元。

对此,西南证券指出,中药创新药研发政策利好,中成药抗疫赛道迎来风口。强化中医药理论、人用经验、临床试验“三结合”,中药注册审评证据体系进一步打造。随着近期NMPA《基于人用经验的中药复方制剂新药临床研发指导原则(试行)》的发布,中药复方制剂新药的研发决策或注册申请或迎来热潮。

以连花清瘟上周的火爆表现为例,11月14日晚间,有媒体报道称,石家庄部分药店连花清瘟胶囊断货,并且在生产商以岭药业内部也出现抢购现象,连花清瘟胶囊现已不接受员工自提。随后《华夏时报》记者在不同时段,多次亲测互联网购药平台发现,连花清瘟已恢复正常销售。直到临近19时,记者电询位于桥西区的一家药店时,店员称“没货了,都被买走了”。

11月16日下午,“以岭药业大量招聘普工”登上微博热搜,并且排名不断上升。据悉,以岭药业石家庄厂区和北京以岭药业有限公司,急聘生产操作员,加码生产连花清瘟药品。

针对上述情况,以岭药业解释称,连花清瘟作为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代表性中成药,自2003年上市以来,先后30次列入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甲流、乙流、禽流感、新冠肺炎等传染性公共卫生事件诊疗方案或指南/共识推荐用药。

一位不便具名的连锁药店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反馈,“11月11日,疫情防控优化二十条中的第十三条规定指出,加快新冠肺炎治疗相关药物储备,重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做好有效中医药方药的储备。此后,连花清瘟胶囊、宣肺败毒颗粒中成药两款第九版《新冠诊疗方案》推荐用药,相继成为公众追捧的明星产品。”

而一位购买多盒连花清瘟胶囊的大学生小玮(化名)则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我囤药主要是为应对感冒。虽然感冒可以自愈,但学生宿舍人比较多,循环感冒迁延难遇。我就想多储备点常用药,以防流感来袭,感冒药供不应求。”

对于民众的购药热潮,董秋安坦言,“连花清瘟可用于湿热蕴肺证,宣肺败毒颗粒可用于湿毒郁肺证。但二者都不是预防药物,没有症状不推荐服用。它们不同于板蓝根和凉茶等中药保健品,健康人盲目服用可能引发身体不适。”

李侗曾则提示道,“民众不必提前囤够新冠药品。一方面,无症状感染者无需药物治疗,轻型和普通型感染者遵国家政策集中隔离和治疗。另一方面,有基础疾病的感染者,不宜在家庭内部自行处理。一旦检测核酸或抗原阳性,建议立刻报告社区,汇报基础病史,自己和同住人都原地不动,闭环管理转运定点医院。”

见习编辑:颜源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