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振东制药收警示函,2022年业绩“秃然”亏损

王瑜 2023-3-16 14:59:31

本报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近日,山西振东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振东制药”)及其控股股东山西振东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振东集团”)因信披违规等问题收到中国证监会山西监管局下发的警示函,山西监管局表示对振东制药及董事长李安平、董秘周红军、 财务总监刘长禄采取责令改正并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2021年是振东制药业绩的高光时刻,但是到了2022年,振东制药“秃然”陷入亏损,对于亏损原因,振东制药表示,因为加大对明星产品治疗雄性脱发的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的推广和比卡鲁胺胶囊等产品进入集采后盈利能力下降造成。

而随着脱发治疗的市场空间增大,达霏欣是否能挽救振东制药的业绩,还有待市场观察。

收到警示函

近日,振东制药收到中国证监会山西监管局下发的《关于对山西振东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李安平、周红军、刘长禄采取责令改正并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以称《警示函措施决定3号》)和《关于对山西振东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下称《警示函措施决定4号》)。

《警示函措施决定3号》显示,在2019 年 12 月—2021 年 3 月期间,振东制药子公司山西振东道地药材开发有限公司通过向平顺县龙硕种植专业合作社、陵川县燎原中药材专业合作社、平顺县梅海种植专业合作社预付中药材采收款及向其出借款项等形式,将资金转出至上述合作社,由上述合作社将收到的款项转出至山西金都商贸有限公司、长治县成诚农产品开发有限公司,再由上述两家公司将资金全部转至公司控股股东振东集团,振东集团收到上述资金后用于日常经营、归还股票质押借款等,合计金额 7,114 万元。

经查,前述占用资金已全部归还。上述事实构成振东集团对振东制药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而公司未在2019 年至今的年度报告及2021年至今的半年度报告中对该事项进行披露。 因此,山西监管局对振东制药和振东集团分别下发了《警示函措施决定3号》和《警示函措施决定4号》。

值得注意的是,在《警示函措施决定3号》里还提到,关于振东制药收入确认的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的问题。振东制药的收入确认政策为,振东制药将药品销售给具有医药经营资质的经销商,经销商收到相应药品时确认营业收入。但在日常执行过程中,振东制药根据发货单即确认销售收入,未严格按照收入确认政策进行会计处理。而振东制药子公司道地药材未针对收入确认建立有效内控。道地药材未对客户是否收货、产品是否验收合格等情况进行跟踪管理,未对客户收货回执、客户验收合格证明等重要资料进行收集和归档。

另外,在2021—2022 年期间,振东制药在出售子公司北京振东朗迪制药有限公司、 筹划2021年度利润分配等重大事项时,在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方面同样存在问题。部分内幕信息知情人未在内幕信息商议筹划阶段和内幕信息决议环节进行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还有个别内幕信息知情人签字确认的知情时间与公司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档案记载的知情时间不一致。

警示函指出,李安平作为公司董事长,周红军作为公司董事会秘书,刘长禄作为公司财务总监,对前述事项负有主要责任。因此,山西监管局决定对振东制药及李安平、周红军、 刘长禄采取责令改正并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业绩亏损

振东制药的主营业务为肿瘤、毛发、消化、泌尿、心脑血管等药物的生产和销售。

肿瘤类药物的主要产品包括岩舒复方苦参注射液、比卡鲁胺胶囊和注射用香菇多糖等,2021年振东制药肿瘤类药物毛利率高达92%。皮科类药物业务板块的主要产品为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2021年毛利率为74.62% 。

而振东制药在市场上“出圈”主要由于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的旺销。随着社会发展,我国脱发人数超2.5 亿,平均每6人中就有1人脱发,其中男性约1.635亿,女性约0.88亿,30岁前脱发的比例高达84%,比上一代人的脱发年龄提前了20年,呈现明显的低龄化趋势。

据了解,目前治疗“雄性激素脱发”只有三种方法,口服“非那雄胺”、局部外用“米诺地尔”和毛发移植。国内市占率比较高的米诺地尔产品分别是港股上市公司三生制药旗下的“蔓迪”和振东制药的“达霏欣”。2020年“达霏欣”的销售额为0.80亿元,但是到了2021年,达霏欣所有终端渠道销售额为3.03亿元。

2021年也是振东制药业绩的高光时刻。当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26.17亿元,同比整张898.92%。实现业绩驱动因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报告期内因出售朗迪制药形成利润约为24.34亿元。二是公司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舒血宁注射液、西黄丸等主要产品保持快速增长。

而在出售朗迪制药之后,振东制药披露2022年业绩预告显示,2022年振东制药实现归母净利润为亏损5500 万元—7500 万元 ,扣非净利润亏损13000 万元—16000 万元。对于亏损原因,公司表示,一方面公司加大了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等产品的推广; 另一方面比卡鲁胺胶囊等产品进入集采后,盈利能力下降。而在2022年中报中,振东制药表示,因出售朗迪制药100%股权,公司业绩相比去年大幅下降。

随着植发机构的蓬勃发展,振东制药的核心产品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也面临一定冲击。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医美机构分会副会长田亚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口服“非那雄胺”加配合局部外用“米诺地尔”是治疗雄脱的传统方法,但缺点是两种药物都需要坚持使用,停药后作用就会消失。如果说药物治疗是缓解脱发,那么毛发移植就是具有永久性的解决方案。田亚华认为,随着毛发移植技术提升和产业的快速发展,将会对药物治脱产业产生较大冲击。

编辑:颜源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