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胡季强时代进入尾声 易主国资的康恩贝能否翻盘?

于娜 2020-6-10 22:47:24

本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康恩贝易主国资大局已定。

5月29日,康恩贝公告与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双方已正式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交易结束后康恩贝实控人变更为浙江省国资委,创办人胡季强将继续留任董事长至新一届董事会任期届满。

此前,康恩贝创始人胡季强曾在给投资者的公开信中用“断崖式下跌”来形容核心产品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在2019年的销量下滑,之后就有了这个对他而言“并不容易的决定”,将康恩贝的实控权交给了浙江国资委。

胡季强还表示此举是为了康恩贝成为浙江中医药健康产业的龙头企业,6月1日,《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联系到浙江中医药集团,询问对于有关康恩贝的相关计划,并未有得到回应。

6月2日,康恩贝发布了一个拟易主后的投资变动公告,终止了一项5亿元的投资。

对于,丹参川芎嗪注射液退出医保名单后业绩如何填补?浙江国资入主后,康恩贝能否摆脱困境、前景又会如何?等一系列问题,医药行业人士表示,国企的竞争力和研发短板是摆在混合所有制药企面前的一个问题,不过,新的变化总能带来活力和关注。

曾经历“最为艰难的一年”

作为康恩贝的创始人,康恩贝的15年可以说是胡季强的时代,有股民甚至戏称“胡恩贝”。

根据官网介绍,胡季强是浙江东阳人,1982年毕业于原浙江医科大学(现浙江大学)药学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执业药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康恩贝集团创始人,现任康恩贝集团董事长,浙江康恩贝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胡季强的操刀下,康恩贝曾在业内获得中国中药十强、浙江制药工业龙头企业等荣誉,并于2004年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旗下包括康恩贝、前列康、天保宁、金奥康、阿乐欣、珍视明等多个品牌和产品。

2019年是康恩贝的转折点。根据今年1月23日康恩贝发布的2019年业绩预亏公告,2019年,该公司合计减利约10.3亿,预计亏损金额2亿-2.9亿元,这是康恩贝自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同日,胡季强在《致广大投资者的一封信》中称,对于康恩贝来说,2019年可以说是康恩贝上市15年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

至于亏损的原因,胡季强在信中提到,国家卫健委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和陆续退出各省医保目录及支付范围政策的叠加影响,公司全资子公司贵州拜特制药当家产品丹参川芎嗪注射液的销售量开始大幅下滑,以及公司投资的嘉和生物按持股比例确认投资亏损等多个同期不可比减利因素。

核心产品销量的“断崖式”下跌,将胡季强推到了抉择的十字路口。

4月3日,浙江康恩贝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康恩贝集团公司拟向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转让所持有的康恩贝5.33亿股股份(占本公司总股本的20%)。这意味着,胡季强将放弃对康恩贝的绝对掌控。

第二天凌晨,胡季强以董事长身份发布公开信,其中提到,转让实际控制权对他本人以及康恩贝集团董事会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之后,双方合作依然继续向前推进。5月29日,浙江康恩贝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当天,该公司接控股股东康恩贝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康恩贝集团)函告,为推进在医药大健康产业尤其是中医药健康产业领域的战略合作,以上市公司康恩贝为主体,合作共建“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主平台”,康恩贝集团与浙江省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浙江省国贸集团)全资子公司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于5月28日签订了关于康恩贝的股份转让协议,康恩贝集团拟向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转让所持有的康恩贝533,464,04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0%。

康恩贝称,若本次股份转让实施完成,康恩贝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比例将下降至6.52%,康恩贝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胡季强、浙江博康医药投资有限公司将合计持有康恩贝13.33%股份;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将持有康恩贝20%股份,成为康恩贝的控股股东,康恩贝将成为浙江省国贸集团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康恩贝实际控制人将由胡季强变更为浙江省国资委。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股权转让后,康恩贝和浙江国资委将对董事会、监事会进行改组,但胡季强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至新一届董事会任期届满。

按照交易各方达成的协议,上述交易交割之后,康恩贝的董事会、监事会将改组。目标公司董事会拟由 11 人组成,其中,非独立董事 7 名、独立董事 4 名。浙江省国贸集团方推荐 4 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及 2 名独立董事候选人。双方共同推荐胡季强继续担任康恩贝董事长至新一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浙江省国贸集团方推荐1名副董事长人选。

新东家能否助力解困

记者从医药行业人士了解到,近几年国内一些民营药企相继面临资金难题又解困无门,投身国企成为行业内的一个现象级事件。

目前已有佐力药业、海南海药、紫鑫药业、华仁药业、吉药控股、九强药业等多家医药上市公司的控股权转让给国资平台,还有一些民营药企正在寻找国资合作的路上。

医药战略顾问周树告诉记者,国家医药行业政策近几年发生大转变,尤其是从2019年开始的带量采购,给企业带来非常大的利润压力,再加上医保控费,药企仅依靠原有的产品资源已经难以支撑企业进一步发展,而研发投入需要巨额资本,并且承担很大的风险。于是,一些民营药企希望能够借助国企的政策和资源优势,摆脱自身面临的发展困境。

根据康恩贝公告,丹参川芎嗪注射液的销售量影响和投资嘉和生物亏损等减利因素叠加,2019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共计减少11.16亿元。确实让康恩贝十分“受伤”,不过,2020年一季度,康恩贝的情况并没有明显恶化,而且一些大品牌大品种工程项目的品牌及产品还实现了增长,比如呼吸系统用药“金笛”牌复方鱼腥草合剂销量同比增长了175.88%。

显然,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对于何时能摆脱困境,胡季强也曾在2019年股东会上表示,丹参川芎嗪注射液损失无法短期消化,预计整体盈利水平恢复到2018年需要2-3年。

既然如此,胡季强为何决定交出公司实控权,他是要下一盘更大的棋?

此前胡季强曾在公开信中表示,康恩贝以中药大健康业务为核心,目标是大健康产业龙头企业,而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隶属于浙江省国贸集团,成立的目的就是打造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的主平台,将康恩贝作为平台的主体公司,整合平台中医药资源,打造中医药健康产业的龙头企业。

公开信息显示,中医药集团业务涵盖中药材种植、中药饮片、中成药、中医药流通、中医诊疗服务等领域。2018年,集团实现营收4.45亿元,利润总额1.65亿元。中医药集团旗下中医药相关资产还包括:浙江奥托康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医药保健品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前者主营氟马西尼为代表的各类注射液及原料药,后者在国外有成熟的医药销售渠道。

易主国资这条路能否如胡季强所愿,周树认为,国有资本注入对民营药企而言是双刃剑,涉及到管理、经营、研发体系的对接和转变,一方面存在竞争力下降,研发不受重视的风险,一方面帮助一些增长乏力、缺少资源的民营药企带来活力,或者仅仅是一些新的变化也可能为其带来市场关注。

目前,新实控人已经对康恩贝发生影响,6月2日,康恩贝发布公告,终止此前与无锡丰润投资有限公司、云南沃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合作投资设立沃康生物医药健康产业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沃康产业基金)事项,康恩贝原计划出资5亿元参与设立该基金。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