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半个月多家农商行投资同业股权获批 农商行之间的入股潮来了?

王仲琦 冯樱子 2020-6-18 21:15:57

本报记者 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继半个月前常熟银行拟入股镇江农商行后,农商行之间股权投资再添一例。

6月16日,保定银保监分局发布批复称,同意河北涿州农商行和河北高碑店农商行受让河北定州农商行部分股东持有的股权。本次股权变更后,河北涿州农商行和高碑店农商行持有定州农商行股份分别为8.14%和8.23%。

为此,《华夏时报》记者先后与定州农商行等银行取得联系,但这些银行的工作人员均以“领导不在”为由,没有对本次入股定州农商行一事进行正面回应。

“之前常熟银行入股镇江农商行,是以发展状况比较好的银行去控股发展较慢的农商行,既可以带动镇江农商行的发展,又可以扩大自身的经营范围。”河北省一位不具姓名的银行业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认为,“而涿州农商行和高碑店农商行入股定州农商行更大的可能是同一区域内3家农商行‘报团取暖’”。

其实,今年以来,已经有多家农商行投资同业股权,农商行之间会出现入股潮吗?

两家农商行入股定州农商行

6月16日,银保监会河北监管局网站披露了《保定银保监分局关于核准河北定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变更股权的批复》,同意河北涿州农行受让定州农商行股东保定凯莱先锋硅钙砖建筑新材料有限公司所持有的7200万股股权;同意河北高碑店农商行受让定州农商行股东保定凯莱先锋硅钙砖建筑新材料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620万股股权及石家庄市美佳晟贸易有限公司持有的5659.5万股股权。

本次股权变更后,河北涿州农商行合计持有定州农商行股权7200万股,占股本总额的8.14%;河北高碑店农商行合计持有定州农商行股权7279.5万股,占股本总额的8.23%。

公开信息显示,定州农商行成立于2007年1月30日,前身为定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目前注册资本为88489.19万元。该行股权较为分散,其中保定凯莱先锋硅钙砖建筑新材料有限公司持股占比为9.97%,与另外4家企业并列定州农商行第一大股东;石家庄市美佳晟贸易有限公司持股8.97%,为该行第六大股东。

而高碑店农商行前身是高碑店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成立于2007年2月,于2016年9月21日更名为高碑店农商行,目前注册本为100415万元;涿州农商行前身为涿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成立于2007年3月,目前注册资本104284.3537万元。

股权变更后,在其他股东持股数量不变的情况下,高碑店农商行和河北涿州农商行将分别成为定州农商行的第五大、第六大股东。对于股权变更的影响,定州农商行等3方都没有进行说明。不过,保定银保监分局在批复中强调,定州农商行要持续完善公司治理与内部控制机制,进一步加强股权和关联交易管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常熟银行拟入股镇江农商行不同之处在于,常熟银行是拟出资10.5亿元,认购镇江农商行非公开发行股份5亿股,占镇江农商行非公开发行后总股本的33.33%,成为镇江农商行第一大股东。高碑店农商行和涿州农商行是以受让的方式参股定州农商行,并且均没有实现控股。

上述银行业人士认为:“在利率市场化、大型商业银行渠道下沉和互联网金融大潮的背景下,农商行的经营压力较大,而此前监管部门曾发出警示,银行的盈利和不良等都会受到一定压力,加上这3家银行处于同省同区域,因此这次股权变更可以看做是‘报团取暖’,共同抵御潜在的风险。”

农商行入股潮来了?

今年以来,农商行之间的投资入股情况时有发生,并已有多笔交易获得监管批准。

1月20日,银保监会四川监管局网站显示,同意遂宁农商行受让四川摩尔春天百货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文琴持有的四川射洪农商行股份2496.6966万股,占射洪农商行股份总额的7.41%;股权变更后,受让方遂宁农商银行持有射洪农商行股份占比为7.41%。同一天,四川监管局对遂宁农商行对外投资有关事项做出批复,同意遂宁农商行向四川大英农商行投资入股609.5万股,投资金额1249.475万元人民币,持股比例3%。

5月29日,银保监会江西监管局连发3条批复,同意江西上高农商行参股宜春农商行33631089股,占该行2019年股利分配后总股本的3.62%;同意江西宜丰农商行参股宜春农商行11330329股,占该行2019年股利分配后总股本的1.22%。同时,批复同意宜春农商行参股江西万载农商行9824068股,占该行2019年股利分配后总股本的2.55%。

最近发生的银行投资同业股权是在6月初。常熟银行发公告称,公司拟出资10.5亿元,认购镇江农商行非公开发行股份5亿股,占镇江农商行非公开发行后总股本的33.33%。交易完成后,常熟银行将成为镇江农商行第一大股东。

事实上,农商行之间入股早就有先例,并不罕见。最有名的就是来自江苏的5家上市农商行。其中,常熟银行除了拟入股镇江农商行外,已经控股和参股的银行还有江苏宝应农商行、连云港东方农商行、武汉农商行,天津农商行、江苏泰兴农商行和江苏如东农商行;张家港行分别入股了江苏昆山农商行、江苏泰兴农商行、长春农商行、安徽休宁农商行和江苏兴化农商行;吴江银行入股的银行包括江苏如皋农商行、江苏射阳农商行、江苏启东农商行和江苏东台农商行;无锡银行入股了江苏淮安农商行和江苏东海农商行;江阴银行入股江苏靖江农商行。

前述银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对于经营比较好的银行,投资同业股权可以拓展盈利渠道,而被投资的银行也可以通过引进实力较强的兄弟银行,优化自身的股权控制,改善治理结构。”

不过,该人士进一步指出:“由于管理半径拉长,入股农商行时也不能盲目,需要综合其经营情况、资产质量等情况进行分析,因此大多数银行对参股、控股同业股权持审慎态度,目前说农商行出现投资同业股权热潮还为时尚早。”

的确如此,即便参股、控股多家银行的常熟银行在入股镇江农商行的过程中也不是一帆风顺,该项议案在常熟银行董事会表决时并没有全票通过,三位来自大股东交通银行的董事对该项议案投出了反对票。理由是“根据目前项目标的的经营情况、资产质量、定价估值等情况,需要对项目情况进行更进一步分析。”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