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5A景区野三坡已开始重整清算,运营商独家回应:将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

李未来 2020-7-1 13:30:28

6月30日,5A级景区野三坡游客中心空无一人。   李未来  摄

本报记者 李未来 涞水报道

破产重整的消息传出半个月,5A级景区野三坡的运营商——河北野三坡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野三坡旅投”)坚称:只是重整,没有破产。

6月30日,《华夏时报》记者走访了野三坡景区和野三坡旅投公司现场,获悉涞水县政府多个部门在野三坡旅投公司开会,但开会内容不得而知。根据涞水县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其已成立了清算组,清算组管理人由多家政府部门人员组成。

野三坡旅投在给《华夏时报》记者的独家回复中称:“重整并不等同于通俗意义上的‘破产’,它是企业避免走向破产清算的重要机会,在法院的主持和监督下,通过对企业债权债务关系的梳理,对企业运营的整理规制,对各利益相关方的权益调整,最终达到使企业走出困境,恢复活力的目的。”

对于重整的意义,其回复《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重整可以丰富企业偿债资金获得渠道,优化企业股权结构,规范企业公司治理体系,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为企业注入资金或优质资产。”

清算组工作已开启

6月15日,河北省涞水县人民法院的一则裁判文书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其称野三坡旅投因无力偿还到期债务,被债权人申请重整,该法院在5月28日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野三坡旅投公司,后者没有异议。

6月30日,《华夏时报》记者在野三坡旅投公司办公区发现其大门紧闭,不时有人员进出。记者询问了多名人员,其大多表示不是该公司员工,而是过来开会的。公司门口停有一辆法院用车,此外旁边停车场还停放多辆公务用车。

6月30日上午,野三坡旅投公司门口停有多辆公务用车,记者了解到,涞水县多家政府部门集中在公司内开会.jpg

6月30日上午,野三坡旅投公司门口停有多辆公务用车。   李未来 摄

记者拨打了涞水县公务用车监督电话,其工作人员表示:“这几天我们县里边有事,集中都在那边呢,但具体什么事我不能告诉你。”

根据6月15日涞水县人民法院的决定书,其已指定清算组担任野三坡旅投管理人。管理人成员中包含了涞水县相关领导,以及野三坡景区管委会、公安局、宣传部、信访局、财政局、人社局、审计局、自规局、住建局、审批局、市场监管局、三坡镇、九龙镇等。

根据保定当地媒体报道,针对野三坡旅投公司的企业重整问题,涞水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成立了以涞水县委常委、县政府分管副县长任组长,相关县领导任副组长,野三坡管委会牵头成立专班,财政、审计、金融办等相关部门共同组成的债权债务清理工作组。

破产还是重整?

那么野三坡旅投究竟有多少负债?经营情况又怎么样呢?根据上述裁判文书显示,野三坡旅投有固定资产约3.84亿元,无形资产约9.21亿元,总资产13.04亿元,目前金融负债7亿多元,到期应支付的租赁金融借款、短期借款、应付工程款等累计2亿余元,共计9亿多元,目前负债率69%。

而野三坡旅投向法院自述其亏损的的原因是:“1、基础设施资金投入过大,建设资金主要靠银行金融租赁公司贷款的,金融负债7亿多元,财务费用支出在所有费用支出中比重大;2、在资产中大部分是基础服务设施类资产,在费用中折旧费和维护费占比较大;3、所有投资项目建设的回报都靠门票收入支撑,而旅投公司的门票收入增长缓慢,不足以支撑所有费用支出;4、公司收益性项目少,输入增长仅靠景区门票,短期内公司收入很难快速增长。”

涞水县人民法院认为,野三坡旅投目前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因此受理了债权人对野三坡旅投的重整申请。

此消息一出,媒体纷纷报道称,野三坡旅投要破产重组,并列出了多个债权人信息,大部分都是金融租赁公司。

针对此事,记者采访了野三坡管委会和野三坡旅投公司,二者均坚称,“野三坡旅投不是破产,而是重整。”

为此,野三坡旅投一名负责新闻接待的人员专门向记者作出了区分,“重整并不等同于通俗意义上的‘破产’,它是企业避免走向破产清算的重要机会。”他向记者表明了公司重整的积极意义:“1、可以最大程度保障企业在重整期间的运营不受民事执行程序的影响,使景区在重整期间保持良性运转;2,重整可以达成并经法院批准后对全体债权人具有强制约束力,所有企业债务依法按照重整计划分类处理;3、重整可以丰富企业偿债资金获得渠道,优化企业股权结构,规范企业公司治理体系,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为企业注入资金或优质资产;4、企业重整期间可以继续经营,企业员工可以继续上岗工作并获得劳动报酬和享受社会保险,有利于保障劳动者权益和维护社会稳定。”

疫情中凸显经营困境

本来就入不敷出的野三坡旅投,在疫情之下经营困境更加凸显。

6月30日,《华夏时报》记者来到野三坡景区,这个曾经备受京津冀游客青睐的5A级景区,变得十分萧条。偌大的游客服务中心空空荡荡,就连前台售票员也只有一人。她告诉记者:“总体感觉就是没有往年紧张,从年初疫情开始的时候,就‘封村’了,也没有游客,我们轮班,该歇的歇,该上班的上班。不光是我们单位,其实都一样,跟往年没法比。景区是6月1日开业的,刚开始一个礼拜还是有一些游客的,但自从北京新发地疫情开始后,游客就少了。现在领导让我们做好防护,北京来的(游客)必须有核酸证明检测。”

她还说:“景区还在正常运营,只是游客很少。”

记者走访了野三坡旅投运营的百里峡、龙门天关、百草畔、鱼谷洞、拒马河沿线休闲娱乐项目,已全部开放,但基本没有什么游客。这几个景点联票150元,如果单买的话,百里峡100元,鱼谷洞泉65元、龙门天关50元、百草畔60元。

一名在当地做酒店业务的老板告诉记者:“现在(游客)一般都只选一个景点,买联票的比较少。”

野三坡景区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游客)是从北京过来的话,需要带上核酸检验阴性证明和身份证。”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