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为什么我的眼里满含泪水

商泽军 2020-2-14 17:29:31

商泽军

疾风劲草,板荡诚臣,当一个民族处于危难之际,它的忠诚儿女,有一种天然的使命感,为了这个民族和国家奉献自己的生命,乃至一切。因为,我们是这个民族赋予的,生命、呼吸,乃至一切,而民族有赖于儿女的奉献,支撑!当这次新冠病毒袭来,这是又一场民族的灾难,而我们必须胜利。而胜利之途,是要从血水中趟过的,是需要付出生命的,它要求这个民族的儿女必须付出自己的血汗、泪水、智慧,乃至生命,生命只有一次,这是谁都知道的常识,然而大家也明白,世间还有很多的东西比自然的生命更迫切重要。因此,世界上,就有了那些为着自己的理想爱憎而献身的人。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从职业的道德和为人的良知,那些医护人员走在了前面,也在前面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死者已矣,而对于生者,留下的是苦痛和思索,也有从先死者身上而放射出的坚强,从先死者身上放射出的能量和巨大的挚爱,照亮了多少胆怯和苟活的灵魂,也唤起了多少人奋勇前行,踏着先死者足迹的心灵。我作为一个作家,这些日子,心,为那些感人的事迹而激动,我要求把我的笔靠近前沿,虽然人们说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前沿阵地是医院,那些战士是白衣天使,他们面对的是极其凶险的对手!鲁迅说:“我们自古以来都有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拼命硬干的人,这些是民族的脊梁……”但这些脊梁往往被一些东西淹没,而我们有必要把这些东西记录下来,讴歌他们!

记得2003年抗击非典时期,我作为中国作协采访团的成员走向一线,深入到小汤山,北京疾控中心,佑安医院等,和那些医护人员并肩,因为我也曾从军是一名战士,我也有自己的血肉之躯,战士的最大荣誉是死在前线,因为老死在病床上的战士不是战士;战士最大荣誉是从前线凯旋!一个人的生命是宝贵的,但人的生命要追求他的意义,这个意义是发挥最大的价值,为了大多数人,为了这个民族的危亡付出,无疑是最大的意义!我手中之笔,是一枝站立在纸上的枪!我愿为那些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拼命硬干的人,那些抗争灾难的脊梁而歌唱!

当年在非典前线采访的那些日子里,我看到听到了一场场、一幕幕的动人心弦的故事,一个多月没见到护士妈妈的小女孩,连续给她的妈妈打了五次电话,都没有听到妈妈的声音,她的妈妈怎能不想念自己的女儿呢?这次武汉疫情,我又看到了这样一幕幕的场景,那能怨谁呢?还有一位年过七十的母亲给她的儿子发视频,要她的儿子好好地工作,多救人,这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在我们中华民族危难之时,总是有襟怀阔大的母亲:岳飞的母亲,孟子的母亲、陶侃的母亲,孔繁森的母亲……这些天下母亲,这些喂养天下英雄的母亲。

在报道中,我看到了一批刚从火线下来轮值的医护人员,从她们的微笑的脸上,从她们的眼神里,依然还能看到汗迹泪水的刻痕,她们会不想家吗?会不想自己的女儿、儿子、父母、丈夫、妻子吗?她们只是短暂的休整,给心一个驿站、一片安宁,我知道,这次新冠病毒一天不离开我们这片国土,他们的心理是不会安宁的。在这次疫情时刻,我从多处画面中看见了一线英雄的泪水,你能说她们只是因亲情而流泪吗?我想,她们的心里有比泪水更苦涩的东西。大街上,往日的车流不见了,堵车的现象没有了,大街小巷人也稀少无几。日前我去看望我的中医朋友谭凤森,我们开着车,一路畅通心情却十分沉重,也没有往日那么多话语,回到家我们喝了许多酒,流了许多泪,擦干了又涌出,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流泪。

在这次重大疫情中我耳闻目睹了这样一些现象,那些利欲熏心、不择手段的黑心在恐慌之际,医药、口罩、消毒液供应不足之际,竟将一车车的劣质用品充斥市场,紧急时刻哄抬物价,一棵白菜卖六十多元,口罩卖天价,这是为了什么?我们的民族一方面有阳光灿烂,另一方确实存有惨淡的阴云,这可怕的心灵比冠状病毒还毒,他们只想到的是金钱,丧失了良心和道义。这次新冠状病毒终会过去,但这些不义能随疫情过去吗?更可怕可恶的是有一些人明明知道自己被传染,却不去主动隔离医治,却跑到公共浴场洗澡,聚会,大肆传播。在乡村,那些农民兄弟,我们不能责怪他们,他们是受伤的一群,他们是在疫情的恐慌中迷失方向的弱势群体,本来想到城里打工挣钱,让自己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疫情使他们不得不离开这个不属于自己家的城市,惶惶返回属于他们家的乡村,他们一旦返回自己的家,那些平日的父老乡亲、邻居、亲朋却以躲避、推辞,给他们以歧视的眼光,甚至将他们的家门上锁封闭,更严重的直接封他们的房子。这些,我们还能说他们什么呢……面对着这次冠状病毒疫情中种种的表现和生态。我一方面对那些舍生忘死的勇士表示敬意,用我的文字忠实录记,使他们不至于被喧嚣的事实淹没,而另一方面,我用自己的笔鞭打那些污染的灵魂,他们的心试图进入那些发生癌变的部位,我们应为那些丑恶的东西消毒,把它们展览给世人,让人们警醒。面对着无限丰富的生活的大海,我只能说我在岸边拣到的是一些贝壳,但这些贝壳却留下了大海的潮汐,在贝壳的那些印记里可以回溯到惊涛骇浪和风平浪静,无论热也好,冷也好,咆哮也好,文静也好,这就是大海的景观。疫情终会过去,我们应该梳理一下自己民族的可歌可赞的东西,而对那些可鄙可叹的东西,我们怎样进行疗救,此刻,我记起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的两眼满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

(作者为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驻会副会长)

编辑:史博超 主编:秦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