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一道初选分数线划下的“鸿沟”:苦练三年一夜清零,仅不足10%的艺考生获校考资格

崔笑天 2020-5-6 16:21:31

本报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

从去年12月到今年4月,来自湖北武汉的美术生小雨一直待在北京的培训学校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每天练习绘画、上网课,她的经历是115万艺考生的一个缩影。

小雨从高一开始准备艺考,最近的一年更是刻苦,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等名校是她冲刺的目标。培训机构的高昂学费、购买画材的费用、四处奔波的差旅费……家中在她艺考方面的投入加起来可达20-30万元。

但是她没有想到,由于新冠疫情,以往艺考生只要报名就可以参加的校考,现在却多了一道“初选”的门槛,部分高校划下一道联考分数线,让九成以上的艺考生失去了校考资格。

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小雨的家长显得忧心忡忡:“我的孩子一心想考美院,准备了这么长时间,文化课又耽误了,结果现在连资格都没有。你说着急不着急?”

97.4%的湖北艺考生被淘汰

美术生从高二下学期开始,就要去培训机构准备艺考冲刺,主要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从7月份到12月份,练习并参加省内的美术联考;二是从12月份到次年3月份,筹备中国美院、清华美院、中央美院这些名校的校考,平均每人要报三所以上,更多的会报五六所。相比于联考来说,校考更难,针对性也更强。每个阶段,一个美术生仅学费就在5-10万左右,还不包括食宿、差旅,画材费用。

对大部分家庭而言,这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还要算上筹备、练习的三年时间成本。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的艺考之路却陡生波澜,九成以上的家长发现,自己的孩子一夜之间失去了参加校考的资格。

“我的孩子从小就喜欢画画,苦练三年,冲刺一年,现在却连试一试的机会也没有了!”小雨家长情绪激动。

将大部分美术生拦在门外的是一项“初选”政策。3月12日,教育部召开视频会议部署2020年艺术类专业招生考试工作,要求防止校考引发大规模的人员流动和聚集,原则上2020年高考前不组织现场校考。对于专业性强且拟继续组织校考的高校,鼓励先通过提交作品、网上视频面试等非现场考核方式对报名考生进行初选,在高考后再组织现场校考。

艺考图片.jpg

也就是说,美术生多了一道“初选”的门槛,但各高校的处理方式有差异。据《华夏时报》记者梳理,一部分学校已经取消了校考,比如北京服装学院、北京印刷学院、中央民族大学;还有一部分学校采取网上视频面试的形式进行初选,比如中国传媒大学。上述这两种方式比较公平,得到了家长的认可与接受。

但是,清华美院、中央美院、中国美院三所高校的初选政策公布后,却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三所高校采取的形式是,以考生的统考成绩进行初选,在各省划定入围分数线,不到这个分数线的考生将失去校考资格。

这道分数线能将多大比例的考生拒之门外?以5月1日公布分数线的清华美院为例,其在湖北省划定的分数线是240分。据《2020年湖北省美术与设计学统考一分一段表》显示,240分以上的考生为539人,考生总数为20068人,也就是说,仅有2.6%的考生,可以通过初选,获得校考资格。

被质疑“一刀切”

这种初选方式引起了考生及家长情绪的极大反弹,被质疑搞歧视、不公平。

值得注意的是,清华美院在公布初选分数线之前,就已经收到了大量家长的反馈,恳求学校放宽初选划线,或者取消初选、不要给孩子“增设关卡”。在教育部3月16日-4月15日举办的“2020年全国普通高校艺术类专业招生网上咨询活动”中,清华大学咨询页面涌入1038条问题咨询,其中关于初选的咨询内容占到9成以上。

一位河北的听障美术生家长呼吁,“希望贵校把初试分数线降低,让热爱绘画的考生获得校考机会!”另一位来自广东的家长也表示,“武汉作为我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湖北美院都能采取一切办法做到让所有已报名校考的考生参加校考。希望全国第一高等学府也能尽最大努力让尽量多的考生参加校考,尽量降低初选分线,让更多学子参与公平竞争,逐梦清华!”

“因为疫情,已经有很多同学放弃校考,如果再定过高的联考成绩线,就会使参加校考的同学更少,水平也会更差,希望联考线过200就行。”一位北京家长说。

此外,也有部分考生反映,联考的考试内容、考试要求与校考有较大差异。而按照往年惯例,比如清华美院2019年11月份发布的招生简章,规定“只要达到本省统考本科线即可”,这个要求并不高,也导致大部分考生没有重点训练联考内容。如今却按照联考成绩粗暴“一刀切”,确有不妥。

一位曾经的艺考生表示,自己当年联考的成绩排在300名开外,但是校考却一口气通过六所高校。“如果换成今年,我连考试资格都没有,让人绝望。”她说。

去年12月,小雨就去往北京的培训机构筹备中央美院的校考。按照原定计划,今年2月她就应该四处跑学校参加校考,可是因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按下了暂停键。不仅考试被推迟,学校也基本上处于停课状态,她的家乡湖北武汉封城,小雨被隔离在培训机构里。“当时我们把孩子送到北京就回来了,因为在北京陪她成本更高。疫情这段时间,我们一天到晚提心吊胆,怕她吃不好,也怕她偷跑出去。”小雨家长说。

3月份,政策出现松动,小雨可以回到武汉,但是当时出了新的校考政策。小雨家长告诉记者,“那个时候清华美院说需要考生递交画集,再根据你的画集和联考成绩综合进行初选。所以我的孩子又在北京多待了一个月准备画集。4月2号才回武汉。”

没想到现在出了一个初选分数线,几乎让小雨之前的准备全部化为泡影。“按照以前的招生简章和惯例,实际上大部分孩子都有资格去报考清华美院,但是现在湖北省只有500多人有资格,这是不公平对待。”小雨家长说,“如果这个政策之前就定好了,我们也可以接受,就一心一意学文化课了,但是政策一次一次地变动,我们这些人不停地跟着政策做准备,最后却是这样一个结果,怎么给孩子交待?”

初选分数线背后暗暗的歧视意味也让家长们忧虑。“疫情期间出台的政策应该更包容、更人性化,但现在这个政策却剥夺了大部分孩子的考试资格。这些名校都是孩子们向往的,你不能说只这部分孩子才有资格来考清华,剩下那部分孩子就别来了,你考不上,这个价值观导向是有问题的。”一位美术生家长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有一些办法,让这些孩子们都有资格参加初选,而不是简单的一刀切。”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