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投资界“快狼”吴世春:一年内逆势募集10亿“弹药”

冯樱子 2019-8-1 12:42:45

本报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在天使投资圈里,吴世春和梅花创投算是国内最活跃、最懂互联网的个人和投资机构之一。

梅花创投成立于2014年5月,宗旨是帮助聪明的年轻人成为伟大的企业家,至今已投出趣店、小牛电动、车和家、唱吧、蜜芽、福佑卡车、赤子城等超300家企业。

而其创始合伙人吴世春的投资风格更是以“快狠准”著称,并被业内誉为投资界的“快狼”。在成功率仅4%的早期投资领域,吴世春曾投出过大掌门和趣店,这两个1000倍以上回报的项目。

即使在资本寒冬中,梅花创投不论投资还是募资的步伐都未见放缓。近日,梅花创投对外宣布,已于2019年第一季度完成第五期天使基金的募集,总规模5.325亿人民币。这是过去一年间,该机构完成的第二只人民币基金募集。

与此同时,2019年上半年,梅花创投在投资方面也保持了与前两年同期几乎相同的节奏,前6个月已投近30个项目。

一年内完成10亿弹药储备

在去杠杆强监管环境中,在《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等政策及市场的影响下,市场上能够出资的LP整体数量减少。2019年上半年,VC市场“募资难”趋势延续,创投行业异常冷清。投中数据显示,上半年VC/PE募资同比腰斩。具体而言,机构募集完成基金共271支,同比下降 51.69%,募集总规模544.38亿美元,同比下降30.17%。曾有VC大佬感慨,现在是入行近20年来,最难的时刻。

尤其2018年开始的P2P爆雷潮,更给寒冬中的创投行业泼了一盆冷水,不少VC/PE机构受到波及。近期,一家P2P平台涉嫌非法集资案有了新进展。警方对涉案公司、嫌疑人涉案资金进行冻结,共计冻结现金1200余万,同时对投资股东分红、员工提成、借款人未归还资金进行追缴。某资产管理公司实际控制人被牵连而深陷困境,旗下VC母基金因此无法按此前承诺完成出资,部分VC基金受到影响。

实际上,在VC/PE基金募集过程中,找LP难、完成出资承诺难、钱到位难等情况时常发生。当一期基金募资完成时,外界都在感叹寒冬中知名VC们的募集竟仍如此迅速,但其中坎坷也许只有自己知道。

梅花创投无疑是幸运的。在此次基金募集过程中,虽然梅花创投也遇到了类似情况,但由于规范运营和品牌效应,吴世春顺利地找到了新的投资人,并在五个月内完成新基金募集工作。7月11日,梅花创投正式对外宣布,已于2019年第一季度完成第五期天使基金的募集,总规模5.325亿人民币。

“当前市场环境下,原本基金用二三个月就能完成募集,现在时间稍微拉长了一些,花费四五个月。但对于早期基金五个多亿的规模不算小,能够如此快速完成也不容易。”吴世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此轮募资过程中,很多LP,尤其是老LP,基本不需要梅花团队做过多的解释和沟通,就迅速与梅花达成承诺并出资。”

该期基金LP包括了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母基金等优质机构投资人,且机构投资人出资超80%。更值得注意的是,此轮基金个人投资人中,有多位为梅花创投已退出项目的创业者。“梅花与创业者真正做到了相互成就”。吴世春说,“一些创业者对梅花有很深的感情,同时也信任梅花,相信把钱投在梅花,是保值、增值的有效方式之一。这种信任是很难得的。”

同时,吴世春表述,天使投资是穿越寒冬周期最好的武器,寒冬是投资好项目的好时机,弹药充足的梅花创投将继续聚焦于投人、投新经济,帮助聪明的年轻人成为伟大的企业家,同时为LP创造超额的回报。

此外,《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这是梅花创投在过去一年内完成募集的第二只基金。梅花创投曾于2018年第一季度完成首期5亿人民币规模精选基金的募集,主要投资A、B轮项目,并邀请前华为副总裁、百度CTO、牛电科技创始人、港湾网络创始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李一男加入,担任精选基金执行合伙人。

至此,梅花创投共管理五支天使基金,一支精选基金及数支专项基金,管理总规模30亿人民币。吴世春曾提到,在如此寒冬之下,梅花创投能在一年内完成2支总规模超10亿规模人民币基金的募集,要非常感谢LP对梅花创投团队、投资策略、历史业绩等的认可。

根据梅花创投提供数据显示,截止至2019年3月,梅花创投所有项目后续融资率超70%,各期基金IRR平均超过40%,估值超1亿美金的项目数十家,成立于2014年5月的梅花创投天使基金一期已于2018年年底完成返本,DPI116%。

细分领域存在出现大公司的机会

吴世春曾用一句话总结自己的投资逻辑:“投资新经济,重仓年轻人。”此次募集完成后,梅花创投将继续投资智能制造、人工智能、新消费、新内容、企业服务、移动出海等新经济领域。

在吴世春看来,新经济就是用创新的方式,去解决传统经济所面临的问题或痛点。中国所有传统的生意都值得重新做一遍,而在每一轮的迭代过程中,都会产生新业态、新品牌、新的消费体验等。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他表示,技术革新是提高生产率的重要方式之一。因此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基础设置的完善,5G、人工智能等一定会带来新机会。同时,他也告诉记者,原创技术的投资并不是梅花创投重点关注的领域,技术应用项目才是梅花的投资标的。

吴世春进一步分析,很多原创技术虽不是诞生在中国,但中国是新技术应用最主要的受益国。例如移动支付诞生在美国,但我国移动支付规模全球第一,遥遥领先欧美国家。国内市场对技术的开放度和包容度非常高,是新技术最好的应用之地。

上半年,由于募资难持续加剧,VC/PE机构可投资金缺乏蓄力,市场投资节奏放缓。尽管如此,梅花创投依旧保持了与前两年同期近似的投资频率,过去6个月,投出了约30个项目,包括米乐为、硕橙科技、乐艺教育、Suntisfy等。

年初梅花创投领投了城配物流SaaS服务商“讯轻科技”的天使轮。此后,讯轻科技又相继完成了两轮融资。“相当于半年时间完成三轮,是个发展特别快的项目。”这家企业也给吴世春留下了深刻印象。

进入2019年以来,业内普遍认为优质创业项目数量减少了。但在吴世春看来,机会就像面对半瓶水,有人看到的是半满,有人看到的是半空。很多好的公司都是在寒冬时期诞生的。

对于投资,吴世春总是有自己的直觉。在成功率仅4%的早期投资领域,吴世春曾投出过大掌门和趣店,这两个1000倍以上回报的项目。他认为,投资不能追风口,要提前布局。在行业被媒体关注前、被市场追捧前投资进入,才有可能获得更高回报。

近年来,不论千播大战、千团大战还是千单车大战,梅花创投都未曾参与。曾经一段时间,国内创投圈以投资风口作为衡量一个基金是否主流的标准之一。“2016年投资人被分为投资单车的和没投资单车的;2017年又被分为投资现金贷和没投现金贷的;2018年没投区块链的投资人又变成了古典投资人。”吴世春提到。

实际上,一些风口是被包装出来的,这些领域会快速挤入大量资本,导致社会资源的浪费,对此行业内也进行了反思。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业内对风口的认知发生了变化。此前在某一领域突然爆发出一个现象级的公司时,所有资金几乎都去追捧,有基金挤不进去还会发愁。但最后发现这些项目带来的回报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尤其共享单车之后,行业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去思考该不该追这种风口。同时,追着风口而投资的企业到最后经常会遇到一二级市场倒挂的情况,这也是目前投资机构面临的一大问题。不挣钱的生意很难持续。

另外,随着人口红利消失,一个项目很难再依靠烧钱把对手干掉,以此迅速提高估值。这也是风口难以产生的原因之一。吴世春认为,对于没有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的商业模式,烧钱完全不具价值。这些项目普遍门槛较低,用钱无法烧出壁垒,无论是资金壁垒还是规模壁垒,即使估值短暂上升,但也会很快下跌。只要成本更低,新项目就可以随时入场。

对吴世春而言,目前市场上没有明显的风口,热点分散,反而是件好事。中国任何一类细分领域,都有两三千万以上的人群,比一个欧洲国家总人口都多。这些细分领域依旧存在出现大公司的机会。

寻找贫穷、聪明、有野心的年轻人

都说早期投资是投人,吴世春看人自有一套方法论。他认为,新经济的核心是人,是优秀的企业家,一个企业只能在企业家的思维空间里成长,创始人的学习、认知能力是团队的天花板。商业模式、经济模型、用户数据等是可以被计算的,唯一不可以计算的是创始人的成长潜力,一个顶级的创始人,爆发出来的潜力非常难估量。

吴世春曾在公开场合提出一个公式:一流的团队+三流的方向=二流以上的项目;三流的团队+一流的方向=四流的结果。一个企业的价值,90%在团队身上。一个团队的价值80%是在创始人身上。

而在众多拥有闪亮背景的创始人中,吴世春似乎格外偏向“小镇青年”。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他表示,新经济领域项目对资源的依赖度不高。小镇青年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因此拥有很强的自我驱动力;他们能从百万、千万人中脱颖而出来到大城市,已经是人中龙凤。同时,这些人一路杀出来,竞争意识也非常强烈。我们投的创始人普遍具有三个特质:贫穷(poor)、聪明(smart)、欲望(desire)。

牛电科技创始人李一男就是吴世春看中的“小镇青年”之一。2015年李一男入狱后,大部分投资人们急于撤资,梅花创投成了坚持不退的少数派。吴世春顶住了压力,并继续加码连投3轮,同时,还动用全部人脉资源,游说其他人留下或入局。2018年,牛电科技登陆纳斯达克。业内曾说,像牛电这种,创始人在狱中,投资人把它送上市的项目史上少有。

此外,大掌门叶凯、趣店罗敏、赤子城刘春河都是给吴世春带来高倍回报的“小镇青年”。有段插曲是,在一段项目发展困难时期,吴世春曾两次借款给叶凯。

至于福佑卡车单丹丹,吴世春的评价是,她说话时候铿锵有力,眼神坚定,是个特别有信念的人。因此,在高手如云的货运赛道,吴世春不顾众人反对投资了当时的“后进者”福佑卡车。如今的福佑卡车已完成D轮融资,实现弯道超车,成为整车平台中的头部品牌。

在他的逻辑中,投资与他热爱的德扑与滑雪一样,都是集技巧、冒险和社交于一体。“看准机会要大胆的跟,缺少机会要勇敢的弃。创业者就像自己的底牌,一旦认定是手好牌,就一定要敢于下注,直至All-in。”

成立五年时间,梅花天使完成了向梅花创投的转变。吴世春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五年走来,梅花越来越自信,从人脉、品牌方面都积累了很多。“我们需要创投这样的武器,去给创业者提供更多弹药,给基金带来更高的回报。”

未来,梅花创投将继续做好投后服务。吴世春认为,发现好项目只是投资工作的起点,好的投后增值服务是提高投资成功率的重要因素。梅花创投超过一半的人力和精力都花在了对被投企业的投后服务上。

目前,梅花创投已经建立起了活跃的、自组织Portfolio社群“梅花帮”, 让梅花300多家兄弟企业实现有效链接、相互帮忙。梅花帮不是帮派的帮,而是帮忙的帮,有事大家一起帮。

吴世春表示,“对于创业者,我们希望扮演着三种角色,做创业者的肩膀,用来靠和踩;做创业者的眼睛,发现他们还没有发现的趋势和问题;做创业者之间的桥梁,促进大家的合作与交流,实现各种资源的有效对接。”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