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刘增良要娶媳妇儿了

王晓慧 2020-1-14 16:06:40

中国残联副理事长程凯一行走访慰问刘增良

本报记者 王晓慧 石家庄报道

刘增良要娶媳妇儿了,这已成了河北省石家庄市行唐县只里乡霍村村民喜闻乐见的一件事。

WechatIMG320.jpeg

中国残联副理事长程凯欣赏刘增良做好的拉花

2020年春节前夕,《华夏时报》记者随同中国残联副理事长程凯一行前往行唐,走访慰问了当地的贫困残疾人家庭,刘增良便是其中的一位。初见刘增良,他正坐在找人改装的轮椅上做着拉花。

WechatIMG322.jpeg

刘增良与他改装后的轮椅

“我就坐在这不动,用订书机在拉花上按图钉,一个月就能挣1500块钱,这日子简直是越过越有希望。”53岁的刘增良向来访的人介绍时表示,高位截瘫20多年,想都没想到自己还能赚钱,不光能养活自己,还能活得更有尊严。

据记者了解,不光如此,2020年的刘增良还将面临一个人生的转折点——娶媳妇儿,从此摆脱一个人的孤独生活。

一场车祸让他失去生活的信心

刘增良,1967年8月出生,早年间,他也曾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靠着自己买的农用车,以卖菜、卖水果为生,生活不算小康但也富足。

1998年的春天,出于某种原因,刘增良的爱人离他而去,从此杳无音信。当年冬天,刘增良在开着农用车去县城拉小麦麸皮的路上,出了一场车祸。当他醒来后,已不知道自己在路边躺了多久,当时,他就觉得腿和腰已完全没有知觉。

“完了,我当时就觉得,我这辈子可能都站不起来了。”刘增良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忆,到了医院,最后确诊就是胸部以下高位截瘫。

得知结果后,刘增良心灰意冷,甚至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然而,当时他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刚满7岁的儿子,他走了,他们可怎么办?

“在我9岁时,就因多发性神经炎走不了路,后来恢复了一些,但走路依然会有些拐,既然如此,我也一直都很好强,不愿意成为家庭的累赘,所以才走上了做买卖的道路,如今成了高位截瘫,意味着我的后半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彻底成了负累。”刘增良表示,后面的生活大部分都是由母亲照顾,自己对生活一度无望。

除了自己的生活,更让刘增良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唯一的儿子。

“我儿子14岁就不上学了,跟着他二爹卖板面,干了一年多,后来开塔吊,开了几年后。2017年谈了一个女朋友,两个人谈的很好,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当我儿子把女朋友带回家,女方一看到我的情况,再看到家里的条件时,就分手了。”刘增良表示,当年,儿子又谈了一个女朋友,依然是这样的情况。

儿子的两个女朋友,都因为看到自己的情况后分手,刘增良觉得很对不住孩子。同年12月份,儿子彻底失联了,就连春节都没有回家。

脱贫攻坚让他重拾生命的尊严

作为一名贫困残疾人(肢体二级残疾),刘增良的情况被当地政府和残联看在眼里,并格外的重视。

WechatIMG329.jpeg

贴在刘增良家墙上的帮扶公示牌

据记者了解,刘增良除了享受残疾人有关的补贴外,同时还享受扶贫产业小优鸡项目的分红和低保,他粗略统计,一年单单这方面的收入就有4000元左右。2018年7月,刘增良开始从事“双创园”霍村扶贫助残巧手坊拉花制作,成为巧手坊的自强之星,并成功脱贫出列。

就此,他逢人就说“国家的政策好,让我一个残疾人也能挣钱了,我现在不是家里的累赘了,我自己可以活得更有尊严了!”

据记者了解,行唐县残疾人“双创园”成立于2018年5月,它通过政府+企业+贫困户+残疾人模式,创新残疾人职业康复方式,共同打造集贫困户、残疾人就业创业和残疾人康复服务于一体的综合型园区。

刘增良有钱了,生活有了着落,精神上也更有奔头了。

2019年6月,他在快手平台上开了自己的直播间,没事的时候就一边做拉花,一边直播跟人家唠嗑儿,粉丝直线涨到了1000多人。而就在直播间开通不久,一位女性闯入了他生活。

“直播开通后不久,一个老家在吉林、在曲阳上班的49岁女士进入了我的直播间,上来就问‘一个大老爷们做拉花能挣多少钱’?我直接告诉他,我是一个残疾人,其他的事情做不了。后来,我一直播她就进来跟我聊天,时间久了,我俩就互相加了微信,之后,她就经常给我唱歌,一来二去,彼此就喜欢上了。”聊到此时,刘增良笑得合不拢嘴。

据记者了解,如今,这位女士只要休息,都会尽量赶过来给刘增良洗洗涮涮。

刘增良告诉记者,如果不出意外,他想今年办婚礼、娶媳妇儿。同时,他也已盖好了新房,等着儿子回家。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