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公益财经 地产 能源 健康 汽车 评论 人道慈善

https://uploads.chinatimes.net.cn/article/202312/20231201230920ttWh5v7Vck.jpg

清仓式分红后募资补充现金流,实控人持股近九成,化工企业南高峰终止IPO

何一华 2023-12-2 11:36:23

本报记者 李贝贝 见习记者 何一华 北京报道

日前,上交所官网披露,因南高峰和保荐人财通证券申请撤回上市材料,决定终止对南高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沪市主板上市的审核。

报告期内,南高峰存在清仓式分红的问题。2019年到2022年上半年,合计派发现金红利4.22亿元。而公司实控人持股87.17%,也就是说,分红绝大部分进了实控人的口袋。

有意思的是,分完红之后,南高峰上市募资金额中,就有3亿元是用来补充流动资金的。此外,公司还面临主营业务六氟磷酸锂产能过剩、甚至可能被替代的问题。

南高峰终止IPO

资料显示,2023年2月28日,南高峰上市申请材料获上交所受理,3月20日,上交所开始进行首轮问询,8月21日,其回复了上交所首轮问询,11月27日,南高峰申请撤回上市材料,终止了IPO进程。

自成立以来,南高峰一直致力于高纯度氟化工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目前,主要产品包括无水氟化氢和各类高纯度无机氟化盐,如六氟磷酸锂和氟化氢铵。

招股书显示,南高峰经营业绩呈现较大波动。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6.04亿元、5.23亿元、9.44亿元、4.62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8473万元5596万元、2.29亿元、9240万元。

主营业务产品价格对南高峰经营业绩存在较大影响。以六氟磷酸锂价格为例,报告期内,平均价格分别为8.95万元元/吨、8.54万元/吨、27.12万元/吨、34.72万元/吨,销售价格呈现较大波动。南高峰指出,公司经营业绩受到内外部因素的影响,若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公司的盈利能力,甚至面临上市当年营业利润同比下滑 50%以上的风险。

价格波动也对公司毛利率产生了影响。报告期内,南高峰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4.25%、20.04%、40.68%和 36.08%,波动较大。南高峰表示,毛利率变动主要受到市场供求关系变化导致产品和原材料价格变动等因素的影响。

《华夏时报》记者就终止上市问题等问题致电南高峰董秘办,对方表示,“我不是很清楚,我们领导不在。”

清仓式分红被问询

报告期内,南高峰进行了5次分红,分别派发现金红利7122.60万元、7122.60万元、1.1871亿元、1.1871亿元、4200万元。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和2021年分红比当期公司净利润还要高。此外,2022年5月10日通过的分红议案也存在上市前突击分红的问题。

招股书显示,程洋湜为公司董事长,程洪波则是公司总经理。程洋湜、程洪波、程浩三兄弟合计控制公司87.17%股权。也就是说,南高峰大部分分红都进了实上述三人的口袋。

而分红资金的流向,主要为理财产品、股票证券等金融资产投资支出、归还借款本息、对外拆出资金等债权相关支出、向关联企业拆出资金、股权投资、股份回购等股权投资支出等。

如此大规模的分红也受到了上交所的关注。在第一轮问询中,上交所让南高峰说明,金融资产投资、拆借资金、股权投资的具体情况,以及是否存在体外资金循环形成销售回款、承担成本费用等异常情况。

南高峰在回复函中表示,报告期内及期前,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实际取得分红资金5.1618亿元,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购买的金融资产投资花费3亿多,包括通知存款、银行理财产品、公募及私募基金份额等多种情形,不存在通过金融工具构建资金体外循环,形成销售回款、承担成本费用的情形。

知名财税审专家、江苏四维咨询集团首席咨询师刘志耕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现金分红过多会影响企业的现金流,降低企业扩大生产和对外投资的能力,从而影响到企业未来的发展。同时,过多的现金分红也可能会降低企业应对突发事件或不利环境带来的各类影响,从而降低企业的抗风险能力。

有意思的是,南高峰部分募资是用来补充流动资金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本次拟募集资金约14.17亿元,其中约10.38亿元用于主营业务增产,约7875万元用于研发与检测中心项目,3亿元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主营产品存过剩风险

南高峰的六氟磷酸锂主要用于生产锂离子电池电解液,最终主要应用于动力、储能等锂电池制造。在能源结构调整背景下,新能源汽车产业快速发展,六氟磷酸锂的市场需求也随之快速释放,近两年产品价格的快速上涨。

报告期内,六氟磷酸锂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3%、12.39%、36.58%、36.53%,收入占比快速上升。受到价格上涨的影响,六氟磷酸锂的毛利率也大幅升高,毛利率占比分别为3.40%、18.24%、63.75%、65.50%,在主营业务中的占比从最低成为最高。

南高峰在招股说明书中指出,行业内主要企业已纷纷开始扩大六氟磷酸锂产能,随着六氟磷酸锂的产能逐步释放,产品的供需格局将得到改善。

事实上,供需格局已经发生改变,目前六氟磷酸锂的价格已经回落至低位。上海有色网数据显示,12月1日,该产品价格为8万元/吨到8.4万元/吨,比报告期内最低价,2020年8.54万元/吨的价格还要低。

此外,六氟磷酸锂还面临被替代的风险。为了实现更高的能量密度目标,近年来锂电池材料行业正在不断探索新型锂盐的商业化应用,电解液将朝着高压、高安全性的方向发展,而传统的六氟磷酸锂由于热稳定性、水解性等方面的局限性,在高温高压电领域的应用受限。

双氟磺酰亚胺锂等各类新型锂盐相对于六氟磷酸锂而言在电导率、热稳定性、水解性等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但目前受制于技术工艺、生产成本等方面的限制,这些新型锂盐主要以添加剂的形式存在于电解液中。未来若是技术逐渐成熟、成本也实现下降的话,将对六氟磷酸锂产生打击,从而影响南高峰的业绩。

这也就对南高峰研发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报告期内,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2321.55万元、2252.06万元、3182.10万元、1689.2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3.83%、4.31%、3.37%、3.65%。同样拥有六氟磷酸锂产能的天赐材料,同期内研发投入为1.26亿元、1.68亿元、3.78亿元、4.3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57%、4.07%、3.41%、4.21%。

责任编辑:张子鹏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