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单季订单50亿笔,美团即时零售交成绩单:一场“万物到家”巨头争夺战刚开局

卢晓 2022-11-26 20:06:08

本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在腾讯宣布将向股东派发美团股份九天后,美团也披露了自己的三季度财报。

11月25日港股盘后,美团宣布今年三季度其营收达626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28.2%。相较去年同期美团三季度也扭亏为盈,整体期内利润达12.2亿元。美团CEO王兴当晚在财报电话会议中称,美团仍将继续与腾讯在策略和运营层面进行合作,并表示欢迎新投资者的加入。

需要提及的是,这份财报还显示美团在即时零售战场的份量:今年三季度它的即时配送订单超过50亿笔。不过这个战场也早已成为诸多互联网大厂瞄准的目标。截至11月25日收盘,美团报收136.6港元,跌1.66%。

扭亏为盈

美团在财报中称,其三季度的收入增长主要源于核心本地商业分部的收入稳定增长,及新业务分部尤其是商品零售业务的收入强劲增长所推动。

今年三季度,美团包括餐饮外卖、美团闪购及到店酒旅业务在内的核心本地商业分部季度收入增长至463亿元。占到总营收的74%。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美团在今年二季度的财报中将自己的业务分部调整为上述模式。

其中,配送服务依然占据美团收入的大头。201.07亿元的收入比去年同期(约154亿元)增长30%,占据美团核心本地商业收入的四成以上,也接近美团总营收的1/3。

核心本地商业分部也是美团的盈利支柱。财报显示,今年三季度这一业务的经营溢利为93.21亿元,是去年同期的2.2倍。

美团当期的扭亏为盈还来自新业务亏损的收窄。

财报显示,今年三季度囊括美团优选、美团买菜等在内的新业务分部经营亏损67.71亿元,再叠加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等未分配项目带来的15.61亿元经营亏损,美团今年三季度经营利润约为9.9亿元。作为对比,美团去年同期仅新业务的经营亏损就超过100亿元。而对于新业务何时能实现盈亏平衡,美团CFO陈少晖当晚在电话会议中认为,关键还是在于优化业务模式,提高核心竞争力。

降本增效在眼下也是互联网大厂必不可少的一项选择。

财报显示,美团今年三季度约441亿元的销售成本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为70%,去年同期这一比例则接近79%。美团表示,销售成本占收入百分比的减少主要是由于餐饮外卖、美团闪购及商品零售业务的毛利率改善所致。

此外,今年三季度美团的销售及营销开支为109亿元,占总收入的百分比同比下降5.9个百分点至17.4%。美团认为,这主要是由于其有效的成本控制措施限制了推销及广告开支。

财报还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美团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短期理财投资分别为233亿元及883亿元。当期美团年交易用户数为6.87亿。交易用户年均交易笔数达39.5笔,同比增长15%。

即时零售竞争激烈

这份财报显示,由外卖拓展而来的即时零售已经成为美团的主要战场之一。今年三季度,美团包括餐饮外卖以及美团闪购的即时配送订单数已经超过50亿笔,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6.2%。

餐饮配送是美团的起家业务。而这一业务的物理战场还在持续扩大。

此前有消息称,美团外卖业务正筹备进入中国香港。王兴当晚在电话会议中回应称,香港在网络基础设施方面同其他海外市场类似,拥有多语言环境,但是在文化、语言和饮食习惯方面同内地居民相通,对于试验拓展公司的全球基础设施服务而言,是一个不错的测试地。不过他同时提及,目前美团在香港只有一些非常小的测试项目,团队也需要更多时间来学习当地的运营模式。

而聚焦非餐饮业务的美团闪购则在加强与传统实体零售品牌的合作。

今年双十一前,美团与苏宁宣布达成合作。《华夏时报》记者从苏宁方面了解到,双十一期间,其有超600家门店入驻美团,共覆盖175个城市,手机、电脑、生活家电类产品下单最快30分钟送达。而双方的下一个目标是,计划在2023年入驻美团平台的苏宁门店超国1000家。

此外,今年三季度美团平台上便利店和超市的交易量分别同比增长27.9%和62%,夫妻小店订单量同比增幅高达125%。

需要提及的是,去年9月美团闪购负责人肖昆还曾在闪购零售大会上发言称,同城零售五年后的市场规模是1万亿,美团要拿下其中的4000亿。

但即时零售战场已经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不仅京东与达达在即时零售领域加速整合,今年8月,抖音又和饿了么共同宣布在探索本地生活服务的新场景升级等方面达成合作。此前还有媒体报道称,今年字节跳动本地生活业务的全年GMV目标将提升至500亿元。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当前即时零售的赛场之上,美团一方面本身体量较大,另外一方面网络比较健全,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它本身优势相对较强。他同时认为,即时零售的壁垒核心在于配送网络,配送网络是否完善,配送效率如何,价格如何,市场优势怎么样,这些才是最关键的因素。“从这些角度来看,当前即时零售的整体市场依然需要进一步的建设。各家参与方比拼的都是长期可持续的发展,是强大的履约能力。”江瀚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