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全国人大代表程京:尽快建立重大疫情主动防疫和“治未病”国家体系

于娜 2020-5-26 16:02:39

本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从春节前至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程京和团队每天都奋战在科研前线。他表示:“科研人员是战疫突击队,必须扛起责任,义无反顾地冲上去。”

面对疫情,程京和他的团队第一时间响应号召,组织科研攻关,目前已开发出多项抗疫创新技术,包括一次可检测新冠病毒在内的六项呼吸道病毒核酸检测芯片试剂盒、可在一小时内实现“样本入,结果出”的全集成微流控核酸检测芯片系统,以及可准确、便捷、快速检测新冠病毒的车载式全集成呼吸道常见病原体现场快检芯片系统(又称车载新冠病毒检测实验室)。车载实验室可灵活机动、便捷地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将在边境口岸、社区发生聚集性疫情等应用场景下发挥重要作用。

全国两会期间,程京一如既往积极履职,提交两份建议关注我国传染病防控和慢病源头控制,提出建立“重大疫情智慧监控天网”主动防疫以及“治未病”国家体系。

建立“重大疫情智慧监控天网”

近年来动物源性传染病在全球呈上升趋势, 突出表现在与动物相关的新发传染病不断发生, 流行或暴发频率大为增强, 严重威胁着人类健康。高致病性禽流感(HPAI)、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等新的人兽共患传染性疾病在世界范围内接连出现。

2020年3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考察新冠肺炎防控科研攻关工作时强调: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风险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事关社会大局稳定的重大风险挑战。要把生物安全作为国家总体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强战略谋划和前瞻布局,完善疫情防控预警预测机制,及时有效捕获信息,及时采取应对举措。

5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又提到,要“理顺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疾病预防控制体系,提升疫情监测预警能力,完善公共卫生应急法律法规,健全重大疫情、公共卫生应急管理和救治体系。”

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自爆发以来,对全国经济、社会、民生等领域均产生了重大影响。疫情防控早期存在的问题,是造成后阶段花费巨大成本、举全国之力抗疫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此,程京提出,如何建立好疫情防控早期的风险评估和预警预案,使决策层能够把控疫情防控的每一个“可能的关键转折点”,及时采取有效应对措施,是我们本次疫情应对中暴露出的一个重要问题和短板。

以此为鉴,为应对未来可能再出现的新发、突发传染病重大疫情,程京建议,国家构建从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到各市、县全覆盖的疫情自动监控报告体系,通过新型病原体检测技术与5G通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相结合,实现网络化、实时化、自动化的疫情监控直报系统。保证“两个一”,即:第一手数据联网、第一时间上报,让政府决策层随时掌握疫情的发展状况直至疫情结束,形成不留一处死角的智慧疫情监控“天网”。这样才能在面对疫情发生,甚至生物武器战到来时,国家能够从容不迫地及时采取防控措施,最大程度减少疫情或战争给人民生命安全和国民经济等方面带来的损失。

对此,程京提出四方面具体建议,包括基于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建立针对新发、突发传染病的检测结果直报体系和疫情智慧监控网络, 最终实现面向国家的全域式重大疫情预警和实时监控。

国家拿出专门预算,选择具有代表性的区域和医院,积极推动“天网”系统的试点工作。以政府采购的形式,进行“天网”系统建设和试运行;并定期开展试点评估,不断完善系统的建设和运行工作。

依据试点工作的示范效应,制定病原体检测领域物联网设备制造标准与数据标准,实现全域范围内病原体检测设备的有效互联及“天网”系统在全国范围内的全面推进。

修改完善《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建立新发、突发疫情的全自动、网络化、便捷、即时的直报机制,实现疫情监测由“被动”的人工上报变为“主动”的检测平台实时自动上传。

其中对于“天网”系统的建设,程京提到了三大核心体系:建立重大疫情病原体检测设备物联网体系,实现国家全域范围内病原体检测设备互联并建立“病原体检测设备集群”,为重大疫情实时监测预警建立准确、及时的数据传感能力;

针对新发、突发传染病建立面向“省-市-县”的三级重大疫情病原体检测体系,建立精准、快速、多指标的病原体检测技术平台并实现数据实时自动直报,既能快速检测已知病原体,又能高效广谱地检测未知病原体和罕见病原体;

建立重大疫情风险评估与预警体系,以“省-市”两级大数据中心为骨架,建立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重大疫情智能风险评估和预警系统,显著提升政府预防和应对重大疫情的能力。

“治未病”国家体系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国力不断增强,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生活水平整体有了极大提升。但同时我国慢性病发病也出现了大幅攀升,已形成世界最大的慢病群体,人数接近美国和俄罗斯的总人口,严重降低了国民健康素质,增加了社会负担,危及国家安全。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已有糖尿病患者1.164亿,占全球糖尿病患病人数的1/4;肺癌发生全球第一,每年还新增癌症患者312万人;心血管病的发病人数持续增加,约每5个成年人中就有1名心血管病患者。

“迅速来临的老年化社会进一步加剧这一窘迫局面”程京认为,一方面我国人口期望寿命逐渐延长,同时疾病老人,共病老人的情况日益严峻,使得个人、家庭承受持续而沉重的生理、精神痛苦和沉重的医疗负担,也使我国医疗系统承受难以负荷的沉重压力,国家和社会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直接成本和机会成本。

造成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一是生活环境和人们生活社会行为的大幅度改变,民众由“温饱”走向“过饱”,自我健康管理的理念淡薄;另一方面,是我国政府、社会和行业还死守疾病救治模式、把医改的重点过于侧重在医院,而未能从源头上彻底遏制慢病的发生和攀升,缺乏政府主导的全民健康和慢病防控的行动计划。

程京认为,要逆转国民健康素质与社会经济发展相背离的窘迫局面,就必须把疾病的源头控制作为医药卫生事业发展的首要任务! 要将“治已病”转向祖国医学数千年传承的医学精华“治未病”上,这也符合近年在国内外风行的转化医学“4P模式”,即预警、预测、个体化诊疗和公众参与。因此,“治未病”必须提升到与“治已病”同等,甚至更重要的地位,消灭疾病于未然,让“治好病”的观念让位于“不生病、少生病”,使全民的健康得到更有效保障。这也是对广大人民群众追求健康有作为、有担当的回应。

他认为,在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持续支持下,我国在开展“治未病”运动的技术支持上已做了充分准备,并具备了强大的市场转化能力。目前缺乏的还是顶层设计和政府主导的全民健康行动计划。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和人民政府确定的预防为主、农村基层为核心的医药卫生事业的方针政策促使我国有效建立了疾病防控体系,消灭了主要的传染病,使国人人均期望寿命由建国初期的35岁提升到1979年的67岁,医药卫生事业的成就举世瞩目。其中,最重要的成功因素就是依靠政府动员了全社会力量参与疾病防控,全体民众都参与其中,政府主导的对公众的“强制性”教育和个体参与发挥了重大作用。

程京举例说,大家都知道,传染病防控最有效的措施就是强制性隔离病患者,或接种疫苗。这些措施的实施不能完全以个人意志为核心。所以,作为一个群体性疾病的防控就必须要采取“强制性”教育和措施。所谓强制性的另一个解释就是强行要求我国主流媒体必须在黄金时段开展公共卫生知识、法规的宣传教育。日本、美国慢病防控成功的经验中,最核心的就是政府主导的强化教育。我国的体制原本在这方面是最有优势的,必须加以发挥。

为此,程京提出“三个到位”的建议。立法到位。我国应尽快出台《全民健康保障法》,以法律为依据,全面推进健康中国事业发展。借助先进的技术手段加速推动针对新生儿的出生缺陷干预工作,普及推广遗传性耳聋、地中海贫血和染色体异常的基因筛查工作。加速推进老年慢病的主动筛查和预防干预工作。重点关注三高人群和肿瘤的筛查干预。

机构到位。设立专门的具备跨部门、跨行业协调能力的慢病防控常设机构“健康部”,制定全民健康指数和健康GDP指标,使政府,社会,民众都积极主动地投身到全民健康事业中!主导“新生儿出生缺陷筛查行动计划”和“全民强国慢病行动计划”,大幅度提高我国慢病防控的效率,争取使我国慢病发病尽快达到下拐点。

信息到位。充分发挥我国网络终端和大数据的优势,中西医手段并重,建立覆盖全国和全民的“治未病”云健康档案信息系统,结合全民“未病”电子档案和数字病历档案等数据来源,开展中国人群“治未病”大数据分析,形成可防控出生缺陷、预防慢性疾病的数据模型、预测工具、干预决策辅助系统,指导预防干预所需的情绪、运动、饮食和药品管控方案研发。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