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投入1美元回报1500美元的生意你做不做?青岛站上工业设计风口

公培佳 2020-6-24 13:14:32

本报记者 公培佳 青岛摄影报道

国家战略叠加的山东青岛,刚刚确立的新目标是工业互联网之都。

“如果说信息技术制造成就了深圳,消费互联网成就了杭州,工业互联网成就的必须是青岛。”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决心重振青岛工业。而以“五朵金花”为代表的制造业一直是青岛的看家功夫,只不过,传统制造业升级转型需要一个新的引擎。

在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封昌红看来,利用新一代技术,工业设计赋能产业转型升级正是这个引擎:“日本研究发现,每增加1000亿日元的销售额,工业设计的作用占据51%,技术改造的作用仅占12%。”而据美国工业协会统计,每投入1美元到工业设计,其销售收入就获得1500美元回报。

近日,坐落于青岛市中区老城最具标志性建筑广兴里的青岛工业设计创新中心正式启用。《华夏时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有着120年历史的广兴里修葺一新,四面里院依山势而建,三层错落有致,院内铺设百年石墩,白墙、暗红立柱配墨绿门窗,中西古典建筑与现代设计自然交融,十余家国内外著名设计品牌工作室已入驻,展厅里则摆满了经典设计案例和充满设计元素的作品。

从深圳一路向北,最终把工业设计创新中心带到青岛的封昌红,看到的是“南深圳、北青岛”战略契机,她和青岛一拍即合的设想是:以“老城复兴 设计赋能”为点,带动城市和产业升级为线,最终是要把青岛打造成下一个世界设计之都,面向的则是整个北方经济。

工业设计的力量

到底什么是工业设计?工业设计是以工业产品为主要对象,综合运用科技成果和社会、经济、文化、美学等知识,对产品的功能、结构、形态及包装等展开整合优化的集成创新活动。就是用跨学科的思维把创意赋能在产品上。

封昌红对《华夏时报》记者的解释更通俗易懂:工业设计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当你看到一件东西很好看,你想为一件东西买单,这都是工业设计起的作用;而除了产品设计,工业设计还包括服务设计,去公共场所如医院、银行、机场,你觉得很方便就能找到想喝咖啡的地方,就能买到你想买的东西,就是服务设计起到了作用,也就是用户体验。

“在未来的5G时代、物联网时代、人工智能时代,工业互联网制造一定会转向个性化的智能制造,工业设计会被重新定义。”封昌红称。

海峡两岸暨港澳协同创新联盟秘书长于勇给出了另一种解读:“工业设计是最赋能的产业,是产业链最长的产业,是和经济关联度最高的产业。”

WechatIMG6835.jpeg

2012年,封昌红把创客运动从旧金山引到深圳,而今天的深圳已是名副其实的工业设计之都,更是中国工业设计高地;几年前,她把工业设计中心带到了雄安,面向的是工业大省河北。谈起设计带来的变化,封昌红说:“创客跟我们会员单位研制的网红创新产品猫王音响卖断了货;深圳全棉时代老板是非常有情怀的人,以前给医院供棉纱胶布,后来跟我们合作,3年从一个亿的产值跨越到一百亿,这就是设计带来的力量。”

不可否认,很多人认为技术改造在产业升级中最重要,封昌红一直想改变这种认识,除了美国、日本,她还给记者讲了韩国的例子:经历1998年金融危机后,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宣布成立设计振兴院,亲任院长,连续10年每年拿出约合人民币10亿元的资金推动工业设计发展。当时韩国的公司并不愿意为设计买单。政府决定,每个工业设计项目先给约合人民币100万元的扶持基金,如果产品销售顺利,这100万元就奖励给企业;如果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其中一半还给政府,企业还可以留下另一半作为补贴。三星、LG等知名企业,都是在那时崛起。

作为典型的集成创新形式,与技术创新相比,工业设计具有投入少、周期短、回报高、风险小等优势,对于提升产品附加值、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促进产业结构升级等具有重要作用。

一般而言,工业设计主要有三大赋能:赋能在产品上、产业上和城市本身,层层递进。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做好工业设计,决定着城市的气质和底蕴。

“你到了一个个城市,对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印象,这就要归功于设计潜移默化把这些城市的风格展现出来了。到深圳大家都知道开放、活力、创新,到上海都觉得是国际范儿。”封昌红最新的身份则是青岛工业设计创新中心负责人。

为什么是青岛

封昌红的最新一站为什么选择了青岛?

牵线人于勇清楚记得:“2019年8月22日从雄安河北工业设计创新中心离开的高铁上,给清宪书记发了个短信,建议青岛引进这个项目;一个小时后,他就给我回了信息,让赶快告诉他联系人,明天就联系;我把封昌红的电话发给他,第二天就对接了;10月23日正式签约,今年5月底正式启用,去掉春节和疫情影响,这么大工程,‘青岛速度’是100天。”

彼时,刚履新主政青岛半年的王清宪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发挥青岛独特的资源禀赋优势,用开放的国际视野整合全球优质资源,立体、综合、全方位地搞活一座城,加快建设开放、现代、活力、时尚的国际大都市?

他当时面对《华夏时报》记者给出的答案是:“学深圳、赶深圳。”正在寻找下一个工业设计高地的封昌红则看中了青岛数个国家战略叠加的优势。“南深圳、北青岛”呼之欲出,在工业设计上对标水到渠成。

在封昌红看来,深圳是一座因改革而兴、因改革而生、因改革而强的城市,青岛是一座国际、开放、包容、现代的城市,两座城市之间有很多相似之处;随着“投资青岛就是投资国家战略”等一系列战略举措的提出,青岛的“大爆发”时代已经来临。

“深圳为什么能成功?去年我在深圳用了100天寻找答案。”青岛市中区区长张永国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城市生态要发展,最需要的是产业和人才,深圳为什么生活成本那么高年轻人还愿意去?因为生态好,成本高成功的机率也高;而工业立市的青岛,尤其是核心主城区,一直以来缺少围绕高端、现代的生产性服务业成长的空间。

青岛工业设计创新中心最终选址广兴里,这里是百年青岛的原点。老城区的保护都面临投入和产出的问题,如何才能做到老城复兴,既有产业又有人才?据张永国介绍,仅在市北区共有565座像广兴里这样的建筑,一百年前,这里号称“青岛华尔街”,非常繁华,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衰败后破旧不堪,老城保护工程启动后,去年年底全部整合修缮完毕,付出了很高的成本,修缮一平米甚至比新建还贵。

WechatIMG6832.jpeg

“既有历史年代感,又有深厚文化沉淀和独特建筑结构的青岛里院焕然一新,巨额投资回报最快的是卖给企业办公,或者办商业体,开特色街。”想来投资的企业很多,但张永国选了另一条路,“百年老城是城市记忆,价值不能只看经济效益,要把老城做成开放的业态,吸引人和新兴产业进来,就要植入了一个有创新力量的灵魂,把原点当成支点撬动经济持续发展,点石成金。这个力量就是工业设计。”

WechatIMG6834.jpeg

青岛老城复兴有了新思路:四方路街区以广兴里为核心,汇聚国内外知名工业设计企业,打造青岛工业设计创新中心;馆陶路街区则引入春光里青岛产投生态综合体、创投风投平台洪泰资本山海会项目和青岛新金融产业园。

不断创新的工业设计遇到百年老城,张永国给的结果设计赋能是1+1>2,“打造工业互联网之都,离了工业设计就缺了很重要的一块,我们下决心和深圳合作,打造青岛的工业设计创新中心。”

不谋而合。

在封昌红的考量中,选择目的地无非考虑软件和硬件,从100天投入使用让她看到了“青岛速度”,感受到的是青岛良好的营商环境;而青岛老城沉淀的历史文脉更是让她赞不绝口,“设计师为什么喜欢泡在博物馆?因为一些老的文化底蕴的东西更容易激发创意灵感”。

下一盘大棋

站在未来北方经济中心的肩膀上,工业设计魔盒打开,就会知道这是一盘更大的棋局。

“能给爱马仕生产围巾,却无法打造出自己的品牌;花高价从德国背回来的品牌锅具,其实产自河北邢台……当前,国内不少企业都面临这样的尴尬,不仅利润率低,且处于产业链中低端。造成这种局面除了技术上的不足,更有工业设计能力上的欠缺。”封昌红曾撰文这样描述中国工业设计发展现状。

她告诉记者,工业设计意识和理念缺失,是导致企业长期处于低利润区间的重要原因。企业要转型升级,就要知道如何拿起工业设计武器,提高产品附加值,打造品牌。

事实上,青岛的工业设计水平同样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青岛理工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王春鹏做过一份调研,目前,青岛80%的企业有工业设计需求,而青岛本地的工业设计机构仍较少,工业设计人才较为缺乏。据他介绍,每年青岛本地高校毕业的工业设计相关专业学生有近400人,但能留在青岛并从事工业设计行业的只有约1/4。

WechatIMG6833.jpeg

记者拿到的最新材料显示,青岛市已获认定工业设计中心仅69家,其中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4家,省级工业设计中心17家,市级工业设计中心48家。对比强烈的是,在深圳,工业设计机构多达6000家。

这一现状同步到经济数据上更为直观。多年来,青岛还沉浸在“五朵金花”中时,南方的互联网产业却出现了蓬勃发展的态势,深圳有腾讯、华为,杭州有阿里、网易,独角兽级企业更是如雨后春笋。

青岛显然已认真到这一症结。王清宪的原话是:“工业设计必须应用到城市发展的全领域,以工业设计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以工业设计带动城市更新,提升城市发展的时尚品质。”

据了解,青岛工业设计创新中心第一期有18家机构入驻,其中12家设计机构包括来自德国、美国、法国的知名设计品牌。封昌红的设想是:“用3年到5年的时间把青岛打造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设计之都。立足青岛,面向的是沿黄河流域经济带与中国高质量发展的大平台。”

具体步骤是,以“青岛工业设计创新中心”为原点,以工业设计带动城市更新,吸引中外设计人才和设计机构,构建产业创新和城市发展的新生态。立足青岛、辐射山东甚至整个北方经济。

“青岛的大平台、大园区,六个千亩级的园区全部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生物医药等未来产业,这些未来产业会产生数以万计的设计需求,在此过程中,设计机构、科研机构、院校、院所和园区所有的入驻企业将会形成一个巨大的生态体系。”封昌红称。

记者拿到的一组数据则给这局棋增添了另一个砝码: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旗下的道口金科,最新推出“韧劲中国——中国经济复苏城市排行榜”,披露了17座“GDP万亿”城市2-4月的经济复苏指数,在“万亿俱乐部”里,青岛的城市复苏指数达到59.10%,占据全国第二、北方城市第一。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