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中国版ZARA”6天两度沦为被执行人 去年关店4400家 预亏最高21亿

帅可聪 陈锋 2020-2-21 19:08:22

本报记者 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

去年关店4400家,被称为“中国版Zara”的拉夏贝尔(603157.SH)正麻烦缠身。

天眼查数据显示,拉夏贝尔于2月13日、2月18日两度被列为被执行人,两起案件的执行法院均为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执行金额分别约为327万元、694万元,合计超过1000万元。记者通过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对该信息进行了确认,

2月21日,《华夏时报》记者在股市交易时段多次致电拉夏贝尔投资者关系热线,但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律师连大有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被执行人是指拒不履行法院判决或仲裁裁决的当事人。即法院出具生效的法律文书后,败诉方在规定期限内未履行义务,被胜诉方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的当事人。

“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后,如果能及时履行其义务,不会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被执行人的影响也较小。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会受到信用惩戒。”连大有律师进一步表示。

一年关店4400家预亏21亿

公开资料显示,拉夏贝尔全称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主营大众女性休闲服装,一直被视为国内女装品牌的代表。2014年10月,拉夏贝尔在香港联交所上市,2017年9月又顺利登陆上交所,成为国内首家A+H股上市服装公司。

然而,在A股上市后的第二年,拉夏贝尔业绩就骤然变脸。2018年全年,拉夏贝尔扣非净利润由上一年的盈利3.8亿元转为亏损2.4亿元,公司业绩呈现出明显的“增收不增利”的现象。

2020年1月22日,拉夏贝尔还发布业绩预亏公告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公司2019年度净利润将亏损16亿元到21亿元。而截至2月21日股市收盘,拉夏贝尔的总市值也不过29亿元左右。

2019年如此巨亏是何原因?拉夏贝尔解释称,公司主动收缩聚焦,集中资源发展核心女装业务,加快关闭亏损及低效门店,公司国内经营网点数量已由年初的9269个降至年末的4800余个。由于已关闭门店的经营亏损以及一次性确认装修摊销费用,导致亏损4至4.5亿元。

拉夏贝尔还表示,为加速经营现金回流,公司加大了往季货品销售力度及折扣力度。2019年期末,公司存货比年初减少约9亿元。受上述事项及大众服饰零售市场低迷等因素影响,公司销售毛利率同比有所下降,导致报告期毛利额较上年同期减少约6.5 亿元。此外,亏损原因还包括财务费用增加、折旧费用、处置亏损项目等。

2019年亏损,意味着拉夏贝尔将出现“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的事项。根据相关规定,拉夏贝尔股票将在2019年年报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处理,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

疯狂扩张后的断臂求生

在外界看来,疯狂扩张是拉夏贝尔失控的一大原因。拉夏贝尔此前在公告中也坦承了这一点。公司表示,针对前几年战略失焦、扩张过快、成本结构失衡等问题,公司将彻底实施结构性改革,坚持以顾客为中心,回归零售的本质;将在2019 年“收缩聚焦、降本增效”等方面已取得进展的基础上,继续狠抓当期运营改善,提高资产周转速度,提升资金回报水平,争取实现2020年度扭亏的目标。

在1月22日,拉夏贝尔公告还披露,控股子公司杰克沃克(上海)服饰有限公司因资不资债被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破产清算完成后,该子公司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2月4日,拉夏贝尔还公告,董事长邢加兴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鉴于公司董事长职位空缺,公司全体董事一致推举执行董事、总裁于强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直至公司选举产生新的董事长为止。

在辞职后,一手创立拉夏贝尔的邢加兴仍然是拉夏贝尔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他持有拉夏贝尔接近30%的股份。近2年来,由于业绩萎靡,拉夏贝尔的股价一直难有起色,而邢加兴的个人财富也随着公司的兴衰而沉浮。

上榜门槛为20亿元人民币的胡润百富榜数据显示,邢加兴2017年以40亿元的财富位列榜单1066位,2018年以30亿元的财富位列1324位。而在2019年,邢加兴未能上榜。

2019年8月,邢加兴在对媒体谈及亏损原因时表示,有外因也有内因。外因是低端大众的女装受到了很大挑战,且居民消费信心也不足。内因是没有跟上服装行业调整的步伐,关了很多店铺,产生的亏损有相当的一部分是摊销成本。对于未来,他表示,“我们定下来唯一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断臂求生。”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