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华安保险董事长涉嫌行贿被批捕后全身而退?2018年亏近2亿风光不再

吴敏 2019-3-5 12:01:56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自从华安保险董事长李光荣因涉嫌行贿被批捕后,华安保险也走向了十字路口,继前两年的利润缩水后,2018年华安保险终以亏损2亿收场。不过,本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司1月22日举行的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纪要中显示,“特华控股委托李光荣先生出席会议,行使42,000万股股份的表决权。”但这是否意味着李光荣再次“全身而退”尚未可知。

净利亏损近2亿

在偿付能力披露要求之下,截至目前,非上市险企大多已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其中,华安保险净利润亏损430.71万前三季度分别亏损1.11亿、566.53万、6896.78万。2018年全年合计亏损逾1.9亿。

不过,相对“哀鸿遍野”的财险市场而言,华安保险近年来的经营数据一直比较亮眼。

根据该公司年报数据,2010年至2015年间,华安保险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18亿元、2.69亿元、1.52亿元、2.07亿元、3.3亿元和7.59亿元。不过,2016年,华安保险的净利润出现了大幅下滑,当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亿元,同比下滑62%。2017年,净利润更是大幅缩水至3815.59万元。由此看来,2018年的亏损似乎早有迹可循。

但对于该公司净利亏损的原因,华安保险本报记者表示:“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保险业务的盈利能力在持续下降,受商车费改逐步深化,净费系数持续下降因素影响,保险业务盈利空间受到进一步压缩,综合赔付率持续攀升;与此同时,在投资业务方面,受资本市场低迷影响,公司投资收益率有所降低。”

其进一步表示,“2019年对我司而言挑战巨大,我司将围绕“价值导向,责任导向,过程导向,结果导向”的指导原则来开展各项经营工作。通过狠抓制度建设、强化提升总部效能、加强成本与费用管控、严考核强激励、健全公司全面风险管控体系,坚持创新引领,鼓励价值创造,不断提高公司内控水平、创新能力、盈利能力、市场竞争力,推动公司经营业绩不断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华安保险四季报显示,该公司11家股东中,除了第二、第三大股东广州泽达和海航资本外,其他股东均将其股份进行了质押,其中包括第一大股东特华控股在内的三家股东更是将其全部股份质押。而被质押的股权总数近14亿股,占总股份数量的比例高达66.6%。

而对于华安保险股权质押是否存在股权代持、违规关联持股或者变相转移股权等风险状况以及如何化解股权质押过大给公司经营带来的风险问题,华安保险向本报记者表示:“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公司股东享受质押其所持有股份的权利,股东可根据自身的融资安排依法办理股权质押,不影响公司的独立经营。华安保险一直以来均按照相关监管要求和内部制度规定,履行相应的报告和披露义务。股东股权质押范围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公司治理结构规范,经营稳定。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法讲师王鹏鹏亦告诉本报记者:“保险公司股东将所持有的股权大面积出质,只要符合相应的法律规定和公司内部管理规范,并不会对公司的经营造成实质的影响。至于股东在股权质押过程中出现的股权代持、违规关联持股或者变相转移股权等问题,并不是由公司股权质押造成的,而是涉及违反法律规定或者合同约定所产生的。”

董事长两次被捕遭遇

值得一提的是,华安保险在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1月22日该公司举行的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特华控股委托李光荣先生出席会议,行使42,000万股股份的表决权。”

而2018年4月,李光荣因涉嫌行贿长沙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原支队长胡志国,被警方批捕。《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显示,胡志国在担任长沙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长沙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办理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另案处理)涉嫌犯罪案件过程中为李某案件的处理提供帮助;违反刑事案件管辖规定,替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追讨债务;利用其职务或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替李某打探正在办理的其他重大案件的相关案情并泄露给李某。

而李光荣出席华安保险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则是其2018年4月被捕后首次出现在大众视野。

本报记者就李光荣被涉嫌行贿一事进展以及该事件对公司日常经营造成的影响是否已完全化解等问题采访了华安保险,其回复本报记者表示:“该事件对公司经营不产生影响。目前华安保险的法人治理结构完善,高管团队分工明确,各级机构发展有序,财务状况良好,员工队伍稳定,企业运营正常。”

不过,这并非李光荣第一次惹官司。早在2003年8月,就曾因涉嫌参与犯罪案件,被长沙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逮捕。当时李光荣因有参与非法侵占长沙维康公司全部资产和技术的重大嫌疑。长沙市公安局专案组多次赴广州等地调查取证,其基本结论是:广州特华是通过虚报注册资本骗取公司登记而成立的非法公司,所谓的法定代表人李光荣涉嫌伪造增值税发票。

而彼时李光荣正等待监管部门批准其出任华安保险董事长。不过,三个月后,李光荣就重获自由,有关方面也未给出明确解释。2004年,李光荣华安保险董事长一职也获得批准。

公开资料显示,李光荣于1963年出生,现年56岁,曾担任过湖南省人民政府财贸办科长、中国银行湖南省分行证券部经理、光大银行广州分行业务发展部总经理等。1998年,李光荣在广州创立特华控股,后将总部迁往北京金融街。

而特华控股是一家以金融投资、财务顾问、投资管理等投资银行业务为核心,以企业并购、金融研究服务和创业投资为特色的投资控股公司,下设投资银行总部、投资管理总部、中国博士后特华科研工作站和北京特华财经研究所等部门及机构。

投资理财险“大玩家”

不论是李光荣的被捕还是回归,似乎都很“低调”,未引发业内人士的关注。

这不仅与其低调的的行事风格有关,也与华安保险并不突出的市场体量有关。

但在李光荣低调的背后,却是将“非寿险投资型产品”玩到极致的国内第一人。这从华安保险对李光荣“李先生精通风险投资、资本运营及现代企业管理”的介绍中就可窥得一二。

李光荣曾直言,现在中国企业如果想投资金融,应首选保险。他表示,成熟的金融市场,货币市场、资本市场、保险市场三分天下,保险还略强,一般占35%——40%,而目前中国保险业资产占整个金融资产的比重还不到5%。

2002年,李光荣为规避当时的监管政策(即收购国内保险公司10%以上股份就需要监管特批),与6家关联企业一同收购了华安保险,且将收购比例严格控制在了10%以内,最终顺利收购了华安保险70%股份。

根据华安保险最新披露的2018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特华控股持有华安保险20%的股权。李光荣持有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98.60%股权,为华安保险的实际控制人。

李光荣执掌的华安保险,曾一度以投资型财险业务冠绝业内。

2004年开始,华安保险开始销售非寿险投资型产品,此后三年间更全面转向理财型业务,据相关媒体统计,该公司2004年7月到2007年间累计销售理财型产品达到218亿元,2008年全年更是高达130.5亿元。同时,借着当时的“牛市”东风,华安保险也实现了超额收益,2007年的全年综合收益率高达32.5%。

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和A股的暴跌,华安保险也面临这巨大的现金流压力。保监会亦不再批复华安保险新的投资型产品,此后华安保险“归于平静”。

除此之外,李光荣还热衷“左手倒右手”的游戏,旗下公司之间关联交易频频。

2018年10月15日,精达股份公告称,10月14日,公司控股股东特华控股与华安保险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转让其所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1.76亿股,占总股本的9%。转让后,特华控股持股比例降至12.8%。

而华安保险在此之前已经持有精达股份1944.57万股,持股比例为0.99%。加上受让股份之后,华安保险持股比例升至9.99%,有望成为精达股份第二大股东。

当然,这也并非精达股份的股权第一次“左手倒右手”。2005年,广州特华通过受让,成为精达股份第一大股东。2010年8月,广州特华向华安保险出让精达股份54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其总股本的18.34%,华安保险成为精达股份的第一大股东。2013年精达股份定增发行2.68亿股股票,特华控股认购1.34亿股,又接替华安保险成为精达股份第一大股东。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