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三度卖“壳”,多次跨界,接连被问询,已连亏两年的乾景园林,对光伏是蹭热度还是诚意之举?

董红艳 2022-11-30 18:23:50

本报记者 李贝贝 见习记者 董红艳 北京报道

光伏等新能源领域被视为发展风口,引得各行各业均想从中分得一杯羹,纷纷玩起了跨界。近日,乾景园林(603778.SH)发布多条公告,宣布将进行股份转让、定向增发新股和资产并购,计划在易主的同时,切入大热的光伏行业,计划双主业发展。

乾景园林的这一系列举措受到多方关注,更遭到上交所的连环“拷问”,质疑其发展光伏业务的能力和真实的动机,询问其是否存在迎合热点维持股价的情形。11月24日,乾景园林发布了《关于控制权转让及资产交易事项的二次问询函的回复公告》,着重对标的公司的业绩承诺、收购资金来源、跨界光伏的不足和风险等问题进行了披露答复,并否认了切入光伏是“蹭热度”。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乾景园林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在行业内缺乏竞争力,在试水文旅、环保、公墓等多个行业失败后,业绩连续下降,净利润已连亏两年。

11月25日,江苏四维咨询集团董事长,知名财税审专家刘志耕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市公司从园林行业切入光伏赛道,行业跨度巨大,之后更是需要大量的投入。而光伏行业的发展状态起伏不定,还存有诸多不确定性。乾景园林切入光伏赛道需要承担非常多的风险。

记者了解到,在控制权转让提示性公告披露前6个交易日,乾景园林的股价累计涨幅已经高达20.21%,而截至2022年11月30日13:00,乾景园林股价近一个月的涨幅为105.61%,近一年的涨幅为45.56%。

易主跨界连遭质疑

距离上次易主计划“夭折”仅仅4个月的时间,乾景园林又紧锣密鼓地张罗起了第三次“卖壳”。

11月9日,乾景园林发布多条公告,宣布进行股份转让、定向增发新股和资产并购。乾景园林称,拟将控制人回全福、杨静所持有的8%的股份以4.12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国晟能源,转让总价约为2.12亿元。同时,乾景园林拟向国晟能源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总价约为4.69亿元。交易完成后,国晟能源将持有乾景园林29.23%股份,成为新的控股股东。除此以外,乾景园林还计划以1.54亿元现金收购国晟能源持有的7家企业的股权。

此前,乾景园林已经两次寻求国资接盘未果。上交所公告显示,2020年1月10日,乾景园林公告称因陕西省国资委审批不通过而终止了与陕西水务的股权出让交易。2022年6月30日,乾景园林公告称因发展规划意见不一致而终止了与海南旅投的转让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乾景园林公告称,拟收购的7家公司为国晟能源布局光伏行业的部分资产,而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募集资金将用于光伏组件业务、电池业务的开发和生产。这意味着乾景园林将从园林绿化跨界到新能源光伏。

记者了解到,这并不是乾景园林第一次涉足新的业务领域。据悉,此前,乾景园林还“试水”文旅、环保、公墓等多项园林绿化之外的业务,虽然跨度并没有光伏大,但是最后均以失败告终。

乾景园林的一系列大动作遭到了上交所的连环追问。11月10日,易主和并购公告刚刚发布,乾景园林就收到了来自上交所的第一次问询,上交所对乾景园林的交易目的、收购方资金来源、收购人资格与控制权稳定性、交易相关风险、标的资产质量和估值合理性、交易对上市公司的内幕信息管控等七个方面提出了疑问。11月17日,乾景园林对其进行了回复。但是,上交所随即又对其发起了第二次问询,对标的资产质量及保障措施、标的资产业务模式、收购人资金来源、资产收购原因及合理性等四个方面继续发问。

11月24日,乾景园林发布了《关于控制权转让及资产交易事项的二次问询函的回复公告》,着重对标的公司的业绩承诺、收购资金来源、跨界光伏的不足和风险等问题进行了披露和答复,否认了迎合热点维持股价的情形。

记者了解到,在控制权转让提示性公告披露前6个交易日,乾景园林的股价累计涨幅已经高达20.21%,控制权和资产交易公告披露前一交易日,乾景园林的股价出现了涨停。据悉,截至2022年11月30日13:00,乾景园林股价近一个月的涨幅为105.61%,近一年的涨幅为45.56%。

刘志耕指出,上市公司应该依靠主营业务的经营和业绩的提升来回馈投资者。仅靠权宜之计,甚至冒险的方法来刺激股价,企业的规范性、稳定性会遭到质疑,甚至会被认为弄虚作假。

是否将连亏三年?

“如果上市公司一再寻求对公司控制权的变更,寻求被借壳,这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上市公司对自身原有业务发展已经缺乏信心。”刘志耕分析指出。

近些年,乾景园林现有业务的业绩表现不甚理想。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和2021年乾景园林的总营收分别为2.59亿元、1.77亿元,同比下滑分别为28.25%、31.6%。园林工程、园林设计为乾景园林的主营业务,其中园林工程的占比最高,是最为核心的业务模块。但是,乾景园林核心业务的盈利能力十分有限。据财报数据,2021年乾景园林园林工程业务的毛利率仅为4.85%,在各业务模块中利率最低,远低于园林设计56.13%的毛利率。

与同行业其他企业相比,乾景园林核心业务的毛利率也并不具有竞争优势。据悉,2021年杭州市园林绿化股份有限公司园林工程业务的毛利率为22.56%,比乾景园林园林工程业务同时期的毛利率高出近18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乾景园林已经连续两年出现净利润亏损,且亏损面有不断增大的趋势。据财报数据,2020年和2021年,乾景园林净利润亏损金额分别为8065万元和2.19亿元。而2022年上半年,乾景园林净利润亏损金额为1592万元,亏损仍在继续。刘志耕表示,企业在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一般都会为第三年不再亏损而“努力奋斗”,以规避ST退市风险。

乾景园林在对上交所的回复中提到了“双主业”的发展策略,计划发展园林绿化的同时,转型光伏产业。新注入光伏业务能否扭转乾坤?事实上,目前,乾景园林拟并购的光伏企业营业状况堪忧。据悉,国晟能源下属的这7家公司均为今年新成立,目前仅有1家开展经营,且处于亏损状态。截至2022年8月底,国晟能源今年的营业收入仅为188.96万元,净利润亏损为1191.93万元。对此,乾景园林表示,推迟收购时间将可能导致交易价格大幅度上升,看好标的公司未来的发展,并透露截至 2022 年 11 月 10 日,公司光伏组件业务已与中广核、中国电力等国企、央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与中广核签订1.94亿元光伏组件销售合同。

刘志耕表示,上市公司从园林行业切入光伏赛道,行业跨度巨大,之后更是需要大量的投入。而光伏行业的发展状态起伏不定,还存有诸多不确定性。乾景园林切入光伏赛道需要承担非常多的风险。

针对企业运营发展的相关问题,11月25日,《华夏时报》记者对乾景园林进行采访并向其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是截至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